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像腦袋在慢跑

〔記者陳怡靜/台北報導〕

笑話總能製造笑聲,但人們看到笑話時,從困惑、理解到發笑的過程,到底腦袋裡發生了什麼事?台師大教授陳學志的研究團隊利用功能性磁振造影技術,成功找出腦神經的運作路線,研究還登上國際期刊《Neuroimage(神經腦造影)》,他說:「幽默,就像腦袋在慢跑!」

台師大教育心理與輔導學系教授陳學志表示,人腦能夠理解笑話的幽默,必須經過很多步驟,學者一直想了解:「短短一秒內,複雜且混亂的腦袋裡,到底發生什麼事?」

從事幽默研究超過二十年,陳學志的「笑話題庫」超過十萬則不同程度的笑話。他與研究團隊從中選出四百到五百則笑話,針對逾百人進行大腦機制研究,讓每人閱讀三十到四十則笑話,他們利用功能性磁振造影(fMRI)技術與閱讀語句的特殊實驗設計,逐一拍攝每個大腦對笑話的反應。

困惑、理解到好笑 大腦3過程

結果發現,人腦理解幽默的過程分三階段,腦袋也像進行一場慢跑,大半個腦袋都會運動到,右半腦的顳中回與額中回是「探測員」,讓人對笑話產生好奇或困惑,接著兩邊額下回、左半腦額上回和頂下葉則是「解碼員」,試圖理解笑話,也負責主宰語意理解與統整。最後透過腹內側前額回、兩邊的杏仁核與兩邊海馬旁回,大腦就能成功傳遞出「愉悅好笑的感覺」,讓人忍不住發笑。

陳學志說,這些複雜的迴路正說明了「幽默是個全腦的體操」,「大笑時的大腦運作更劇烈,因發笑釋放的腦內啡也會讓人放鬆,較能忍受痛感」。

陳學志比手劃腳笑說,幽默腦神經運作路徑就像個M字型,雙耳上方的腦袋先活化,理解笑話的笑點後,額頭腦部又接續動作,最後觸動深層海馬旁回反應。

有趣的是,研究團隊也發現,原住民的個性真的樂天,對笑話的反應「較明顯」。陳學志表示,成功理解幽默的腦部迴路後,有助於了解亞斯伯格症患者為何無法理解幽默,可能是腦部中的部分區塊卡住,未來或許可揭開腦部神秘面紗,例如嘗試刺激無法作用的腦神經、以重啟功能性。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2/new/sep/15/today-life8.htm?Slots=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