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哀帝與董賢

史上最扯: “断袖之癖”的由来的董賢與其妻,其妹妹董昭儀三人一同侍奉汉哀帝。

 嫂子与小姑子轮流陪哀帝睡觉,时称“和窠爵”。这样的一家男男女女三口侍陪一个男人,恐怕是帝王艳史上绝无仅的。

 

 

蔡東帆汉演义第099回 莽朱博附势反亡身 美董贤阖家同邀宠   —- 哀帝还想借着此案,封一幸臣。看官欲问他姓名,乃是云阳人董贤。父名恭,曾任官御
史。贤得为太子舍人,年纪还不过十五六岁。宫中侍臣,都说他年少无知,不令任事,所以
哀帝但识姓名,未尝相见。至哀帝即位,贤随入为郎,又厮混了一两年。会值贤传报漏刻,
立在殿下,哀帝从殿中看见,还道是个美貌宫人,扮做男儿模样。当即召入殿中,问明姓
氏,不禁省悟道:“你就是舍人董贤么?”口中如此问说,心中却想入非非。私讶男子中有
此姿色,真是绝无仅有,就是六宫粉黛,也应相形见秽,叹为勿如。于是面授黄门郎,嘱令
入侍左右。贤虽是男儿,却生成一种女性,柔声下气,搔首弄姿,引得哀帝欲火中烧,居然
引同寝处,相狎相亲。贤父恭已出为云中侯,由哀帝向贤问知,即召为霸陵令,擢光禄大
夫。贤一月三迁,竟升任驸马都尉侍中,出常骖乘,入常共榻。一日与哀帝昼寝,哀帝已经
醒寤,意欲起来,见贤还是睡着,不忍惊动。无如衣袖被贤体压住,无从取出,自思衣价有
限,好梦难寻,竟从床头拔出佩刀,将袖割断,悄然起去。后人称嬖宠男色,叫做断袖癖,
就是引用哀帝故事。想见当时恩爱远过后妃。及贤睡觉,见身下压着断袖,越感哀帝厚恩。
嗣是卖弄殷勤,不离帝侧,就是例当休沐,也不肯回家,托词哀帝多病,须在旁煎药承差,
小心伺候。南风烈烈,难道是无妨龙体?哀帝闻他已有妻室,嘱使回去欢聚,说到三番四
次,贤终不愿应命。哀帝过意不去,特开创例,叫贤妻名隶宫籍,许令入宿直庐。又查得贤
有一妹,尚未许字,因令贤送妹入宫,夤夜召见。凝眸注视,面貌与乃兄相似,桃腮带赤,
杏眼留青,益觉得娇态动人,便即留她侍寝,一夜春风,绾住柔情,越宿即拜为昭仪,位次
皇后。皇后宫殿,向称椒房,贤妹所居,特赐号椒风,示与皇后名号相联。就是贤妻得蒙特
许,出入宫禁,当然与哀帝相见。青年妇女,总有几分姿色,又况哀帝平日,赏赐董贤,无
非是金银珠宝,贤自然归遗细君。一经装饰,格外鲜妍。哀帝也不禁心动,令与贤同侍左
右。贤不惜己身,何惜妻室,但教博得皇帝宠幸,管甚么妻房名节,因此与妻妹二人,轮流
值宿。俗语叫做和窠爵

董賢 汉哀帝

董贤(前22年—1年),字聖卿,西汉雲陽(今陕西淳化)人。董賢是汉哀帝的男宠,因此扶搖直上,二十二岁官至大司馬,操纵朝政,其父、弟及妻父等并官至公卿,建第宅,造坟墓,费钱以万万计,所有财物价值达四十三万万钱。哀帝死後,董賢隨即失勢,自殺死去。

生平

董賢是西漢御史董恭之子,是一个美男子。董賢初任太子舍人,汉哀帝即位後改任他職,二年後,哀帝有一天在宮中望見董賢,被他的儀貌吸引,拜他为黄门郎,自此汉哀帝和董賢有同性恋关系。

