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電子報首頁 > 自由評論
2011-4-11  
中國的民主與人權 台灣豈可漠不關心? 中國政府上週逮捕知名的藝術家艾未未引起國際關注,美國務院公開要求中國放人,而美國駐北京大使洪博培更在離職前的公開演說重批中國政府對人權的壓制。而美國國務院日前公布的年度人權報告更指出,在中國政府採取更多手段來限制公民社會以及維權人士的自由之際,中國人權在幾項重要領域有持續惡化的趨勢。

此一報告的出爐,將使美中在人權議題上的摩擦更劇烈。不過,我們關注的倒不是中美外交是否惡化,而是中國作為一個崛起的大國,雖然擁有可觀的經濟成長,但在民主、人權、自由等普世價值的建構與維護上卻付之闕如,而且對邪惡國家,以及進行種族滅絕的獨裁者,又基於地緣政治或能源需求因素加以偏袒,不願加入國際社會制裁的行列。台灣位於這麼野蠻,且從未放棄武力犯台的國家周邊,將如何自處以維護國家安全?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台灣內部竟有少數人主張等同於被中國併吞的「統一」,無異將台灣推入火坑?

中國的民主與人權,是一個虛擬議題,因為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至今,民主與人權從未存在。開國之初在一代暴君毛澤東統治下,發動一波波的血腥鬥爭,反右、三面紅旗、文化大革命,不管是共產黨內部的奪權,或是階級對抗,動輒數百、千萬人頭落地,那是沒有內戰之名的內戰,統治型態是槍桿子出政權,中華人民共和國等於是一個現代版的皇朝,根本就沒有人權與民主可言。

及至三起三落的鄧小平上台後,啟動所謂改革開放工程,著墨重點在於經濟層面的現代化,在尋求快速致富之道,以滿足人民的物質慾望,作為統治之正當性,鞏固中共獨裁政權。在此路線下,中國釋出源源不絕的低廉勞力、土地,租稅優惠,對全球資金,尤其是台灣資金展開強大的磁吸作用,推升了中國的經濟成長。事實上,中國的快速成長在亞洲並非特例。日本是第一個歷經數十年高速經濟成長的國家,後來雖陷入外界所稱「失落十年」,今日之國力仍雄踞世界舞台。日本作為雁行理論的領頭雁,帶領後續的亞洲四小龍締造經濟奇蹟。繼之的第三波才是中國、越南、泰國、馬來西亞等國的跟進。

這三波亞洲新興國家的崛起,共同的特點是令人稱羨的經濟成長,不同點是多數國家在經濟提升後,皆帶動了民主的發展,而少數國家卻停留在威權統治。日本在二戰前是軍國主義國家,二戰後被美國接管,至經濟崛起後確立內閣制的民主體制。而經濟成長像是摧枯拉朽,推倒了韓國的強人統治與台灣的威權體制,讓民主萌芽生根。新加坡的開明專制,很難說是民主,但法治精神受人敬重。香港也是有法治而無民主的案例,自回歸中國後,更加與民主絕緣。

至於中國,世人則發現經濟成長顯然強化了它的民主抗藥性,跟第三波民主大潮逆反,國力愈強大,並未增加中共的自信,接納批評與反對,而是讓它更有能力與技術去打壓民主與人權,鎮壓一切反對的聲音與力量。於是這個大國以中世紀國家的型態出現在廿一世紀的舞台:至今政權仍未透過選舉獲得人民的合法授權;數十萬網路警察全面封鎖人民的聲音與全球化的浪潮;憲法寫滿了民主與基本人權的保障,卻沒有一項落實。一位從未使用武力,只是寫文章批評、推動憲法改革的知識份子,竟被以叛國罪名關在牢裡,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未能出席領獎,更不必奢望獲得釋放。而最近行動藝術家艾未未遭到逮捕,更暴露出這個政權最惡質的一面。

艾未未是一個手無寸鐵的藝術家,只是積極參與維護公民合法權益等活動,並對各種腐敗政治勢力和事件進行調查。例如毒奶粉事件,四川汶川地震中因豆腐渣工程致死的學生及人數,聲援被迫害的維權人士等,竟然被以經濟犯罪羅織逮捕。艾未未衝撞體制的作法,在中國看似激進,其實只是爭取一般民主國家公民之基本權益,如此也算犯罪,這個政權的野蠻可見一斑。連極權體制下有良知的知識份子都不畏黑牢,勇敢站出來對抗中共政權;馬英九是一個主權國家的元首,卻拚命諂媚攀附獨裁政權,已然背棄人民的付託,若不改變傾中政策,將淪為全民的公敵。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