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主權信用評級從「AAA」下調一級至「AA+」, 是一記警鐘, 影響深遠。

标准普尔公司

標準普爾公司(S&P)[1]在當地時間5日晚突然對外宣布將美國主權信用評級從「AAA」下調一級至「AA+」。標準普爾公司還警告,可能會在未來2年內進一步調低美國的評級。

美國保持了近一個世紀的主權債務最高信用級別首次被改寫,影響深遠。[2]

眾議院民主黨黨鞭霍耶爾(Steny Hoyer)指出,信評調降「不啻是一記警鐘,警醒我們要把政治擺一邊,專心致志於回復美國的財政秩序。」[3]

 

————————————

[1]

标准普尔公司,是一家全球金融市场信息供应商,提供信用评级、指数服务、投资研究、风险评估和数据服务。标准普尔在100多个国家为大约32万亿美元的债务证券提供评级,在世界范围内提供79个主要的指数系列,目前标准普尔在23个国家拥有大约8,500名雇员,公司总部位于美国纽约。

2011-08-06

美國經濟前景疑慮上揚,國際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宣布將美國主權評等調降至AA+,影響深遠。

標準普爾公司(S&P)在當地時間5日晚突然對外宣布將美國主權信用評級從「AAA」下調一級至「AA+」。標準普爾公司還警告,可能會在未來2年內進一步調低美國的評級。

美國保持了近一個世紀的主權債務最高信用級別首次被改寫,影響深遠。

美國1917年首度獲穆迪(Moody’s)給予AAA評級,5日是史上首次被評級機構調降。標普則是在1941年給予美國AAA評級。

標準普爾此次將美國的最高「AAA」評級下調,對全球經濟前景都將產生微妙影響。標準普爾5日出爐的報告將美國的信用評級展望定為「負面」,是未來有可能繼續降級的警告。

標準普爾在公開的新聞稿中對美國國會通過提高債務上限法案表示認可,但對國會和政府解決金融問題的能力表示「悲觀」,嚴厲批評美國政治系統癱瘓,認為他們無力將法案落實,實現長期的債務穩定。

此事引發國際社會特別是經濟界的高度關注。世界主要三家評級機構中,除了標準普爾,穆迪和惠譽目前還都維持著美國的「AAA」最高信用級別,但穆迪也警告會調降美國信用級別。

美國信用評級下調對美國乃至世界經濟和金融市場的影響是多方面的,將可能導致美國融資成本上升。評級下調可能導致美國國債收益率上升,美國政府每年將支付更多的利息開支,與此同時,和政府相關的部門機構評級也將被下調。

美國此時遭遇降級,更直接打擊了投資者的信心,令本就十分脆弱的經濟形勢增添了更嚴重的不確定因素。

美國股市剛剛遭遇2008年年底以來最慘痛的一周,三大指數重挫,再逢信用評級遭降,無異於雪上加霜。

外界對美國國債是否會因此次降級而受到衝擊反應不一。有分析指,美國的評級此次雖然被下調一級,但比起日本、歐元區國家等依然可以信賴;但也有人認為,這可能將令中國等國家未來減少購買美國國債。

美國財政部官員在標準普爾公司宣布美國信用評級被降級之前,搶先向外界透露了這一消息,並指摘標準普爾的數據「有重大錯誤」,警告其不要給美國降級。據媒體披露,標準普爾公司5日早些時候已將有關決定通知了美國政府。

中國的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本月初曾宣布將美國的本、外幣國家信用等級從「A+」下調至「A」,展望也為「負面」。

(綜合)

[3] 砍信評 大老:敲響美國警鐘

中央社 更新日期:2011/08/06 18:44

(中央社華盛頓6日綜合外電報導)美國國會領袖5日晚對標準普爾公司(S&P)調降美國債信評等一事感到憂心忡忡,表示這對負債逾14兆美元的美國來說,無異「一記警鐘」。

 

參議院佔多數的民主黨領袖瑞德(Harry Reid)說:「標準普爾的動作更加確認,我們需要厲行開源節流的刪減赤字平衡手段,像是不再優惠富人、石油公司和私家噴射機擁有人等。」

 

標準普爾5日破天荒對美國開鍘,將其信評從最優的「AAA」下調1級至「AA+」,指美國政治人物愈來愈無能管控國家龐大的財政赤字和累累負債,也把美國的債信展望調為「負向」,表示縮減美國政府巨大的預算缺口2年內若無法獲得改善,其評等恐會再被調降。

 

眾議院民主黨黨鞭霍耶爾(Steny Hoyer)指出,信評調降「不啻是一記警鐘,警醒我們要把政治擺一邊,專心致志於回復美國的財政秩序。」

 

眾院共和黨籍議長貝納(John Boehner)則稱,標準普爾的決定是「華府幾十年來毫無節制花費的最新後果」。

 

美國各報專欄作家的言論,也把國內政治上傳統的分裂歧異表露無遺。

 

自由派經濟學家克魯曼(Paul Krugman)在「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專欄寫道:「這可說是右派的瘋狂把美國變成1個根本上不健全的國家。」

 

「沒錯,就是右派的瘋狂作為:如果不是反對加稅的極端共和黨人士,達成確保長期償付能力的協議就不會如此困難重重。」

 

保守的「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表示:「全球金融體系的基石5日遭到動搖。」

 

華爾街日報認為,信評調降會讓交易商及投資人重新思考什麼才是現代金融的基本理論。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專欄作家克雷恩(Ezra Klein)則寫道,如果華府沒有把調高債限和減赤方案綁在一起,「標準普爾就不會那麼感到困擾」。(譯者:中央社陳怡君)100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