哀帝很宠爱董賢,甚至升他為大司马,也納他的妹妹做昭儀,並讓董賢與其妻一同入宮侍奉。汉哀帝与董贤同起同坐,同睡在龙榻上。据说有一次,哀帝睡觉醒时董贤尚未醒,哀帝乃命人割裂衣袖起身,以免惊醒董贤,这就是“断袖之癖”的由来。

昭儀

汉哀帝賞賜了董賢很多財物,又升他的父親為少府,賜爵關內侯,董賢妻子的家人亦獲任官職,甚至董賢家的僮僕亦受到哀帝賞賜。哀帝欲封董賢為侯,丞相王嘉反對,認為「往古以來,貴臣未嘗有此,流聞四方,皆同怨之」,董賢應該「千人所指,無病而死」,王嘉其後獲罪,在獄中絕食二十餘日,嘔血而死。元壽二年(前1年),匈奴單于來朝,出席宴會,看見群臣中的董賢年輕,覺得奇怪,便詢問傳譯,哀帝令傳譯回報:「大司馬年少,以大賢居位。」單于信以為真,恭賀朝廷得賢臣。哀帝後來在一次宴會中笑望董賢,曰「吾欲法堯禪舜,何如?」中常侍王閎勸諫哀帝不宜有此想法,哀帝默然不語,從此冷落王閎,但以後也沒有再公開提及此事。

董賢 汉哀帝

西汉在汉哀帝和一个没有能力的董贤的统治下,国势更加衰弱。哀帝死后,董贤失去了靠山。汉平帝元始元年(1年),外戚王莽以太后名義把董贤赶出皇宫,又以董贤年轻为由,罷去他的大司馬官職,當天董贤與妻自尽,年仅22岁。董賢死後,朝廷沒收董家財產,家人被徙往遠處。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同性恋者的故事

董賢 汉哀帝

建平二年(公元前5年)的一天,汉哀帝下朝回宫,看到殿前站着一个人,正在传漏报时,哀帝随口问:“那不是舍人董贤吗?”因此让人引上前来说话,这一见之下,哀帝为之魂飞魄散,没想到天底下居然有如此美丽的男子,当日即拜为黄门郎,并封董贤的父亲为云中侯,即日征为霸陵令,迁光禄大夫。

从此汉哀帝对董贤日益宠爱,同辇而坐,同车而乘,同榻而眠。很快又加封他为驸马都尉侍中,旬月间赏赐累巨万,贵震朝廷。董贤不仅长得像个美女,言谈举止也十足像个女人,“性柔和”、“善为媚”。汉哀帝常常借口赐洗沐,将他留在宫中,不肯放他出去。因为董贤老是不能着家,汉哀帝更特别下诏,让董贤搬到皇宫里头,又封董贤的妹妹为昭仪,位次皇后。

董賢

有一天,两人一起睡午觉,董贤把哀帝的衣袖压在身底,哀帝睡醒了想起身,发现董贤枕着他的袖子睡得正香,不忍惊动董贤,随手拔剑割断了衣袖,这才起来。

随着宠爱的加深,汉哀帝不顾朝野上下逐渐强烈的反董贤的声势,一意孤行,下令在自己的陵墓旁为董贤建一墓,以便生则同床,死则同穴。这些引起了大臣们的反对,批评皇上对董贤的封赏太过分,但哀帝根本不听。当三位大臣以退还官爵相威胁,逼汉哀帝远离董贤时,汉哀帝仍不以为意,索性将爵位全部封给董贤。董贤此时才二十二岁,却官拜大司马、大司徒、大司空,集“三公”于一身,“权与人主侔”,以致从匈奴来的使臣看到这么年轻的大臣,也十分惊讶。

董賢

哀帝觉得这样还不够,在临死前,甚至还要像尧舜禅位那样将帝位让给董贤。其实董贤这位享尽宠爱的美男子性情极其温和,老实本分,从来没有利用自己和皇帝的关系弄权,反而总是处处忍让。但是汉哀帝不懂得“爱之适足以害之”的道理,丞相王嘉因为说了董贤的不是,即被汉哀帝投入监狱而死。正是汉哀帝的所作所为,一步一步地将董贤逼上了黄泉不归路。

