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門經的真正作者是誰? —-斯伯丁雷格登 摩門經作者理論 

          

John  He  

本文是  摩門教初驗不合格: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俗稱摩門教)的拱心石—-《摩門經》的「真實性」有超重大疑義,經不起檢驗。   的延伸補充。

斯伯丁雷格登 摩門經作者理論 

最近(2008年)的一個計算機分析摩門經文本支持這一理論,儘管該研究不包括小斯密約瑟的提交樣品,因為斯密約瑟的寫作純正例子尚未被發現的。2008年的計算機分析是 把摩門經純文字與,概率很高的可能的作家的文字相比,可能的作家包括斯伯丁,雷格登,和考得里奧利佛,結論是“我們的分析支持該理論認為,摩門經是由多個十九世紀的作家所寫,更確切地說,我們發現強烈支持斯伯丁雷格登著作理論。在所有的數據中,我們發現雷格登是作為統一的力量。他的訊號主宰了摩門經,而若是其他候選人有更多的可能時,雷格登往往也是隱藏在陰影裡。該研究並未包括斯密約瑟為一個可能的作家,理由是,因為斯密約瑟的寫作純正例子尚未被發現的,由於斯密約瑟是使用抄寫文士和合著者,目前並無文字可確定是斯密約瑟自已寫的。[Jockers et al., Reassessing authorship of the Book of Mormon using delta and nearest shrunken centroid classification, Literary and Linguistic Computing, December, 2008]

根據這種理論觀點,雷格登瑟耐從匹茲堡出版者獲得了所羅門斯伯丁歷史小說的手稿。該理論聲稱,小說包含了摩門經中的“歷史的部分“,雷格登瑟耐重新加工,加上他自己的神學,並擴大到目前的摩門經作品。當然了, 雷格登瑟耐也應該有參考1925年Ethan Smith (和斯密約瑟無親屬關係)所寫的《View of the Hebrews (對希伯來人的看法)》, 書中呼籲將美洲原住民正視為以色列失去的支族並將他們帶回基督教群體。關於美洲原住民的可能來源的推測在當時在該地是十分普遍的。

在摩門經中找到的多處坎貝爾Campbellite學說留痕就表明了雷格登瑟耐早期參與的證據。

雛型 

斯伯丁-雷格登瑟耐摩門經作者理論是一種理論,它認為摩門經是抄襲部分未發表的所羅門斯伯丁手稿。這一理論最早以印刷品出現是在由豪E.D. Howe發表於1834年的書《揭開摩門教Mormonism Unveiled. 》裡。

該理論認為,斯伯丁把他的手稿給與俄亥俄州匹茲堡的印刷廠。雷格登瑟耐常去這家印刷廠,他要么複製或偷了手稿。最終,他鉤搭上了斯密約瑟而產生出摩門經。為了掩蓋他們的踪跡,這三人聲稱從來沒有彼此先認識。

豪於1834年的書《揭開摩門教Mormonism Unveiled. 》裡教認為,現在已丟失的第二個斯伯丁手稿一定是存在的。豪下結論認為,斯密約瑟和雷格登瑟耐使用斯伯丁手稿來產生摩門經的目的是斂財。( Roper, Matthew (2005), “The Mythical “Manuscript Found"", FARMS Review (Provo, Utah: Maxwell Institute) 17 (2): 7–140,)

豪在報告上備註說,“雷格登是一位偽君子真騙子,是整個陰謀的主要推手。但是,我們沒有正面的證明“(豪1834年,第100頁)。

今天,根據1834年至2010年一些摩門教反對者及摩門經考證研究者考查各種文件紀錄,甚至包括計算機分析摩門經文本,DNA研究,報紙的報導,納稅記錄,人口普查數據記錄,人頭稅的文件,縣史,家族史等綜整推測而可以非常自信地指出: 在19世紀,摩門教背後真正的力量就是雷格登瑟耐。

故事的情節其實很簡單。

斯伯丁把他的手稿給與俄亥俄州匹茲堡的印刷廠。雷格登瑟耐常去這家印刷廠,他要么複製或偷了手稿。最終,他勾搭上了考得里奧利佛和斯密約瑟而產生出摩門經。為了掩蓋他們的踪跡,這三人聲稱從來沒有彼此先認識。摩門教的歷史是說: 考得里奧利佛是在1829年才幫助斯密約瑟翻譯金頁片,雷格登瑟耐是於 1830年,在摩門經的出版後才加入斯密約瑟的新教會。

第一個漏餡—-事件如何被揭穿的?

