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媒炒作蘇嘉全農舍案]趙麗雲和國民黨「嚴以律人、寬以待己」,甚至隱瞞、說謊還臉不紅氣不喘。

政媒炒作蘇嘉全農舍案的陽謀不容得逞

民進黨副總統提名人蘇嘉全的農舍案,經政治人物及媒體炒作已達三、四星期,不但扯出一大串中國國民黨人,包括高雄市議長許崑源、立院書記長趙麗雲、立委鍾紹和等擁有豪華農舍,也凸顯農舍使用管理普遍存在的問題。總統大選期間出現這一爭議,政治上也許相當熱鬧,但法治必須主導一切,不能讓政媒炒作蒙蔽了選民的理性判斷,獲取不當政治利益。

蘇嘉全在屏東的農舍是否違規使用,當事人已經表明,依法處理:只要農委會與縣政府認為有不對的,他都全力配合;要改善就改善,該拆除就拆除。台灣如果是法治社會,這一依法處理的原則不但適用蘇嘉全,也應對許崑源等人同等對待。

不過,落實這麼基本而簡單的法治原則,在實務上卻碰到極大的阻力,農委會顯然是橫亙其間最大的石頭。有如屏東縣政府勘查,蘇嘉全農舍並未超過農地面積十分之一,且剩餘農地種有苗木及果樹,並未違法;至於指農舍「太豪華」,由於法令並未規定「豪華」的標準,縣府希望盡速修法,避免公務員進退失據。事實上,如按農委會自己的「農村標準住宅」設計圖,蘇嘉全九百萬元農舍連「標準」都有所不如,豈有「豪華」可言?

農委會最離譜的,是故意誤導各界,咬定蘇嘉全農舍違法。它的主任秘書先從身分質疑,指農舍興建申請人必須有農民資格,蘇嘉全太太是公務員,不具農民身分。但這一說法立經拆穿不成立,顯然主秘若非故意胡扯,就是對職務內法規狀況外。農委會主委一樣扯,質疑蘇嘉全農地不合九成農業使用規定,但在縣府認定蘇嘉全農舍並未違法之後,既不尊重地方認定權責,也不敢正面回應一起會勘的要求。

農委會羅織的違法罪名既然失靈,輪到馬英九總統以「社會觀感」出招。重點是,「這個人」是最沒有資格談社會觀感的:綠卡問題至今說不清楚,強指虛擬的九二共識為真實,連跳票的「六三三」都要硬拗。最基本的,如果以片面炮製的「社會觀感」取代法治,台灣的民主豈不倒退回少數統治的時代?

然而,蘇嘉全農舍案之所以歹戲拖棚,是因為馬政府有它的政媒炒作共犯結構。這一共犯結構,歷經台灣民主化以來的政治鬥爭,從當年的「逢李(登輝)必反」、「逢(陳水)扁必打」,雖然效用遞減,而且老狗變不出新把戲,由於馬英九施政無能,連任之路荊棘滿布,加上對手蔡英文又是政壇新手,強調打不同格調選戰,共犯結構乃老招與爛招盡出。

從運作手法看,這些共犯結構挾其新聞解釋權及議題設定權,對蘇嘉全農舍案擴大報導,先設違法結論,再找證據,不管相干或確鑿與否,因為這一政媒勢力與馬英九都相信,謊話說多了即可成真。好幾星期以來,不論平面或電子媒體,從新聞、評論、脫口秀、叩應到民調,真真假假資訊密集而長期地轟炸,蘇嘉全一家即使是白布一塊,也要被白白抹黑。

必須強調,這種政媒炒作要產生作用,還常從民進黨內部或綠營下手,炮製「自己人都看不下去」的假象。只是這一次為了強調「黨內砲聲隆隆」、「同志倒戈」,居然連不是民進黨員也都成「綠營大老」,所提的還是「蘇嘉全暫時離婚」的餿主意,顯見炒作手法已經窮途末路。

然而,這一政媒勢力故技重施,乃期待它最終足以替施政無能無效的馬英九轉移焦點,避免思變的人心再一次導致政黨輪替。從它的媒體共犯結構喊出「看見蘇嘉全,想到陳水扁」、「小英換副手」的不打自招,顯見其企圖。

