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是「唐山公與平埔媽的子孫」, 不是中華民族炎黃子孫。

我是台灣人Taiwanese

誰跟你炎黃子孫

◎ 蘇世雄

馬英九強調說:「血統上,我是中華民族炎黃子孫…」、「我是台灣人…」。台灣人是「中華民族」?「炎黃子孫」嗎?當然不是!那是用來騙台灣人,錯亂的大謊言。

首先必須澄清,世上根本沒有「中華民族」這個民族。「中華民族」是中國政客編造出來的政治名詞,也是大漢沙文主義政治企圖的延伸;用現代的流行說法,這就是「統戰」。

俗稱的台灣人,是唐山公與平埔媽的後代。「唐山公」是原「閩越族」人,也就是春秋戰國時代越王勾踐的後裔,為避戰亂逃至閩地,與閩南一帶被泛稱為「南蠻」的原住民族混居後,所形成的混血民族。閩越族的形成,早在西元前第四世紀即已開始;而所謂「漢族」的概念,當時尚在北方諸國天下大亂之際,所謂炎黃子孫的說法,更是遙不可及的神話。憑什麼說漳州人、泉州人或謂閩越人、台灣人都是漢人、炎黃子孫?

再說,「台灣人」的母系祖先—「平埔媽」,道道地地是居住台灣最少已有六千年歷史的台灣南島語族,她們跟中華民國、中華民族有什麼血緣關係?

「血統上,我是中華民族炎黃子孫…」那是馬英九一廂情願的個人自我認同。但,台灣人不是,「台灣人」是「唐山公與平埔媽的子孫」。

(作者為台語教師)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你是中國人? 驗一驗再說!

你是中國人? 驗一驗再說!

作者 沈建德

原載美國 台灣公論報/1996515

高雄醫學阮神經內科主任, 發表「台灣與西太平洋島嶼南島語族之建康問題」的研究報告, 有高達八十八%的台灣現住人口,其血統和現住中國大陸的中國人截然不同。 報告中說,目前台灣兩千一百萬人之中,講河洛話者約七十五%,客語十三%,中國各省移民十%,原住民二%。 除了十%的中國移民之外, 河洛及客象人因長期接受中國統治者的扭曲教育,常常以漢族、中國人自居。 現在數典忘祖的河洛、客家人應該醒醒了。根據高醫六年的研究和比對發現,這些「假中國人」身體中的組織抗原「 HLA 」或粒線核酸和純正的中國人不同,其 HLA 介於中國人和原住民之間。這個檢驗報告證明了台灣人大都是「漢番雜交種」, 林洋港、彭明敏、李登輝也都不可能例外,若想知道李登輝是否半個原住民,在每年例行的健康檢查中,增加一項便可分曉。

中國人對台灣人的血緣秘密知之甚詳,反倒台灣人自己不知道。 像周恩來在一九四一年就表示台灣是異族,因為當時的民族學研究者都把台灣原住民排除在中華民族之外。而台灣人是「漢番混血種」已非中國人。直到一九四九年蔣介石兵敗逃到台灣,他的御用學者才把山地人也列為中華民族,既然原住民也屬中華民族,台灣當然沒有一個不是中國人。

掩耳盜鈴的中國學者我們暫且不管,很多人想知道,為什麼台灣人姓中國姓,講中國話,風俗習慣也很多相同,而血統竟有那麼大的差別。 根據荷蘭人的統計,當時原住民已有十五至二十萬人,漢人才一萬。鄭滅荷,鼓勵並輔導移民,漢人口才增加到十二萬,平均每年栘民才四千多人,主要問題是台海凶險很難跨越,這個問題直到清末一直存在。

一六八三年, 清滅鄭,恐怕中國人留台將來反攻大陸,因此把他們全都抓回中國,被逃走者約一萬人。 而這些人可能已和平埔族通婚,或係混血的後代,才能躲過被遣送回國的命運。 滿清知道有漏網之魚,一面實施嚴格的海禁,女子尤不准出海,目的在使殘留台灣的中國羅漢腳不得不和番人女子結婚,否則絕後。不管那一種情形,中國人在台灣自然消滅,而滿清也可除去心腹大患。因此,在滅鄭的次年就實施海禁,前後四十八年,讓鄭成功帶到台灣的老芋仔自然老死或和番,和目前的情形很類似。 四十八年之後的二十幾年間也開開禁禁, 同時又傳出有女人同行者較會翻船,因此來台者又多為男性。雖然如此,清國在一八一一年統計,在台漢人有兩百萬,平均每年栘民六千多人,竟然比鄭成功的政策性鼓勵時來人更多。 問題顯然出在這個統計是把所有漢姓者都認為是炎黃子孫, 而不管是否番族改姓或漢番混血從父姓的結果。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 原住民在荷蘭時就有二十萬人,經過三百七十一年到今天, 按一%的低標準人口成長率計算,其人口應有八百萬,但據「內政部」的統計, 平地和山地山胞各僅有十幾萬人而已,其他的七百多萬番民那裡去了? 還有他(她)們的配偶和子孫呢?這個發現正好說明高醫的研究,不管河洛或客家, 現住的台灣人大都有原住民血統的事實,也印證了有唐山公無唐山媽之言不虛,假使你很鐵齒,不妨到高醫一驗便知。

 

本文摘編自「台灣血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