一個名教赫爾巴特醫生Doctor Philastus Hurlbut(醫生Doctor,順便說一句,是他的名字,而不是他的頭銜。)的人  他是斯密約瑟的首要對手,要不是他的努力  許多這些令人不安的細節將可能永遠不會被揭露出來的。

1832年赫爾巴特醫生加入美國俄亥俄州摩門教後不久,赫爾巴特被派往一個伊利,賓夕法尼亞州傳教。在那裡,他開始遇到一些人,他們 似乎知道摩門經的內容,即使他們從來沒有見過一摩門經。經查詢,赫爾巴特很快就發現,所有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點他們中的一些成員所羅門斯伯丁的家庭,其他人都是他—-20年前斯伯丁一直住在那附近時候的朋友和鄰居。所有的人都表示熟悉斯伯丁所寫的虛構小說,所有的人都說: 斯伯丁所寫的虛構小說和斯密約瑟的摩門經是相同的,或大致相同的。

懷疑斯密約瑟是謀利先知,赫爾巴特靈巧機動地自己先跳離教會,然後掀起探索之路  。他先到紐約,在那裡,從所謂的先知的前鄰居,他很快得到幾十個深度揭發關於斯密約瑟的早期生活和壞品格的誓章  。

然後在馬薩諸塞州,在那裡他成功地定位和面談了斯伯丁的寡婦和已婚的女兒。赫爾巴特的細節追求,以及他獲得的資料,無疑是迷人的,即使後來赫爾巴特自己被一些指控所困擾,諸如不當的性指控和謀殺指控,使他成為穿著閃亮盔甲的—卻不是尊貴的,騎士。然而,赫爾巴特的發現,不是到底是誰寫了摩門經?的終結,而只是個開始。 

 

現在我們得先介紹甚麼是所羅門斯伯丁手稿。

故事得從可憐的老所羅門斯伯丁Solomon Spalding(1761–1816)談起。

可憐的老所羅門斯伯丁,一個受過良好教育的前牧師,在晚年決定寫一個新的小說,希望從它的出版可以為他的家人提供更多的資金—-一旦他走了之後。他叫他的幻想作品為”手稿發現”—-帶有半聖經的風格,訴說一群航海的羅馬人的前哥倫布新世界移民紀事史。

失落的以色列支派的命運和美國印第安人的種族起源是在那些日子裡的熱門話題。比如說,和斯密約瑟無親屬關係的Ethan Smith,  Vermont (威爾滿/佛蒙特)州的 Poultney (普特尼)的一間教會的牧師, 於1825年就曾出版了《View of the Hebrews (對希伯來人的看法)》。它較《摩門經》早出版了5年。書中呼籲將美洲原住民正視為以色列失去的支族並將他們帶回基督教群體。關於美洲原住民的可能來源的推測在當時在該地是十分普遍的。
1812年底,斯伯丁帶著妻子和女兒来到匹茲堡,在工作的同時他盡量使他的小說早日完成。在此期間,他與R及J帕特森出版公司打過交道。當他去世後,斯伯丁的小說似乎已經完成或基本如此,但仍然未公佈。後來,手稿神秘消失。

 
這就是斯伯丁之謎的開始。

斯伯丁未曾出版的手稿的歷史浪漫演義最終落入斯密約瑟的手中,兩個秘密幫助他的同夥,秘密地轉化它成為摩門教的聖書,其內容也成為目前摩門教信仰的骨幹。到底是誰寫了摩門經?斯伯丁之謎可以讓人們了解精心設置的故事是怎麼發生的,仔細審查那些誰的參與是與它關係最密切,由此假設而得到一個合理推論, ”誰撰寫了摩門經?”—-這也許是有史以來一個最成功的宗教騙局。真的騙很大,超級大!

