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門教初驗不合格: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俗稱摩門教創教教主斯密約瑟的1826年「水晶球觀看人」(glass-looker) 官司案有超重大疑義,經不起檢驗。

John  He 編著

       

1826年斯密約瑟「水晶球觀看人」(glass-looker) 官司(詳見上述民俗法術).

挖金者尋寶人斯密約瑟終於,直接或間接,因為與雇主約西亞史達爾(Josiah Stowel)之間的糾紛導至他官司纏身。

 

Section marked with red arrow reads:

有紅色箭頭標示的節段這如此說:

same vs
Joseph Smith         Misdemeanor   (
行為不檢)          
the Glass looker
March 20 1826      To my fees in examination
                               of the above cause                2.68

http://www.realmormonhistory.com/1826.htm

斯密約瑟的挖金者尋寶人職業, 並沒有讓他有穩定的收入或意外發財, 日後他在被訪問「斯密約瑟不是一個挖金者嗎?」這個問題時,自己承認:「是的,但它對我從未是一個獲利良多的職業,這工作一個月不過能掙14元。」(也見《教會歷史》卷三第二十九頁:』Was not Joseph Smith a money digger?』 Yes, but it was never a very profitable job for him, as he only got fourteen dollars a month for it.)

沒有讓他有穩定的收入或意外發財也罷,挖金者尋寶人職業卻給他帶來上法庭的困窘。

據當時的「無業遊民法」定義,凡是號稱能夠看手相、預卜未來和預測遺失物品在哪裡可找到的人是會可能被判妨害社會致序者(disorderly person)(一項輕罪)。挖金者尋寶人斯密約瑟終於,直接或間接,因為與雇主約西亞史達爾(Josiah Stowel)之間的糾紛導至他官司纏身。

1826年3月20日斯密約瑟成為羈押犯被逮捕到法庭。

據Peter G. Bridgeman書寫的訴狀,在Bainbridge的「水晶球觀看人」(glass-looker)斯密約瑟被指控是一個妨害治安者和騙子(a disorderly person and an impostor),逮捕狀因此被發出。”“羈押犯斯密約瑟於1826年3月20日被帶到法庭上來。 (此項法院判決原件記錄於1971年,在紐約州位在Norwich的郡立監獄的地下室被找到;判決記錄圖形檔如圖。
1873年,Frazer’s Magazine 將此判決刊登出來,標題為』STATE OF NEW YORK v. JOSEPH SMITH』:“ )

在庭上,斯密約瑟的僱主約西亞史達爾(Josiah Stowel)宣誓:說那個羈押犯(prisoner)已在他家大約有五個月了;兼職受僱在他家農場工作,他佯裝(pretend)有能力透過觀看一個特定的石頭找出埋藏在地裡的藏寶,這羈押犯已找過他幾次,一次告訴他有錢埋在賓州Bend Mountain ,一次是有黃金在Monument Hill, 另一次是鹽礦;他相當相信這羈押犯擁有透過那顆石頭找到藏寶的能力, …

斯密約瑟即—-“羈押犯在審問時回答:他來自拋邁拉(Palmyra),受僱於Bainbridge的約西亞史達爾(Josiah Stowel)….。他有一塊特定石頭,他偶爾用觀看這塊石頭的方式,來定位隱藏的寶藏埋在地下何處;他聲稱藉此可以知道金礦就在其地面下方某處。他已從事此偶爾用觀看這塊石頭尋寶的嗜好3年。但他之後放棄尋寶因它傷害他的健康,特別是使他的眼睛酸乏;他沒有誘使別人去挖寶,他寧願不跟挖寶行業有任何牽扯。”(Frazer’s Magazine, February, 1873, pp. 229-30) (亦見護教學者論文The 1826 Trial of Joseph Smith, Jr. By Brandon U. Hansen (Brandon), published on 11 June 2006; )

最後,Albert Neely法官並未判決斯密約瑟妨害社會致序(disorderly person) 的指控(開庭成本:2.68美元),但是判決一個更輕的罪,行為不檢(Misdemeanor),當庭釋放。(見護教學者論文http://www.lightplanet.com/response/1826Trial/1826Trial_Hill.html。)

後來,斯密約瑟也留下對此事件的說法:
「…一八二五年十月,我受雇於一位住在紐約州齊南哥郡,名為約西亞史達爾的老紳士。他聽說西班牙人曾在賓夕法尼亞州蘇克含納郡開銀礦的事;而且,他在雇用我之前就曾去挖過,以便找到那礦。我搬去跟他住之後,他就代著我和其他的人手去挖那銀礦,我在那裡繼續工作了一個月,我們的工作沒有成功,最後我勸服了這位老先生停止挖掘。流傳甚廣的有關我是挖金者的傳說,即由此而起。」 (教會歷史卷一第56節)

知名的摩門教辯護休尼布利Hugh Nibley出版了一本書其中有一聲明:“…如果這是真實的法庭記錄,這將是對斯密約瑟斯最確鑿的存在證據。(神話製造者1961年,第142The Myth Makers, 1961, page 142)在同一頁,我們讀到這樣的法庭記錄將是對斯密約瑟最嚴重的打擊。 因為他能看到這個問題的嚴重影響,尼布利博士試圖在每一個可能的方式摧毀法院記錄是一個真實的文件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