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實行同性戀? —- 祕密的馬可福音或許是同性戀基督徒的保命丸續命丹!!

 

何宗陽編撰

祕密的馬可福音(Secret Gospel of Mark)[1]是一個非正典的基督教福音書,是馬沙巴(Mar Saba)信件的主題,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古代歷史教授莫頓史密斯(Morton Smith, 1915年5月29日-1991年7月11日) 宣稱他於 1958年在馬沙巴(Mar Saba)修道院發現的。馬沙巴(Mar Saba)修道院是一個希臘東正教修道院,在耶路撒冷東南,約旦河西岸伯利恆以東,俯瞰基德倫谷。

莫頓史密斯(Morton Smith) ,這個前聖公會(Episcopalian)牧師,在他手稿的發現的基礎上,繼續揭露福音書和耶穌的真象,在1973年出版了他的發現,在兩個不同的書:一個是從哈佛嚴格的學術論文,題為”亞歷山德里亞的克萊門特和秘密馬可福音”(Clement of Alexandria and a Secret Gospel of Mark),而第二個是一個通俗的解釋,題為秘密福音。 Smith 解釋耶穌和一個赤裸的青年相遇為早期跟同性戀相關的浸禮。[2]

經過一個對大多數學者都有說服力的研究工作,Smith 証實了信的真實性。

在他的後期作品中,摩頓史密斯開始越來越多地視”歷史上的耶穌” 作為魔法儀式和催眠術的某種類型的實行者,這從而解釋了福音書中各種被鬼附身的醫治。[3]

馬沙巴(Mar Saba)信件是顯著的發現,因為它不僅是一個前所未知的一封由著名的教父亞歷山德里亞的克萊門特(Clement of Alexandria .160-215)的信件,而是給他的弟子西奧多Theodore的密信。在信中克萊門特嚴責諾斯底主義 Carpocratians 的道德敗壞。[4]

信件的大部分都花在承認一個事實— 的確有“秘密的馬可福音“。

特別是,該信件引述“秘密的馬可“,大意是—- 耶穌有著引發他的男性追隨者到“「天堂國度的奧祕」( “mystery of the Kingdom of Heaven.") 的作法。“但是,還特別地,克萊門特堅持“秘密的馬可“不包括“裸體男性與裸體男性。“的措辭。

馬沙巴(Mar Saba)信件中提到兩段丟失了的馬可福音經文—-這使它成為秘密的馬可福音的原因。[5]

第一段是插入可10.34及35之間的,

  34   他們要戲弄他,吐唾沫在他臉上,鞭打他,殺害他。過了三天,他要復活。」
  35   西庇太的兒子雅各、約翰進前來,對耶穌說:「夫子,我們無論求你什麼,願你給我們做。」

 

引述中的故事乃緊接在10:34後,

他們到了伯大尼。那裡有一位婦人,她的弟弟死去了。她來到耶穌面前,俯伏在地,說:「大衛的兒子,憐憫我!」她卻受到門徒的訓斥。耶穌惱了,並偕同婦人進到墳墓所在的園子裡。墳墓裡立即傳出了一聲大叫。耶穌來到墓前,將門口的石頭推開,進到少年人所在的地方,將他拉起,並握著他的手。少年人目不轉睛地看著祂,愛祂,並懇求耶穌陪伴他。走出墳墓之後,兩人進到少年人的房子(他是一個富人)。六天之後,耶穌為他祝聖;晚上少年人除了一塊亞麻布之外,什麼都不穿,來到耶穌那裡。兩人整晚都在一起,耶穌教他天堂國度的奧祕。最後他離開耶穌,到了約旦河的對岸。[6]

接回 10:35 的「西庇太的兒子雅各、 約翰進前來 ……」;
第二段是插入可10.46的。

10:46  到了耶利哥 [。] 耶穌同門徒並許多人出耶利哥的時候、有一個討飯的瞎子、是底買的兒子巴底買、坐在路旁 。

10:46 亦是一直極受學者們爭論的奇怪經文,怎麼經文要交代「到了耶利哥」?那「到了耶利哥」發生過什麼而離開?中間好像失去了些什麼,任誰也可以察覺到此節必有缺文。

但克萊門所引的,卻是完整的:
到了耶利哥,耶穌所愛的那少年人的姊姊和他的母親並莎樂美(Salome)正在那裡,但耶穌沒有會見她們。耶穌同門徒並許多人出耶利哥的時候...[7]

現在,讓再看兩節馬可福音經文:

14:51 有一個少年人、赤身披著一塊麻布、跟隨耶穌、眾人就捉拿他.
14:52 他卻丟了麻布、赤身逃走了。

這兩節經文兩千年來叫聖經學者摸不著頭腦,到底誰是「赤身的少年人」呢?他為什麼要跟著耶穌?他為什麼是赤著身子?前文後文都沒有交代。

談完“秘密的馬可福音“的”兩段丟失了的馬可福音經文”之後,從教父Clement of Alexandria的引述,我們就相對容易瞭解 14:51 裡「只披著一小塊麻布」的少年人,就是那位從死裡復活過來並給傳授了「天堂國度的奧祕」的富家少年男子,因愛慕耶穌才鍥而不舍的跟蹤著他,並落得連麻布都丟下,一絲不掛地慌忙逃去。