有研究者作了”一個所羅門斯伯丁-摩門經相似之處”表,以便使人們知道更多實情,用以應對護教者虛假的指控—-“斯伯丁手稿和摩門經沒有任何相似之處 “。(http://www.mormoninformation.com/parallel.htm)

相似清單

•兩書的發現者都聲稱: 是使用槓桿移除石頭而 發現了在其下的積存記錄。
•兩本書都描繪了古代定居者到新大陸發生的事情。
•在兩本書定居者都描: 當他們最初的洋渡,一場激烈的風暴吹襲使他們懼怕。
•在兩本書定居者都描: 在社會的文明階層中有著 嚴格的收費,以避免與低文明階層通婚。
•兩本書都提到馬。
•兩本書都討論到人民的分裂為兩大文明。
•在兩本書的砲台都是以相同的方式建造。

•兩書的敘述者都突然莫名其妙地走出自己的方法來解釋地球繞太陽轉。
•兩本書都描述了一個救世主式的人物突然出現,教導人民,並引進一個偉大的和平時代。

•兩本書都描述了定居者在一個點擁有共同的所有貨物。
•兩本書,都分別顯示兩個主要文明進入了一個相互毀滅的戰爭。
•兩本書都在一個點描述民眾使用了大象。

斯伯丁未曾出版的手稿是如何最終落入斯密約瑟的手中?

得先介紹雷格登瑟耐這個人。

斯密約瑟住在紐約州西部。這份所羅門斯伯丁未出版的小說手稿本是躺在大約 300英里遠匹茲堡R及J帕特森出版公司的貨架的。將修改過的斯伯丁的手稿教交到斯密約瑟的人是雷格登瑟耐(19 February 1793 – 14 July 1876)牧師,一個豐富多彩的,有點臭名昭著,老謀深算,或甚至是心理不平衡,尖銳狡猾的前浸信會傳教士。

雷格登瑟耐1821 年去見亞歷山大坎貝爾Alexander Campbell,他們做了長時間的討論,這導致兩人加入坎貝爾運動。雷格登瑟耐成為一個在匹茲堡教會受歡迎的恢復運動Restoration Movement牧師。然而,一些心懷不滿的成員能夠迫使他於 1824年辭職。

對於「雷格登瑟耐曾經偷了Solomon Spalding (所羅門·斯伯丁)寫的未出版的小說的手稿」的宣稱聲明出現在1814年,比《摩門經》出版的日期還要早。

所羅門·斯伯丁的未曾出版的手稿曾經從在匹茲堡的出版社失蹤過一段時日,而雷格登瑟耐是該出版社的常客。雷格登瑟耐有親戚住在匹茲堡,比所羅門·斯伯丁搬過去那親戚附近要早上二十年,而雷格登瑟耐常常去拜訪這親戚。

雖然雷格登瑟耐否認在1822年之前曾住在匹茲堡。當地郵局1811年到1817年局長的女兒在晚年80歲的左右的時候提及雷格登瑟耐習慣在週日下午郵局開門的時候來領信。美國當時地方報紙有將郵局未領取郵件登出催領郵件公告的慣例,1816年到1818年雷格登瑟耐的名字曾經七、八次出現在當地《Pittsburgh Commonwealth(匹茲堡公眾福利報)》上的催領公告,也曾經同時與所羅門·斯伯丁的名字同時出現,證實雷格登瑟耐及所羅門·斯伯丁就曾住在附近。

有證據斯密約瑟在《摩門經》出版以前知道和雷格登瑟耐有聯繫,只是他們得安排假裝他們是在1830年12月(《摩門經》出版)雷格登瑟耐前往紐約,在那裡他才首次遇到了斯密約瑟。 