六年前,泰勞暴動引發「高捷案」,經同一批政媒炒作成民進黨高官接受不當招待及官商勾結弊案,最終,絕大部分官員經司法程序還其清白,但民進黨被與「貪腐」、「人權倒退」劃成等號,失去選舉,外勞權益的基本問題反鮮有人聞問。政媒勢力儘管故技重施,台灣社會不容惡例重演。

趙麗雲農舍變道場 新北市府開罰

民進黨發言人梁文傑(右)、新北市議員沈發惠(左)昨天前往道場了解情況。(記者潘杏惠攝)

非農業使用 罰鍰六至三十萬

〔記者潘杏惠、曾韋禎、顏若瑾、楊久瑩/綜合報導〕立法院國民黨團書記長趙麗雲被爆興建農舍供道場使用,新北市政府昨天會勘,確認違法依法開罰。農業局指出,由於趙麗雲的農舍目前作為道場使用,非屬農業使用性質,依農業發展條例第六十九條規定,由地政局依區域計畫法裁罰六至三十萬元罰鍰,並限期改善;未依限恢復農業用途使用,將移違章建築拆除大隊拆除或送地檢署偵辦。

綠指土地農舍仍在趙的名下

民進黨立委李俊毅、民進黨台北市議員梁文傑、新北市議員沈發惠昨天踢爆趙麗雲「扯謊」,指出趙麗雲的土地、農舍迄今仍在她的名下,趙麗雲持有的土地有林業用地、農牧用地,依農業發展條例第三十三條規定,農地只能捐給公法人、農業研究試驗機構、農民團體、農業企業,趙麗雲所捐財團法人佛陀教育基金會屬私法人,並不符受贈資格,趙將問題推給該基金會,有陷他人於不義之嫌。

先前強調農舍已捐出,依法民國一○三年所有權就會轉移的趙麗雲對此質疑又反過來說,目前該土地的所有權人還是她,產權尚未移轉給佛陀教育基金會,「一切都是處在合法狀態下」。

佛陀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阮貴良昨表示,基金會是受贈單位,屬教育部管轄的文教基金會,他並不清楚何謂公法人,也不了解農舍的相關規定,目前受贈的農舍,一部分拿來供做出家師父住所,另一部分則拿來做為公益用途。至於違建部分,則早在新北市改制前的台北縣政府時代,就已執行拆除了。

至於趙麗雲前天所言,她在林業用地上的房舍多以「農舍」稱呼,並非農業用地的農舍,新北市政府農業局強調,不論在農業還是林業用地上蓋的農舍,就是叫農舍,並沒有分別。

登記百坪 竟蓋滿千坪建物

沈發惠則出示空照圖、地籍圖質疑,趙麗雲在深坑山區另持有一塊土地,提供他人蓋農舍,供財團法人佛陀教育基金會華藏園區使用,不但沒有作為農業用途,面積高達一千多坪的「建物群」,百分之百蓋滿,但登記面積只有一百坪,毫無疑問是違建。

趙麗雲︰園區土地與我無關

趙麗雲召開記者會強調,土地與建築房屋資金,都是十方合資,非她一人所有,因她當時身分單純,不具公職身分,才會擔任該建物的起造人。華藏園區的起造人、使用人與管理人都不是她,那塊土地跟她完全沒有關係,如民進黨還惡意指控的話,她將保留法律追訴權。

對此,沈發惠表示,趙的說法明顯推託,簡直把自己當成民間團體蓋農舍的「人頭」,且趙麗雲一方面說農舍是信眾捐款興建,一方面又說她蓋了捐給信眾,兩個說法彼此矛盾。

沈發惠批評,趙麗雲身為國民黨團書記長,不是農民,且依農發條例規定,農舍必須作為農業使用,對照趙麗雲日前在立院公開批評民進黨秘書長蘇嘉全的農舍,讓人驚訝趙麗雲和國民黨「嚴以律人、寬以待己」,甚至隱瞞、說謊還臉不紅氣不喘。

趙麗雲表示,從這事情看出蘇嘉全已經亂了分寸,一直講不出說詞就亂牽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