從馬可福音第10章,耶穌和法利賽人對於「夫妻一體」「男女合一」的辯論, 並「凡要承受神國的、若不像小孩子 、斷不能進去」。 對照一下多馬福音耶穌的語錄:「當你們赤身裸體不覺羞恥,將衣服扔在地上,如孩童般用腳踐踏的時候,你們必定見到永生之子,且不被嚇著」,這裡更見「小孩」、「赤身裸體」和「神國」三者的相互象徵關係。

在“秘密的馬可福音“耶穌夜裡傳授少年男子「天堂國度的奧祕」,有意味著就是早期基督教的聖禮,在腓力福音所說的"The Holy of Holies",「至聖的結合」,用行動去推翻在馬可福音 10:2 法利賽人對婚姻愚昧的字面解釋,是一般「只能閱讀簡約版馬可福音」的信徒不能理解的奧祕。正如耶穌在多馬福音中所言:「當你們能使二合一……男女一體以至於男非男、女非女的時候……你們必進入天國。」

在第四世紀的敘利亞,有一對男同性戀的羅馬軍官St. Sergius 與 Bacchus因著不願敬拜古羅馬的主神因而被處死,後來被羅馬與東正教會封為殉道者。Bacchus在公元二百九十年十月一日先被鞭打至死,正當Sergius飽受酷刑的時刻,Bacchus顯現並對他說:「我仍是和你在一起,就在我們結合的誓約裡」,Sergius繼續堅守著自己的信仰,直到十月七日被砍首,從此十月七日就成為了他們的節期。耶魯大學歷史學者 John Boswell 認為St. Sergius 與 Bacchus是早期基督教「同性結合」的一個標誌。他在著作"Same-sex unions in pre-modern Europe"中舉出早期基督教裡的儀式名為 Adelphopoiesis(字面意思為「作兄弟」to unite together two people of the same sex (normally men).),較廣泛應用於東方正教會中,此儀式特為男性同性結合而設,而同性結合中更有與耶穌「完美的男人」一同結合之意。[8]

綜上所述,史密斯的馬沙巴(Mar Saba)文件—秘密的馬可福音“是會引人聯想—-“耶穌實行同性戀此一印象。”

是真? 是假?

將信半疑?

耶穌實行同性戀??

其實,早在馬可秘密福音的片斷發現之前,就已經有人注意到耶穌的性取向問題比較麻煩,所以,歐洲舊時候有權勢的人為自己的同性戀傾向辯護就有理由以耶穌為榜樣。比如搞出讓華人基督徒欣羨異常的英文欽定版聖經的英國國王詹姆士一世。

他1617年在議會為自己與寵臣喬治•維利爾斯的曖昧關係就如此辯護:你們可以放心。
我愛白金漢公爵勝過任何人,也勝過聚集在這裡的你們。我希望能為自己說,而不希望這被當成一個缺陷。因為耶穌基督也作了同樣的事。因此我不能受到指責。基督有他的約翰。我有我的喬治。[9]

詹姆士一世所指的”因為耶穌基督也作了同樣的事。” 是以約翰福音13:23~25 及21:20為根據的。

約翰福音第十三章

 

  22   門徒彼此對看,猜不透所說的是誰。
  23   有一個門徒,是耶穌所愛的,側身挨近耶穌的懷裡。
  24   西門彼得點頭對他說:「你告訴我們,主是指著誰說的。」
  25   那門徒便就勢靠著耶穌的胸膛,問他說:「主啊,是誰呢?」

 

約翰福音第二十一章

20   彼得轉過來,看見耶穌所愛的那門徒跟著,(就是在晚飯的時候,靠著耶穌胸膛說:「主啊,賣你的是誰?」的那門徒。)

除了這些被收入新約的正典經文,還有古代偽經約翰行傳。

偽經約翰行傳[10]     90

 

90…..(試譯)我,因此,因為他愛我,輕輕地挨近他,彷彿他看不到我,站在旁邊看著他的阻礙部分:我看到,他沒有穿著服裝,但看到了我們赤身露體,…..( 90 …..I, therefore, because he loved me, drew nigh unto him softly, as though he could not see me, and stood looking upon his hinder parts: and I saw that he was not in any wise clad with garments, but was seen of us naked, ….)[11]

 

關於耶穌的性取向問題。神學界也已經有了研究。雖然這種研究不受歡迎。
比如美國學者,衛理宗神學家和作家TheodoreJennings在他的, The Man Jesus Loved: Homoerotic Narratives from the New Testament一書中就認為:

“耶穌所愛的那門徒“就是指耶穌的同性戀朋友。

當然,所有這一切都不能明確無疑地證明耶穌是同性戀者。但是,這也不擔保哪天出土了新的古文獻明白無誤地證明耶穌的確是同性戀,甚至與古希臘的哲學大師們一樣與弟子有性關係。

