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不用祈禱,遇事不須祈禱。— 觀賞電影【Something The Lord Made】神蹟/上帝的傑作有感

 

何宗陽 編作

  

日昨看了一部2004年傳記式電影,叫做【Something The Lord Made】神蹟/上帝的傑作/天賜良醫,講述的是世界上最早進行心臟手術的美國約翰霍普金斯醫院醫生布雷洛克和他的助手托馬斯的故事。

 電影基於事實而改編,時間跨度幾十年,幾乎可以算得上史詩傳記影片。主題是圍繞在兩個人身上 :布雷洛克(Dr. Alfred Blalock, Alan Rickman g飾演 )-一位具野心的健康白人,一九四一年被聘為約翰霍普金斯醫院外科主任、湯瑪斯(Vivien Thomas, Mos Daf Mos Daf)-一位貧窮而又極具天賦的黑人,是布雷洛克身邊一個重要的技術人員,他並沒有太高的學歷,但是聰明和高超的技術,使他成為布雷洛克非常重要的助手。

    當時,法洛式四聯症(一種因先天的心臟缺損所造成的心臟病,由於皮膚血管會因缺氧呈現泛藍色,故又稱為藍嬰症)是一種無法治療的疾病,道希葛(Helen Brook Taussig)醫師在診斷出數百個罹患此症的嬰兒,但只能給予純氧,卻又束手無策,只能看著嬰兒因缺氧逐漸邁入死亡。在尋求治療方法中,布雷洛克和湯瑪斯同意了道希葛醫師的請求,開始治療的嘗試。

 在不斷地動物實驗中,布雷洛克和湯瑪斯終於找出了可能治療的契機,而在一九四四年終於成功的完成了一例手術,隔年,又以同樣的方式再成功了一例,同年五月將成果發表於美國醫學協會雜誌。

 這絕不是一部迎合市場的商業片,在類似傳記式的劇情中,娓娓道出一項技術突破的成就所遭受的層層阻力。一項新的、未曾有成功經驗的治療方式,總會著不同的聲音,而要打破既有的觀念,堅持前行所需的勇氣與決心,又不是一般人所能承擔的。

 在面對同僚的質疑中,布雷洛克的一句話,應該是一個最佳的註腳吧,他說:「在你們眼中,你們看到的是風險,但在我的眼中,我看到的則是機會」。機會,不正是給予勇於嘗試的嗎?而在看過藍嬰症孩子的報告後,他對道希葛醫生說:「不要管報告怎麼說,我看得出女嬰她想活命」,不也是對生命的尊重,讓他在這個嚴酷的嘗試中找到成功的方法嗎? [i]

 影片中部開始進入高潮,在進入霍普金斯醫院後,Blalock和vivien開始共同研究用外科手術的方式對抗先天性心臟病。这时,他们研究中每前进的一小步,都足以振奋人心。這時,他們研究中每前進的一小步,都足以振奮人心。 到最后手术的时候就如同一部悬疑片一样,让人看得欲罢不能。到最後手術的時候就如同一部懸疑片一樣,讓人看得欲罷不能。那搏動著的幼小心臟,緊緊地抓住了觀眾的心。當那個可愛的小寶寶面色逐漸紅潤起來的時候,觀眾那顆懸著的心才重新回到身上。[ii]

 本片中有兩幕觸及宗教議題, 令人印象深刻。一幕是家屬在考慮是否讓孩子接受前所未有的心臟手術時尋求宗教的協助,牧師極力勸退,以上帝旨意要母親放手讓孩子離開人世,做母親的只是反問 :「上帝為什麼要阻止醫師拯救我的孩子?」因為母愛,她願意冒這個風險。[iii]

 還有一幕是, 就是在給藍嬰開始手術之前, 在這即將創造歷史的時刻,道希葛醫師問布雷洛克醫師:

 “ 我們要作個祈禱嗎?(Should we say a prayer?)”

 布雷洛克醫師很淡定地回說:

“不用了,祂不會聽我的。(Forget it, He won’t listen to me.”)