雖然多數歷史說雷格登瑟耐靠近美國俄亥俄州 Kirtland (嘉德蘭)的會眾中的 Parley P. Pratt (溥瑞特帕雷)約是在1830年在拋邁拉受洗,在那之後溥瑞特帕雷回到了俄亥俄州,雷格登瑟耐才從他口中知道了斯密約瑟和《摩門經》,在1830年12月,雷格登瑟耐前往紐約,在那裡他遇到了斯密約瑟,然後才受洗進入教會。雷格登瑟耐是一個火熱的演說家,他立即被斯密約瑟召喚為教會發言人。雷格登瑟耐還擔任抄寫員,並幫助斯密約瑟斯的靈感聖經重新的翻譯Smith’s inspired re-translation。當斯密約瑟組織了教會的第一會長團,他選派傑西成因及雷格登瑟耐作為他的第一次兩個副會長。當斯密約瑟開始了他在1844年的美國總統競選時,雷格登瑟耐被選為他的副總統競選搭檔。

根據這些歷史說明,雷格登瑟耐應該是在1830年12月第一次遇到斯密約瑟,在《摩門經》出版了9個月後。然而,有數位證人指出在《摩門經》出版前雷格登瑟耐曾見過斯密約瑟,證人指出在楓樹蜂蜜豐收的那一年雷格登瑟耐曾經到斯密約瑟家裡,而1827年確實有楓樹蜂蜜豐收的農業紀錄。而在一份1831年的報紙上所刊登的文章,George Wilbert,一位雷格登瑟耐的朋友,也是學校老師,他指出雷格登瑟耐本來就在Bainbridge附近傳道,但在1827年冬天的時候突然開始寫作,在1828年春天斯密約瑟來找雷格登瑟耐,並且他們一起去了匹茲堡數個月。(http://www.truthandgrace.com/1886SLTribune0411.htm)

動機 

任何偵探在辦案過程中一定會去分析可能的犯案動機的  。大解碼摩門經及其來源時我們也得著墨著墨一些。

據詹姆斯戈登貝內特James Gordon Bennett,,在美國紐約州 Palmyra (拋邁拉)地區發生一個大型浸信會和長老會的基督教復興時段(1824年秋季至1825春季),斯密約瑟第一次開始“將他們的挖寶關注轉變到一個宗教的陰謀。“   ,貝內特指出,這種轉變是雷格登瑟耐的的主意。就是所謂斯伯丁雷格登摩門經作者理論Spalding–Rigdon theory of Book of Mormon authorshipArrington (1970, p. 7 (online ver.)).)。
當摩門教徒初次知曉或討論到有關斯密約瑟,考得里奧利佛,雷格登瑟耐三人如何使用雷格登瑟耐偷來的斯伯丁手稿共謀哄騙圖利時, 莫不震驚不已。對摩門教徒不幸的是,有相當多的證據,表明了這可能輕易發生。然大多數摩門教徒都會有鴕鳥心態,頭藏在沙堆下。

先說斯密約瑟。

斯密約瑟先前的職業是挖金者尋寶人,該職業並沒有讓他有穩定的收入或意外發財, 日後他在被訪問「斯密約瑟不是一個挖金者嗎?」這個問題時,自己承認:「是的,但它對我從未是一個獲利良多的職業,這工作一個月不過能掙14元。」(也見《教會歷史》卷三第二十九頁:"Was not Joseph Smith a money digger?" Yes, but it was never a very profitable job for him, as he only got fourteen dollars a month for it.)

