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蔡榮聰

在案情、病情真相明朗化下,讓下台才卅分鐘就被禁止出境、以國務機要費銬入監獄、現在已生重病的陳前總統回家,已逐漸形成藍綠全民共識,然而馬總統還是按兵不動,令人不解。

四年前,本人代表北美台灣人醫師協會總會,前往土城看守所面會陳前總統,見他生龍活虎,言談之間,竟都是選舉布局、台灣前景走向,而非個案,令筆者目瞪口呆,閒話不入。如今,看他眼神茫然,手腳無措,口吃手抖,未老先衰,阿扁是病了,病得很深。

今年初,在一次私下餐聚,筆者以醫師立場,請教駐美金大使為何不能以人道釋放陳前總統?金大使誠心的三項解釋如下:馬總統說過絕不干涉個案、案件未決無法特赦、阿扁從不認罪無法相比南韓特赦前總統。至於漫長的司法是被詬病的程序,行政部門無法左右。

筆者不敢苟同,以新澤西州大學醫院外科主任多年參與大牢獄病患的經驗,寫一封英文公文信給金先生,婉轉解釋現代國家基本人權的堅持、以及改變主意是政治人物的常態,中外皆然,不必堅持。更以福特特赦尼克森為例,化解社會嚴重對立,並促使全國向前邁進,歷史已為他公道的定位。並祝福台美關係在他的領導下穩定、和平的進展。

台灣游盈隆教授日前解說憲法特釋條例,高於法律。馬總統(非馬英九)絕對有權特赦,定罪、未定罪都能一併無效,化解社會因扁案的對立,進而和解藍綠對抗,也絕對能為十三%的民調加分,為歷史定位。何樂而不為?

令人合理的懷疑,在外交休兵、主權流失的今天,是否釋扁的權限,已經超越台灣總統的職權?

(作者為僑務委員,醫師)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3/new/feb/27/today-o6.htm?Slots=Al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