5月8日,记者在重庆市巫溪县,为在雅安地震中牺牲的战士

image

李堂东家属,代送报社募集的善款时,偶遇了另外一个9岁的“微笑妹妹”,她的故事,同样感人至深。

    

image

天命得女  快乐时光总短暂

    五月的大巴山,云雾缭绕,降水丰盈,宛若仙境。

    山的那边是啥子?9岁的陈礼燕蹲在院坝里,边剥土豆,边问父亲。

    陈德纯、陈礼燕父女家住重庆市巫溪县城厢镇渔度村。父亲今年57岁,身患重症肺结核两年,丧失劳动力;女儿9岁,1岁时母亲离家出走,至今未归。

    不幸的遭遇,将眼前的美景生生打回了现实。

    陈德纯在48岁近天命之年,得了一女,取名礼燕,希望她知礼,又能像燕子一样自由飞翔。

    “小燕子”1岁零2个月时,母亲不知为何离家出走,至今杳无音讯。陈德纯既当爹又当娘,在县城前进桥附近租了间房,靠下苦力养活女儿。

    陈德纯白天出门干活,就把女儿寄放到邻居家,晚上再把孩子抱回去,女儿是他生命的全部。

    陈礼燕到了入学的年纪,父亲便把她送到了县城的长春小学,虽然在县里经济更紧张,但陈德纯不想让女儿既没有妈,又上学差。

    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可父女俩的生活总是充满欢声笑语。

    “别的小朋友讨厌开家长会,但我最喜欢,因为老师表扬我时,爸爸会开心地笑。”陈礼燕从小读书就认真,学校里的趣闻乐事,成了她和爸爸艰苦生活中的调味品。

    2010年4月,陈德纯病了,重症肺结核,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

    燕燕始终不发一言,守着父亲,眼睛里时常噙着泪水。

    或许是女儿孝感动天,陈德纯的病情有了好转,但完全丧失劳动力的他,只有和女儿搬回了渔度村。

    原来的土房久不住人,已经垮了,他们就在旁边搭了个窝棚,全部生活来源仅靠每月120元的低保。

    后来,政府出资,给他们建了一个小平房,父女俩共同挤在一间房里,床是用水泥砖和木板搭成的。

    “小燕子”爱笑,喜欢说学校里教的普通话。

    她有一份自制的作息时间表:天亮就起床,给爸爸做早饭,然后上学。下午回家先做作业,然后再挑水、砍柴做晚饭。

    因为没有手表,陈礼燕很多时候都是按天色猜时间。

    由于家里没有自来水,陈礼燕只有去家附近一眼很小的山泉挑水。一根小扁担上,挂着两个桶,装满水时有30多斤,把她小小的身子压得弯弯的。

    陈礼燕家里的粮食、衣物,都是亲戚朋友送的。为了节省开支,陈礼燕跟着二叔学会了种胡豆、土豆、白菜等。

    父女俩的晚饭通常很简单,一碗烧土豆,既当菜,又当饭。

    陈德纯的床头,挂着一小块腊肉,那是年三十下午,亲戚送过来的。眼看别人家团年有酒有肉,自己家只能煮点儿白菜,陈德纯掩面而泣。

    陈礼燕却舍不得把肉煮了自己吃,坚持要留给爸爸补身体。

    “小燕子”有两个愿望:第一个是爸爸的身体快点好起来;第二个是考上大学,和爸爸一起到山外的世界去看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