沒有讓他有穩定的收入或意外發財也罷,挖金者尋寶人職業卻給他帶來上法庭的困窘

1826年3月20日斯密約瑟成為羈押犯被逮捕到法庭。

據Peter G. Bridgeman書寫的訴狀,在Bainbridge的「水晶球觀看人」(glass-looker)斯密約瑟被指控是一個妨害治安者和騙子(a disorderly person and an impostor),逮捕狀因此被發出。”“羈押犯斯密約瑟於1826年3月20日被帶到法庭上來。

,在斯密約瑟住處—美國紐約州 Palmyra (拋邁拉)地區1824年秋季至1825春季發生的基督教大復興,讓斯密約瑟第一次開始“將他們的挖寶關注轉變到一個宗教的陰謀。“  

1826年(在斯密約瑟”翻譯”摩門經前)  他因欺詐鄰居的金錢被拖進法庭,他正在找一個騙術,一個受騙者不能起訴你或要求退還他們錢的騙術。

有了雷格登瑟耐和他的表親考得里奧利佛的”共謀大計”  ,斯密約瑟認為該有新的選擇來突破財源困境—–宗教是完美的選擇。

接著說雷格登瑟耐。

雷格登瑟耐1821 年去見亞歷山大坎貝爾Alexander Campbell,他們做了長時間的討論,這導致兩人加入坎貝爾運動。雷格登瑟耐成為一個在匹茲堡教會受歡迎的恢復運動Restoration Movement牧師。然而,一些心懷不滿的成員能夠迫使他於 1824年辭職。

雷格登瑟耐的動機極有可能和他在1824年被迫辭去匹茲堡教會恢復運動Restoration Movement牧師職位有關,接著兩年裡(1824年~1826年)他只好擔任皮匠來養家。他一直不甚得志地,潛伏式地作一個坎貝爾恢復運動牧師和浸信會牧師。

或許為了保守住他與坎貝爾恢復運動和浸信會的關係,他極有可能看中及利用了“缺乏正規教育”但頗自信且敢衝的斯密約瑟。 

摩門教的使徒奧申傅瑞特Orson Pratt 曾說斯密約瑟“不是一個有學問的人,事實上,簡直不具備一個平凡普通的學校教育。他是可以寫一點點。(Journal of Discourses, Vol. 12, p. 357).

雷格登瑟耐選了斯密約瑟作為他想從事後期聖徒運動,實現或建立一套自己的宗教神學理想王國的第一線檯面人物。

斯密約瑟在1830年創立教會時,是用個古代教會的名字「基督的教會」(Church of Christ)。但是,在1834年5月3日,由斯密約瑟主領的一個總會當局會議中,經過雷格登瑟耐提案之後,全體一致同意將教會名稱改為「後期聖徒教會」(Church of the Latter-day Saints)。決議後,斯密約瑟等領袖們在會議記錄上簽名 (見教會史2:62-63)。直到1838年, 教會名稱才改為「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沿用至今。Thomas B. Marsh, one of the original 12 Mormon Apostles, decreed in 1838 that the name should be changed to “The 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

後來的確照搭他計劃進行,許多歷史學家都認為在早期歷史的後期聖徒運動中,雷格登瑟耐的影響力是與摩門教創始人斯密約瑟不相上下的。

19世紀早期美國宗教運動發展史來看,摩門教是後期聖徒運動產物。雷格登瑟耐則是後期聖徒運動的創導者,是早期摩門教的幕後操控者。

後期聖徒運動(英语:Latter Day Saint movement)是從19世紀早期由美國東北部開始的宗教運動,普遍被認為是在該運動中被認為是先知的小約瑟·斯密開始的。

這個運動是復原主義(Restorationism)中的數個運動之一,復原主義中包括復原運動(或譯恢復運動)(Restoration Movement)和米勒派運動(Millerite Movement)。復原運動(或譯恢復運動)(Restoration Movement)是一個18、19世紀,在美國第二次大覺醒期間的基督教改革運動。這些復原主義者嘗試超越基督新教的宗派主義。並且將基督教精神恢復更趨近他們認為真正的《聖經·新約》,恢復聖經裏的教會樣式,促進在聖經真理的基礎上的合一,廢除一切晚近神學名稱及教會組織等。與基督新教相比,他們更加像基要派。主要領導人物包括亞歷山大·坎伯(Alexander Campbell)和伯通·史東(Burton Stone)等。