爭議

2007年,音樂學家彼得杰弗裡Peter Jeffery不滿莫頓史密斯(Morton Smith)的”秘密馬可福音” ,出版了一本指責莫頓史密斯偽造的書[12], ()聲稱,史密斯寫馬沙巴(Mar Saba)文件的目的是“創造耶穌實行同性戀此一印象。”[13]

F. F. Bruce 分析這份文件為一件“充滿了內在的矛盾和困惑...一件徹頭徹尾的編造品,與馬可講故事的風格相當不同”的大雜燴[14]

不過 Smith 他自己倒相信《隱密馬可》,盡管不是馬可寫的,成書于約 95 年,之后為正典馬可福 音所用。Helmut Koester,盡管有一些細節上的不同,也接受類似的說法[15]

總之,那些對第一世紀的福音書是如此懷疑的學者,能在三段十八世紀的手稿上
建立起涉及如此之遠的理論,實在是一件很令人吃驚的事! [16]

此案真相如何,尚待時日核驗。

不管真相如何耶穌有否實行同性戀? —- 祕密的馬可福音或許是會成為同性戀基督徒的保命丸續命丹!!

參考文獻:

  1. Wikipedia, Morton Smith
  2. Wikipedia, Secret Gospel of Mark
  3. Wikipedia, Adelphopoiesis
  4. 殘缺的聖經馬可秘密福音 http://www.armbell.com/forum/viewtopic.php?t=401&highlight=&mforum=liberalhk
  5. John Boswell, Same-Sex Unions in Premodern Europe (1994), Villard Books, ISBN 0-679-43228-0
  6. Theodore W. Jennings, The Man Jesus Loved: Homoerotic Narratives from the New Testament. Pilgrim Press, Cleveland 2003, ISBN 082981535X
  7. 7.        鄉下人進城.如果耶穌是同性戀怎麼辦?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b96bd00100pn0z.html

8.       Acts of John From “The Apocryphal New Testament" M.R. James-Translation and Notes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24 http://wesley.nnu.edu/sermons-essays-books/noncanonical-literature/acts-of-john 

9.        《新約》外的耶穌:証據是什么?原著: Edwin M. Yamauchi 

             《Jesus Under Fire》, M.J. Wilkins & J.P. Moreland,  ZondervanPublishingHouse:Grand Rapids, 1995     

                        http://www.ccim.org/Discussion/b5/yixin/4.html


[1] Secret Gospel of Mark可譯為祕密的馬可福音, 或馬可祕密福音, 或隱密馬可福音。

[2] Smith, 《The Secret Gospel》, 114. “A Secret  Gospel of Jesus as ‘Magus’?" 《Christian Scholar’s Review》   4  (1975): 238-51.

[3] Morton Smith, Jesus the magician, San Francisco: Harper & Row, 1978; 對這些論點的綜述,參見Edwin M. Yamauchi  “Magic or Miracle? Demons, Diseases and  Exorcisms", in 《Gospel Perspectives VI: The Miracles of Jesus》,  ed. D. Wenham and C. Blomberg, (Sheffield: JSOT, 1986), 89-183.

[4]參見Edwin M. Yamauchi 《Gnostic Ethics and Mandaean Origins》(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70) 對諾斯底主義者的放蕩和禁欲的評論。

[9]參見 鄉下人進城.如果耶穌是同性戀怎麼辦?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b96bd00100pn0z.html

[10] Acts of John From “The Apocryphal New Testament" M.R. James-Translation and Notes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24

 

[11]  參見《新約》外的耶穌:証據是什么?原著: Edwin M. Yamauchi   《Jesus Under Fire》, M.J. Wilkins & J.P. Moreland,  ZondervanPublishingHouse:Grand Rapids, 1995                          http://www.ccim.org/Discussion/b5/yixin/4.html

 

[12] Peter Jeffery, The Secret Gospel of Mark Unveiled: Imagined Rituals of Sex, Death, and Madness in a Biblical Forgery.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7 ISBN 0-300-11760-4

[13] A review of Jeffery’s book by W. V. Harris, where these accusations are dismissed; Times Literary Supplement, October 19, 2007 available online (access date 28 Feb 2009)

[14] F. F. Bruce, 《The “Secret" Gospel of Mark》(London: Athlone, 1974), 12.

[15] Koester, 《Ancient Christian Gospels》, 273-303. Cf. also John D.  Crossan, 《Four Other Gospels》(Minneapolis: Winston, 1985); H.  -M. Schenke, “The Mystery of the Gospel of Mark", 《The Second  Century》 4(1984): 65-82.。

[16]對這個問題的一個清楚陳述,參見 C. B. Smith II, “Mark the Evangelist  and His Relationship to Alexandrian Christianity in Biblical,  Historical, and Traditional Literature" (master’s thesis, Miami  University, 1992). 對這些論調的一個技朮性綜述,參見 F. Neirynck,  “The Apocryphal Gospels and the Gospel of Mark", 《The New  Testament in Early Christianity》, ed. J. -M. Sevrin(Leuven:  Leuven University Press, 1989), 123-75.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