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共識」真相— 所謂的「九二共識」,頂多可稱這是「馬胡○八共識」,何以執意偽造歷史?

 

兩會二○○八年五月二十九日的函電

 

拿2008函電證明92共識? 國民黨偽造文書加詐欺

記者鄒景雯/特稿

最近,有個曾經是國民黨員的詐欺嫌犯,在二審時,被法官判無罪,一時間民間群情激憤,「恐龍法官」的批判再度喧騰於市,這個涉嫌詐欺的政客,之所以遭到外界質疑,在於她明知從事公職不得具有雙重國籍,卻隱瞞美國籍的事實。這樣的行為,對照於國民黨集體性的詐欺,其實只是一葉知秋的那一片落葉,背後迎面而來的國民黨氣候,才真是蕭瑟逼人。

什麼叫國民黨氣候?說謊騙人的技術已經爐火純青到不會眨眼睛。例如所謂的「九二共識」,一九九二那年發生了什麼事?海基與海協所有往來的文件都在,如果真有「九二共識」,這些年來國民黨早拿出來了,怎麼可能一路挨打,任令反對黨始終說沒有。

最近,由於馬英九的對手蔡英文重申「九二共識」不存在,或許是選舉需要,壓力很大,昨天海基會居然好不容易掏出來了一個「九二共識」,大家定睛一看,不看還好,一看昏倒,這是兩會二○○八年五月二十九日的函電,國共這兩黨算不算偽造文書?二○○八年還可以回頭為一九九二年補充填空歷史?此等公然詐欺之惡意,真是「中國」!中國的封建時期不就經常後史「修」前史嗎?

海協會在十六年後賞海基會一個「一中」狗牌,海基會是馬政府的委託單位,於是聽命掛在脖子上,這種醜聞今天竟敢公告周知,海基會如果還有一點羞恥心,頂多可稱這是「馬胡○八共識」,何以執意強暴九二年的人事與歷史?

一九九二那年,總統是李登輝[1],陸委會主委是黃昆輝[2],海基會主事者是辜振甫[3],他們全都說九二那年沒有達成共識,甚至,蘇起自己都承認「九二共識」是他在二○○○年發明的,想提供給陳水扁用。這麼一個求官之作,陳水扁摒棄不用,馬胡要撿來用,這是自欺欺人,等他們下台,也就煙消雲散,憑什麼要台灣人吞下[4][5]?

00000000000000

[1]  李登輝:根本沒有九二共識

前總統李登輝昨日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根本沒有九二共識,已經講過幾十遍了!」(記者方賓照攝)

〔記者林恕暉、蘇金鳳/綜合報導〕前總統李登輝昨應邀南下台中演講,他在高鐵台北站受訪時強調,「根本沒有九二共識」,已經講了幾十次了,不用說九二共識,與中國往來也沒困難,「做一個領導者不要曲解歷史,沒的代誌不要說,不然好像在騙老百姓」。

領導者不要曲解歷史

李登輝指出,一九九二年政府公布兩岸條例,和中國往來有相關規定,做生意者也有根據、沒困難,不知為何要說九二共識,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已經說九二共識是他自創的。

他說,九二共識是中共說的,台灣並不承認,現在還說九二共識,「這個代誌現在還吵,已經那麼久了,實在沒意思」。

[2]  

黃昆輝:九二共識函件 馬偽造歷史

黃斥昔日舊屬高孔廉 說法無據

〔記者林恕暉/台北報導〕海基會秘書長高孔廉拿二○○八年海基會函件稱有九二共識,前陸委會主委、台聯黨主席黃昆輝昨天駁斥說,當時談判是針對文書驗證等事務性協商,哪可能會協商政治議題?馬英九集團是偽造歷史,與中國聯手製造「一個中國」枷鎖套在台灣人民身上。