不久,哀帝病情越发严重,董贤即被禁入宫。元寿二年(公元前1年)六月,二十六岁的哀帝突然病死。太皇太后让王莽出来支持朝政。王莽极力弹劾董贤,不许他进宫,剥夺了他所有的权力,缴回他的大司马印,并令他在家中听候罪罚。

董贤知道大祸已然临头,只好和妻子一起自杀,也算是为哀帝殉情。王莽疑心其假死,命人开棺验尸,没收其财产,居然有钱四十三万万之巨。他的亲属,抄家的抄家,流放的流放,下场悲惨。他死后也不得安身,据说被鞭尸之后,草席一裹便被扔在了城郊。

000000000000000000000

汉哀帝与董贤之间的“爱情”不但是惊天地而动鬼神而且也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同性恋者的故事。 

  建平二年(公元前5年)的一天,汉哀帝下朝回宫,看到殿前站着一个人,正在传漏报时,哀帝随口问:“那不是舍人董贤吗?”因此让人引上前来说话,这一见之下,哀帝为之魂飞魄散,没想到天底下居然有如此美丽的男子,当日即拜为黄门郎,并封董贤的父亲为云中侯,即日征为霸陵令,迁光禄大夫。 

  从此汉哀帝对董贤日益宠爱,同辇而坐,同车而乘,同榻而眠。很快又加封他为驸马都尉侍中,旬月间赏赐累巨万,贵震朝廷。董贤不仅长得像个美女,言谈举止也十足像个女人,“性柔和”、“善为媚”。汉哀帝常常借口赐洗沐,将他留在宫中,不肯放他出去。因为董贤老是不能着家,汉哀帝更特别下诏,让董贤搬到皇宫里头,又封董贤的妹妹为昭仪,位次皇后。 

  有一天,两人一起睡午觉,董贤把哀帝的衣袖压在身底,哀帝睡醒了想起身,发现董贤枕着他的袖子睡得正香,不忍惊动董贤,随手拔剑割断了衣袖,这才起来。 

  随着宠爱的加深,汉哀帝不顾朝野上下逐渐强烈的反董贤的声势,一意孤行,下令在自己的陵墓旁为董贤建一墓,以便生则同床,死则同穴。这些引起了大臣们的反对,批评皇上对董贤的封赏太过分,但哀帝根本不听。当三位大臣以退还官爵相威胁,逼汉哀帝远离董贤时,汉哀帝仍不以为意,索性将爵位全部封给董贤。董贤此时才二十二岁,却官拜大司马、大司徒、大司空,集“三公”于一身,“权与人主侔”,以致从匈奴来的使臣看到这么年轻的大臣,也十分惊讶。 

  哀帝觉得这样还不够,在临死前,甚至还要像尧舜禅位那样将帝位让给董贤。其实董贤这位享尽宠爱的美男子性情极其温和,老实本分,从来没有利用自己和皇帝的关系弄权,反而总是处处忍让。但是汉哀帝不懂得“爱之适足以害之”的道理,丞相王嘉因为说了董贤的不是,即被汉哀帝投入监狱而死。正是汉哀帝的所作所为,一步一步地将董贤逼上了黄泉不归路。 

  不久,哀帝病情越发严重,董贤即被禁入宫。元寿二年(公元前1年)六月,二十六岁的哀帝突然病死。太皇太后让王莽出来支持朝政。王莽极力弹劾董贤,不许他进宫,剥夺了他所有的权力,缴回他的大司马印,并令他在家中听候罪罚。 

  董贤知道大祸已然临头,只好和妻子一起自杀,也算是为哀帝殉情。王莽疑心其假死,命人开棺验尸,没收其财产,居然有钱四十三万万之巨。他的亲属,抄家的抄家,流放的流放,下场悲惨。他死后也不得安身,据说被鞭尸之后,草席一裹便被扔在了城郊。 

