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换了新窗簾布绣有王昌齡的〈芙蓉樓送辛漸〉一片冰心在玉壺 的窗簾布.

   

芙蓉樓送辛漸

寒雨連江夜入吳,平明送客楚山孤。
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

鑑賞  [1]

王昌齡(唐)的《芙蓉樓送辛漸》選自唐詩三百首。 這是一篇關於送別的七絕。

【註解】:

1、芙蓉樓:原址在今江蘇省鎮江市西北。

2、楚山:古時吳、楚兩地相接,鎮江一帶也稱楚地,故其附近的山也可叫楚山。

【韻譯】:

迷濛的煙雨,連夜灑遍吳地江天;清晨送走你,孤對楚山離愁無限!

朋友呵,洛陽親友若是問起我來;就說我依然冰心玉壺,堅守信念!

【評析】:

這是一首送別詩。 詩的構思新穎,淡寫朋友的離情別緒,重寫自己的高風亮節。

首兩句蒼茫的江雨和孤峙的楚山,烘托送別時的孤寂之情;後兩句自比冰壺,表達自己開郎胸懷和堅強性格。 全詩即景生情,寓情於景,含蓄蘊藉,韻味無窮。

【王昌齡小傳】:

王昌齡(698-756)字少伯,京兆長安人。 詩擅長七絕,被稱“七絕聖手”。 能以精煉的語言表現豐富的情致,意味渾厚深長。 其邊塞詩很著名。 有《王昌齡集》。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全詩寫的是依依別情以及自己心境的表白,不論紅塵有多少困頓和不堪,詩人依舊保有超然於物外的心情,這一點尤其顯得難能可貴。
    詩中的涵義是:昨夜滿江的寒雨,我從洛陽來到了吳地,江水已寒,落雨更讓心境蕭索。曉光初露時,我得在芙蓉樓送別好友辛漸,他這一走,彷彿整座楚山也跟著孤獨了起來。他將到洛陽去,如果那兒的親友向他探問有關我的消息,請務必告訴他們,我此刻的心境澄澈明淨,就好像是一塊冰放在美麗的玉壺裡呢!……
    詩人遭受貶抑,心境其實是灰敗的,連江的寒雨,深更夜半到吳地,讓人感覺的是愁雲慘霧,詩人如何得有一夜安眠?想來夜半聽雨,點滴心頭。好不容易盼到了天明,然而又要送別好友辛漸,留給自己的,全都是孤寂與黯然,連楚山也跟著孤單起來,那是詩人心情的投射。詩人不可能沒有省思,何以致此?應是不拘細節,得罪了權貴。他跟辛漸說:如果洛陽親友關懷詢問,請不必擔心他會沉鬱悲憤,如今他在江南,雲淡風輕,心境如冰,處在玉壺之中。或許有著幾分孤獨,但並不落寞悲傷,生命自有對理想的堅持,不會輕言放棄。
    人世浮沉裡的滄桑,無人可以逃躲,或許,這也是創作中的養料,在字裡行間,還給了我們一片有情天地。
    詩人的超然,想來更加讓人佩服。 “[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