一九九二年時任陸委會主委的黃昆輝強力駁斥當時副主委高孔廉的說法,黃昆輝說,所謂「九二共識」連台灣內部都沒有共識,如果台灣內部都沒有共識,馬怎能和對手談判?他呼籲執政者要和中國談判,必須先建立台灣內部共識,談判才有後盾,才能真正代表台灣,中國要面對台灣真實民意,否則兩岸談判的結果也無法落實。

黃批海基會偽造文書 擬提告訴

他說,一九九二年的談判是在談文書驗證、掛號信查詢等事務性協商,雙方對「一個中國原則」不可能有「共識」,不只蘇起在自己的書上坦言如此,辜振甫的回憶錄也寫得很清楚,海基會竟然敢在十六年後製造「九二共識」寫入公文書中,已是公然偽造文書,他研究要對此提出法律告訴。

黃昆輝說,高孔廉拿出的海基會公文是二○○八年五月二十六日,顯示是海基會一廂情願,自己把自創的「九二共識」寫入公文書、去函海協會,拿一個沒有的九二共識套在自己脖子上,馬英九集團公然賣國,莫此為甚。

他強調,若有「九二共識」,為何一九九二年至二○○八年之間沒有任何文件?高孔廉為何不拿出一九九二年的往來文書呢?這些都足以證明「九二共識」就是詐欺行為,當時馬英九才剛上任,就偽造文書、捏造歷史,實在太大膽了。

黃昆輝說,所謂「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國」,所謂的「各表」是馬英九自己一廂情願,不僅全世界沒有人接受,中國也不接受,馬英九集團用「各表」欺騙台灣人,但全世界的「一個中國」都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並非「中華民國」。

無九二共識/黃昆輝:馬設大騙局 推終極統一 

 
台聯黨主席黃昆輝。(資料照,記者叢昌瑾攝)
  
無九二共識/黃昆輝:馬設大騙局 推終極統一
 
 記者蘇永耀/專訪

 馬英九總統近來頻頻要求在野黨對「九二共識」表態,當年擔任陸委會主委的台聯黨主席黃昆輝昨日受訪指出,絕無九二共識,馬英九刻意製造這個「大騙局」,目的就是國共聯手推向終極統一。

 一九九二年兩岸在香港舉行會談時,黃昆輝擔任陸委會主委,馬英九總統則是副主委。

當年中方談一中 遭我方拒絕

 黃昆輝回憶說,馬英九在○八年當選總統後曾來拜訪過;他當面問馬,哪有「九二共識」?當年香港會談目的,是為解決兩岸民間交流衍生問題,只就「文書查證」與「掛號信函查詢」進行事務性協商。

 他說,會談並非要處理政治議題。所以,當中方一開始要求就「一個中國」表述進行討論,遭我方拒絕;之後雙方僵持不下,中方憤而先返回北京,香港會談宣告破裂。

 黃昆輝表示,中國後又施以詭計,希望「雙方同時口頭聲明」關於一中的表述,或改以「共同新聞稿」方式呈現,但我方皆不同意。他指出,當時中國官媒不僅多所報導,還為文批判;若兩岸有共識會這樣嗎?

 馬英九另聲稱一九九二年形成的「九二共識」,促成一九九三年的辜汪(辜振甫、汪道涵)會談。

黃昆輝反駁說,之前兩岸高層便有對話溝通管道;一九九二年六月李登輝辦公室主任蘇志誠與中國海協會長汪道涵在香港見面後,當時便已敲定辜汪兩人在新加坡會談。

 黃昆輝質疑,包括李登輝前總統、香港會談我方主談代表許惠祐及他本人,都否認有九二共識,為何馬英九還要拿這個不存在的東西欺騙國人?創此名詞的蘇起坦言這是「創造性模糊」,但兩岸定位可以模糊嗎?

北京不接受各表 怎說是共識

 他反問,馬政府稱九二共識是「一中各表」,中國自始就認為這是「一個中國原則」。國民黨以為可以各說各話,但不要說國際上承認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對外也只說一中,從不接受各表,兩岸有共識嗎?

