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挖之後—- 摩門經的真正作者99.9%是雷格登瑟耐 (Sidney Rigdon)

John  He 編著 

 

本文是  摩門教初驗不合格: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俗稱摩門教)的拱心石—-《摩門經》的「真實性」有超重大疑義,經不起檢驗。   及 摩門經的真正作者是誰? —-斯伯丁-雷格登 是 摩門經作者理論。的延伸補充。

 

          

斯伯丁雷格登 摩門經作者理論 

最近(2008年)的一個計算機分析摩門經文本支持這一理論,儘管該研究不包括小斯密約瑟的提交樣品,因為斯密約瑟的寫作純正例子尚未被發現的。2008年的計算機分析是 把摩門經純文字與,概率很高的可能的作家的文字相比,可能的作家包括斯伯丁,雷格登,和考得里奧利佛,結論是我們的分析支持該理論認為,摩門經是由多個十九世紀的作家所寫,更確切地說,我們發現強烈支持斯伯丁雷格登著作理論。在所有的數據中,我們發現雷格登是作為統一的力量。他的訊號主宰了摩門經,而若是其他候選人有更多的可能時,雷格登往往也是隱藏在陰影裡。該研究並未包括斯密約瑟為一個可能的作家,理由是,因為斯密約瑟的寫作純正例子尚未被發現的,由於斯密約瑟是使用抄寫文士和合著者,目前並無文字可確定是斯密約瑟自已寫的。[i]

根據這種理論觀點,雷格登瑟耐從匹茲堡出版者獲得了所羅門斯伯丁歷史小說的手稿。該理論聲稱,小說包含了摩門經中的“歷史的部分“,雷格登瑟耐重新加工,加上他自己的神學,並擴大到目前的摩門經作品。當然了, 雷格登瑟耐也應該有參考1925年Ethan Smith (和斯密約瑟無親屬關係)所寫的《View of the Hebrews (對希伯來人的看法)》, 書中呼籲將美洲原住民正視為以色列失去的支族並將他們帶回基督教群體。關於美洲原住民的可能來源的推測在當時在該地是十分普遍的。

 

下面的二十二件證據表明了雷格登瑟耐在摩門經的寫作上發揮了核心作用。[ii]

證據分為四個大標題。

連接雷格登瑟耐和斯伯丁的歷史證據:


1。雷格登瑟耐和斯伯丁使用同一個郵局。顯然, 斯伯丁留下了一個題為”手稿發現”的手稿在雷格登瑟耐常去印刷店裡。在某一時間,手稿不見了。據報導,斯伯丁懷疑雷格登瑟耐已取走它。
2。約翰溫特(John Winter)報稱,雷格登瑟耐在他的書房裡保存有一個斯伯丁手稿的複製品。
3。熟悉斯伯丁的”手稿發現”的目擊者證明,”手稿發現”類似摩門經,只是缺乏宗教內容。
4。在任何人知道它們之間的連接以前, 雷格登瑟耐和斯伯丁都是獨立命名的作家。
5。 1839年,雷格登寫了一封信,否認他在摩門經的組成作用。他的信中有著明顯謬誤。
6。 1888年,沃爾特雷格登瑟耐 — 雷格登瑟耐的孫子, 說,他祖父製造摩門經的角色是一個家族的秘密。

牽連雷格登的文字和神學證據:

 7。雷格登的導師亞歷山大坎貝爾的神學穿插在整個摩門經中。
8。雷格登和坎貝爾—-在1830年上之前,兩人不同意的議題,摩門經則強烈贊同雷格登的意見。
9。在1828年6月遺失第一個 116頁後的摩門經各款可能增加部份描述了—-洗禮後重生,這符合了雷格登與沃爾特斯科特(Walter Scott)在1828年3月的會晤後的信仰改變。
10。 “人類之子”( “children of men")這句話在摩門經(The Book of Mormon)出現特別高的頻率的部份 所含有的神學內容反映出雷格登1830年之前的看法。
11。眾所周知,雷格登曾與斯密約瑟一起製作摩西書(The Book of Moses)。“人類之子”( “children of men")這句話在摩西書出現特別高的頻率的部份 所含有的神學內容反映出雷格登1830年之前的看法。

連接雷格登瑟耐和斯密約瑟的1830年之前的歷史證據:

 12。 1830年之前,據報,雷格登瑟耐作了多次發言,他表示了他對摩門經的預知,和一個即將崛起一個新宗教。
13。在1830年8月改革浸信會大會中,雷格登談到了一個更全面的啟示的來臨,和一個福音的完全恢復的需要。
14。雷格登瑟耐否認在1830年以前和斯密約瑟會過面 ,但一些人報告說,在此日期之前看到他在斯密約瑟的附近,和在雷格登的日曆中含有空白時期,在關鍵時刻,他是會有時間去會見斯密約瑟的。

15。 1868年雷格登寫了一封信,他自稱知道摩門經密封部分的內容。
16。詹姆斯杰弗裡(James Jeffery),一位雷格登的朋友作證說,在1844年他聽說雷格登說,斯密約瑟用斯伯丁手稿捏造出摩門經。

  有關雷格登曾與斯密約瑟之間的長期關係的歷史證據:

 17。幾乎就在他的洗禮之後,雷格登就擔任如同教會負責人一樣。當他正式會見了斯密約瑟,他們開始製作摩西書(The Book of Moses)的工作,摩西書是一部背書了有關雷格登1828年所謂洗禮後的靈性重生的“發現” 的經書。
18。在1828年三月,   雷格登—-誡命與摩門經一書的“啟示者”試圖限制斯密約瑟的角色在翻譯的範圍而已。
19。 1863年雷格登說,斯密約瑟應被認為是翻譯者而雷格登是以色列的聚集者。

20。雷格登瑟耐和斯密約瑟之間的權力拉鋸鬥爭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考慮到他們的脆弱性和相互依附性。
21。雷格登瑟耐和斯密約瑟合作於聯合的啟示—- 記錄在”教義和聖約”中。他們合作於改變啟示。他們合作於非法金融交易。
22。在1844年雷格登瑟耐抓住斯密約瑟死亡的機會,鼓動憤世嫉俗奪權,威脅要“揭露教會的秘密” ,並自稱擁有新的啟示和異象。

最後一個問題:
如果雷格登瑟耐對後代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他為什麼要求他太太許諾—- 在他死後燒毀他的所有著作?


[i] Jockers et al., Reassessing authorship of the Book of Mormon using delta and nearest shrunken centroid classification, Literary and Linguistic Computing, December, 2008

[ii]詳見: Sidney Rigdon: Creating the Book of Mormon. Craig Criddle. http://www.truthandgrace.com/Rigdon2.htm#7 

http://sidneyrigdon.com/criddle/rigdon1.htm#16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