  本文摘自《性的历程》 作者:王威 出版社:湖北人民出版社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文章摘自《犬規則》

  作者:曹給非

  吳農謠

  吳農竭力耕王田,王賦已供常餓眠。

  鄧通董賢何為者,一生長用水衡錢。

  ——楊維楨(元)

  詩中所寫的鄧通和董賢都是著名的男寵。西漢有男寵的傳統,漢惠帝與閎孺,漢文帝與鄧通,漢武帝與韓嫣,漢成帝與張放,漢哀帝與董賢。

  

董賢

現在說說董賢。董賢初任太子舍人,就是太子宮中的一個小隨從,董賢沒有啥本事,上司也不讓他辦什麼要緊的事,就安排他在宮中管報時辰,這一幹就是兩年多。

  可上蒼給了董賢一張俊美得後宮佳麗都自慚形穢的臉蛋,有這麼出眾的臉蛋,還會長久平凡嗎?一天漢哀帝看見了董賢,一下子就被董賢美貌給吸引住了:我雖佳麗三千,還沒有一個這麼清麗拔人的貨色!漢哀帝心頭怦怦亂跳,主動與董賢搭腔。董賢被漢哀帝看上了,飛黃騰達在等著他。很快董賢就被任命為黃門郎,黃門郎是侍從皇帝、傳達詔命的官員,能當這個官的人都是皇帝的親信心腹。做了黃門郎,董賢就能與漢哀帝天天見面了,漢哀帝每天看著董賢就覺得心情舒暢。董賢不是傻子,知道自己出人頭地的機會到了,就對著漢哀帝嬌聲媚氣,搔首弄姿,漢哀帝哪能受得了,抱著董賢就上床。兩人在床底之間,翻雨覆雨,水乳交融,漢哀帝從此就再也離不開董賢。

  漢哀帝絕對不會屈就自己的心頭之愛,很快從黃門郎提拔為駙馬都尉侍中。

  董賢受到的寵愛日甚一日,出門在車上陪乘皇帝,入宮則隨侍皇帝左右。兩人形影不離,如膠似漆,漢哀帝用各種名義給董賢賞錢,多計成千上萬。一天兩人雲雨後,漢哀帝先醒,董賢還睡著,漢哀帝想把衣袖掣回,卻被董賢的嬌軀壓住。為了不驚醒尚在美夢中的董賢,漢哀帝一時性急,哀帝竟從床頭拔出佩刀,將衣袖割斷,然後悄悄出去。“斷袖之癖”這個成語便由此而來,也成了同性戀的代名詞。

  董賢不光長得像女人那樣秀麗,他的性格也是溫柔文靜,知書達理,輕言密語,除了身上幾個部件不是標的是男性的牌子,其他女人有的,他都有。

  漢哀帝已經愛董賢愛動了骨子裡頭,為了每天都能看見董賢,漢哀帝就把董賢一家子都召進宮來,單獨給董賢一家騰出房舍供其居住。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董賢的父親董恭被任命為霸陵令,不久又升任光祿大夫,後來又為少府,賜爵關內侯。董賢的妹妹也被封為昭儀,地位僅次於皇后,更改其房舍的名字為椒風,以與皇后所居的椒房相配。董賢的妻子被任命為將作大匠(掌建宗廟、路寢、宮室、陵園的土木工程),是一個流油的肥差。董賢小舅子被任命為執金吾,執金吾是掌握禁兵保衛京城和宮城的官員。

  甚至董賢家的僮僕沾了光,名劍珍寶,哀帝都不吝賞賜。

  漢哀帝還詔令董賢的府邸建造在北闊下,仿照皇帝制度,極盡豪華。漢哀帝連董賢死後的事一併安排了,還給董賢準備了一個珠襦玉匣的棺材。

  董賢家上下的裝備已經和皇帝差不多了,但漢哀帝覺得即使這樣還無法表現對心上人的愛,漢哀帝準備封董賢為侯,但依照漢制,沒有大功無法封侯,漢哀帝一時非常困惑。

  恰好是這時,有兩個官員告發東平王劉雲的夫人的不法事,交刑部治罪。劉雲的夫人低頭認罪。漢哀帝叫兩個官員說是通過董賢告贏的,把功勞記於董賢,下詔封董賢為高安侯。這兩個官員也同時被封侯。

