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地位未定」, 請看一下舊金山和約的複雜過程。

舊金山和約的複雜過程

◎ 陳儀深

一九五一年舊金山對日和約至今六十年,它作為討論戰後「台灣地位」的國際法依據,絕對比開羅會議公報優位,但是和約所凸顯的「台灣地位未定」結論,不為馬英九總統所喜,日昨他還是強調,「開羅宣言」以及日華和約,謂台灣已經確定交還中華民國。為了彌補國人對這一段緊要歷史的缺少認識,台灣國家聯盟舉辦的系列演講座談已經開始,可惜聽眾寥寥無幾。

一九四九年美國發表對華政策白皮書,國務院準備放棄國民黨政府的態度明顯,但麥克阿瑟將軍大力提醒:中國赤化對於美國在西太平洋的地位已是嚴重威脅,若台灣亦隨之而去,美國在西太平洋的防務將根本動搖。尤其當一九五○年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還在東京磋商對日和約之際,韓戰爆發,三天之後,即六月二十七日杜魯門總統便宣布美國第七艦隊進入台灣海峽,防範中共對台灣的攻擊,同時也制止國民黨政府對中國大陸的海、空攻擊,杜魯門總統這份聲明明白指出:福爾摩沙未來地位的決定,必須等待太平洋安全的恢復,對日和約的締結,或聯合國的考慮。

筆者今春赴華府的國家檔案館查閱資料,發現所謂Provisional Draft of Japanese Peace Treaty,從一九五○年至一九五一年數易其稿,初期的措辭是把台澎直接交給中國「Japan hereby cedes to China, in full sovereignty, the island of Formosa and the Pescadores islands.」,但一九五一年五月三日的約稿,把韓國和台澎放在一起,即「Japan renounces all rights, titles and claims to Korea, Formosa and Pescadores…」,到了一九五一年七月十三日的約稿終於把韓國與台澎拆開,寫明日本承認韓國獨立,台澎的部分則只寫日本放棄:「Japan renounces all right, title and claim to Formosa and the Pescadores.」。過程中,國民黨政府強烈反對聯合國託管,但透過駐美大使顧維鈞表示不反對「四強決定」台澎歸屬的建議,最後幸賴杜勒斯抵擋來自英國的壓力,堅持凍結台灣地位問題,眾所皆知的「只寫日本放棄」版本才告確定。

「台灣地位未定」的直接意涵,是台灣不屬日本、美國、中國,固然人民自決權是當然出路,但長期的中國國民黨外來統治,掩蓋了台灣不屬中國的事實,台灣人與其侈言主權獨立,不如先問自己能不能結束國民黨的統治。(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前任會長)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