 黃昆輝警告說,馬政府製造這個大騙局,想以假亂真欺騙台灣人民,說這是兩岸復談的基礎。但九二共識把國格給模糊化,等於陷入北京的一中泥沼;這不僅是對台灣主權地位的最大傷害,也等於終結了中華民國。

 黃昆輝強調,國共勾結把台灣推向中國,就是為達成馬英九的兩岸終極統一;台灣民眾絕不能對此沉默,一定要反對到底。 by    自由時報

[3] 

陳其邁則引用已故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的回憶錄「勁寒梅香」書中指出,九二共識這個新名詞是蘇起在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提出的新創見,但蘇起的創見並未給兩岸僵局帶來突破的機會,兩岸各界反而陷入有無九二共識的論戰。

他強調,九二共識是二○○○年才出現的,現在海基會出示這份函文有何意義,讓人一頭霧水;更可笑的是,海協會是順著海基會的說法,因而有九二共識字眼,但是,日期卻是二○○八年五月二十六日,這豈不是表示馬英九上台後才發明九二共識。

辜振甫:九二共識即一中各表 【聯合報】2001/11/7

辜振甫在2001年4月27日「辜汪會談」八周年前夕指出,海基會、海協會1992年達成的共識,其實是「各自以口頭表述一個中國」,而非中共所謂的「兩岸共同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他認為海陸兩會都同意這個看法,他呼籲兩岸應秉持九二年的精神,擱置爭議,繼續協商。

2001年的3月1日,辜振甫也曾公開宣示九二年達成的共識就是「一個中國各自以口頭表述」,這也是民進黨政府組成後,辜振甫首次對「九二共識」提出看法。

[4]  既無各表 更無共識

◎ 林金忠

馬英九硬要民進黨接受的「九二共識」,內容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八個字,既然這是九二年台灣與中國談判所獲得的共識,那麼談判雙方對這八個字就應該嚴謹面對,不容任何挑戰才對,但是,到今天為止,中國方面從上到下、從東到西、從南到北沒有聽過任何一個人接受過,所謂的「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也就是這八個字的「九二共識」,連參與談判的中國都沒有真正承認、都沒有真正接受過,馬先生卻硬要當時根本不在場的民進黨承認、要蔡英文接受,這有道理嗎?

中國堅持的「一中原則」從來不曾動搖過,不管在任何場合(就算台灣在場也不例外)他們的定義一直是: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的唯一代表。但是,我們看到的馬政府也好,馬先生本人也好,越是在國際場合(尤其是有中國代表在場時)越不敢提到中華民國,更讓人驚訝的是中國的芝麻綠豆官陳雲林來訪時,馬先生竟然稱自己的國家為「地區」、自貶頭銜為「先生」,且要陳雲林稱他為「您」!馬先生,您都沒有真正接受「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九二共識」,硬要民進黨接受、硬要蔡英文承認,這有道理嗎?

(作者為大學講師)

[5] 九二共識 沒那回事

◎ 黃世澤

蔡英文主張「九二共識」不存在,改為在當選後透過民主機制,尋求「台灣共識」,再在「台灣共識」基礎下做出談判。

有些腦筋還未想得開的華人,或許不大接受蔡英文的主張。但對於熟悉西方一貫做事習慣的人,九二共識不論是否存在,都不應該存在。

首先,所謂「九二共識」,即使如國民黨所言存在,也是台灣未正式實現民主的產物,簡單而言,那是沒有民意授權的文件,國家主權和定位這樣重大的事,由一個非民選總統領導的行政機關來締結,何來效力可言?

另一方面,如果九二共識真的存在,而且可以被落實,應該雙方政府有達成一致意見的官方文書,甚至當成國際協議一樣在聯合國備案。請問九二共識文本在哪?有共識的話,為何從沒文本出現?沒有文本,中國愛怎麼解釋都可以,是不是吞掉台灣也可以?

由民主政治的角度,到務實法律執行角度,九二共識都是荒謬絕倫的東西,浪費時間在子虛烏有的東西上簡直瘋狂。以民主程序凝聚台灣共識,才是兩岸互動正常化該走的路。

(作者為居港英籍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