  這樣轉彎抹角給董賢封侯,漢哀帝可謂用心良苦。

  董賢封侯拜爵,不久漢哀帝還任命董賢為大司馬衛將軍。漢武帝後實行內府執政,大司馬就是朝廷內的軍政首腦,位在三公之上。這一年董賢年方二十二歲,如此快的陞遷速度,如此年輕的軍政首腦,古往今來僅此一例。董賢為大司馬後,百官奏事都需經他手方能上達,他還利用自己的權勢,將弟弟董定信提升為駙馬都尉,他的親屬和親信皆被安置到朝廷內的關鍵職位,董家超過了外戚的王、薄、傅三家,顯赫一時。

  董賢無才無德,無功無勞,封侯升職,引起了朝中正直人士的不滿。

  丞相王嘉在漢哀帝面前直諫不能為了恩寵董賢而破壞法制,漢哀帝不僅不聽,反而將其投人監獄,折磨而死。

  接替王嘉的丞相孔光就聰明多了,一次董賢要去拜訪孔光,聽說董賢要來,早就做好準備,衣冠楚楚出門迎候,望見董賢所乘的車來了,便畢恭畢敬,一步步退著走回。董賢到了中門,孔光已進入大門旁的小門,董賢下車後,方出門拜見,點頭哈腰,甚是恭謹,不敢以賓客同等之禮相待。皇上聽說了為之一喜,立刻拜孔的兩個侄兒為諫大夫常侍。

  董賢已經官居大司馬,權傾朝野,董賢自己都已經很滿足了。可漢哀帝卻無時無刻不為自己的心肝寶貝著想,他還想把皇位傳給董賢。一次酒宴上,漢哀帝對旁邊的大臣說:“我欲傚法堯禪讓舜(傳位給董賢)如何?”旁邊的大臣回道:“天下是高皇帝(指劉邦)打下的天下,不歸陛下所私有。陛下繼承祖宗的事業,應傳給劉姓子孫以至於無窮。繼承權至關重大,天子無戲言!”。

  可謂盛極而衰,水滿則溢,董賢的好日子隨著漢哀帝的死去也要到頭了。前1年,漢哀帝帶著對董賢無限的愛死去了。漢哀帝一死,董賢頓覺晴天霹靂,天塌地陷。

  董賢的感覺是對的,以前有漢哀帝罩著,誰也不敢動彈董賢,現在董賢的護罩沒了,反對他的人就可以為所欲為了。漢哀帝一死,他的政敵和被他整過的人就開始聚在一起,向其發動了猛烈攻擊。王莽乘機彈劾他,禁止他出入宮殿司馬衙門。其他一些大臣也向皇太后指責董賢亂政,淫亂後宮。皇太后早就看董賢不慣了,也就順水推舟,下詔沒收董賢大司馬的印綏,攆其回家,永不錄用。

  董賢知道凶狠的政敵們不會這樣就便宜了自己,當天就和自己的妻子一起自殺。董家人家醜不外揚,就在夜間草草埋葬了事。王莽疑心重,他怕董賢裝死,專門派人掘墳查驗。

  董賢雖死,但針對他的攻擊還沒有完。大司徒孔光上奏,歷數董賢的罪狀。太后便下令,沒收董家的財產充公。並將借董賢裙帶關係當官的一律罷免。董氏家族勢力在朝廷中全部被肅清。

  董賢受寵時期,朝綱不振,裙帶密佈,無能之輩卻居高位,朝野怨言紛擾。經過董賢和漢哀帝這麼一折騰,本來就江河日下的西漢朝廷更是烏煙瘴氣。王莽在這種形勢下得以重掌大權,為以後篡奪漢室打下了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