 布雷洛克醫師的回答實在太有意義了。是他那簡短的對詞促成了這篇短文

布雷洛克醫師不像有些台灣的工程管理者, 在開工之前都得先拜拜,祈求神明保佑。

 布雷洛克醫師也不像突尼西亞籍機長在客機墜海前,驚慌失措,只顧大聲禱告。

— 突然憶起這位天才老兄, 就在這裡順便記他一筆。話說二○○五年「突尼斯航空」(Tunisair)子公司Tuninter一架ATR型渦輪螺旋槳客機墜入義大利西西里島外海,造成十六人喪生。該機的突尼西亞籍機長在客機墜海前,驚慌失措,只顧大聲禱告,並未採取緊急應變措施,,未遵照緊急程序找尋附近機場降落,而選擇迫降海面,也難辭其咎。他廿三日與副駕駛被義大利法庭判處十年徒刑。[iv]

試想, 果布雷洛克醫師在手術之前先作祈禱, 那麼手術的成功豈不是要歸功給上帝? “榮耀全歸上帝”?雖然只是想像的而不存在的上帝。

 後來手術的成功不僅僅締造了一個醫學上的里程碑,而且是對宗教神學的挑戰,在上帝不允許觸碰的心臟上做手術,絕對是需要有追求進步突破的勇氣, 甚至帶著人定勝天偏執狂的堅持。

 布雷洛克醫師覺得自己可以戰勝上帝設計製造的瑕疵錯誤。

我們知道, 從某種意義上說,每一個科學實驗都是一種”有上帝假說”的考驗。這是因為方法自然論(methodological naturalism)的假設–就是上帝不會影響實驗結果的零(無效)假設。

方法自然論認為,科學的方法(假設,預測,測試和重複)是調查事實唯一有效的方式。….我們發現在自然世界中並沒有證據證明上帝的干預。

因此,我們得出結論,如標準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類型的神不存在。誠然,正如教會辯護士會辯稱–沒有證據並不證明它是沒有的,但它仍然是不存在假定的合理理由,至少在合理的相反證據被提供之前。….總之,沒有奇蹟,因此,沒有創造者,宇宙的起源或當前狀態是不需要用創造者來解釋的。[v]  

作個小總結:

從締造醫學心臟手術上的里程碑的布雷洛克醫師的“不用[祈禱]了”, 我們可以再次確認自然世界中並沒有證據證明上帝的干預, “沒有創造者,凡事是不需要用創造者來解釋的” , 進而引申出:

  “凡事不用祈禱, 遇事不須祈禱。

  

後記:

 其實, 每一次的“被回答的祈禱“只不過是一種巧合。那一位想像的而不存在的上帝是不會回答任何在地球上的祈禱的。

若有興緻 可再參考以下這段”死人不會說話”之論:

為了看到真相真理,你必須接受一個事實,即科學證據的準確性和不可辯駁的。我們有科學證明神不回答任何在地球上的祈禱。每一次的“被回答的祈禱“只不過是一種巧合。

我們可以從一個簡單的例子看到現實事實。試想一下,對某些特別討厭類型的癌症的,是治癒率是5%。這意味著,如果20人得到這種類型的癌症,它幾乎總是致命的。在二十人得這種病中只有一個人能生存下來。知道了這一點,你可以看看會發生什麼—如果我們真正分析祈禱:
•20個信徒得了這種疾病。
•他們所有人都讀過雅各書5:15[出於信心的祈禱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來],所以他們都祈禱。
•19個信徒死了。
•只有一個活下來並宣稱,“我祈禱上帝和主回答我的祈禱!我的病好了!這是一個奇蹟!我知道神會回答我的禱告!“
•你從來沒有聽說過那些死掉的19個人。沒有人會在一本雜誌這樣描述他們。 “那人祈禱了,然後死了“不是一個偉大的好標題。由於他們都死了,你將永遠不會聽到任何這些人的事情。
•因此,如果你不看在“被回答的祈禱“周圍的一切事實,你只聽到了那二十個中一個成功的禱告,禱告似乎是成功的。

我們必須打開我們的眼睛- 我們必須同時考慮成功的和失敗的祈禱,看看我們這個世界的現實。當我們以科學的方法,我們看看兩邊,我們會看到什麼是真正發生的事情。上帝沒有回答任何祈禱,因為上帝是虛構的。[vi]

 

尾注:


[ii]雙主角的變奏http://i.mtime.com/3729716/blog/4981223/  xiluoduode 发布于: 2010-09-19 21:50  

[iv]中時電子報2009/03/26 03:24 諶悠文/綜合報導. (Irishtimes.com. (2009) Pilot who paused to pray in emergency gets 10 years. Retrieved March  26 200. from http://www.irishtimes.com/newspaper/breaking/2009/0324/breaking25.htm

[v]Ludden, David. (2007). Conspicuous by His Absence. Skeptic. April 4, 2007. a review of book “God: The Failed Hypothesis.”Retrieved July 05 2009,  from,     http://www.skeptic.com/eskeptic/07-04-04.html.; Stenger , Victor J. (2007). God: The Failed Hypothesis. Prometheus Books. New York.;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2009j). God: The Failed Hypothesis. Retrieved July 05 2009, from http://en.wikipedia.org/wiki/God:_The_Failed_Hypothesis

[vi]God is imaginary, 2008. Proof #2 – Statistically analyze prayer.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