復原運動(或譯恢復運動)的關鍵原則

  • 基督教不應被分割:基督只建立了一個教會。
  • 基督徒合一的基礎是聖經真理,不是人的意見。
  • 基督徒應該在早期教會的樣式上找到共同點,不是教會人為的傳統。
  • 教會的名稱應用聖經裡的名稱,不是人名(反對「衛斯理宗」或「路德宗」等的名稱)。

 

後期聖徒運動是其中突出的一支宗派,有些包括了一組被統稱為摩門主義(摩門教)的教義、實踐行動和文化,另外一些則不認同「摩門」這個稱呼。

復原運動(或譯恢復運動) 主要領導人物亞歷山大·坎伯(Alexander Campbell)和後來成為早期摩門教最有影響力的雷格登瑟耐有著深厚關係。許多歷史學家都認為在早期歷史的後期聖徒運動中,雷格登瑟耐的影響力是與摩門教創始人斯密約瑟不相上下的。

在摩門經中找到的多處坎貝爾Campbellite學說留痕就表明了雷格登瑟耐早期參與的證據。 

正如稍前所述,後來,雷格登瑟耐選了斯密約瑟作為他想從事後期聖徒運動,實現或建立一套自己的神學理想王國的第一線檯面人物。

從後來發生的許多事情,諸如:

雷格登瑟耐的

  • ” 立即被斯密約瑟召喚為教會發言人” ,
  • ” 幫助斯密約瑟斯的靈感聖經重新的翻譯” ,
  • ” 「後期聖徒教會」(Church of the Latter-day Saints)之名稱也是在1834年經過雷格登瑟耐提案之後,代替了斯密約瑟在1830年創立教會時的名字「基督的教會」(Church of Christ)” ,
  • ”當斯密約瑟組織了教會的第一會長團,他選派傑西成因及雷格登瑟耐作為他的第一次兩個副會長” ,
  • ” 當斯密約瑟開始了他在1844年的美國總統競選時,雷格登瑟耐被選為他的副總統競選搭檔”

等等可看出斯密約瑟和雷格登瑟耐的關係確實可用”超級搭檔 “ 來形容。

威廉赫惠特塞特William Heth Whitsitt在他1908年《雷格登瑟耐,真正的摩門教創始人。Sidney Rigdon, The Real Founder of Mormonism. 》書中曾超有趣地推論比擬說:  雷格登瑟耐扮演天使摩羅乃的角色, 而斯伯丁手稿本身(未發現的第二手稿,)實際上扮演了金頁片的角色。

現在(2011年初) 筆者認同雷格登瑟耐是扮演了天使摩羅乃的角色。 雷格登瑟耐使用他偷來的斯伯丁(手稿未發現的第二手稿)重新工作,加上他自己及坎貝爾的神學而擴大成的目前的摩門經作品,實際上,扮演了金頁片的角色。

所謂斯密約瑟翻譯金頁片可以說只是口中唸出雷格登瑟耐的摩門經作品,實際上, 他扮演了誦讀金頁片(雷格登瑟耐的摩門經作品)的角色。

而至於所謂考得里奧利佛, 作為斯密約瑟翻譯金頁片時的翻譯抄寫員,實際上, 他扮演了抄寫金頁片(雷格登瑟耐的摩門經作品)的角色。 

老謀深算,心機狡猾, 喜作幕後操控者的雷格登瑟耐可說是看不見的”天使” 摩羅乃,是斯密約瑟背後的影武者,是摩門經背後的藏鏡人,是後期聖徒運動的創導者,是早期摩門教的幕後操控者。

整個事情是這樣明顯的欺詐的,如果你不是摩門教徒或你是摩門教徒而你願意走出摩門教堂外來看。

延伸研讀:   

 

參考文獻資料:

1.  給摩門教慕道友--摩門教傳教士不會告訴您的事情Richard PACKHAM(理查·佩克漢)著 雅古蟹翻譯 http://jacobcrab.homeip.net/joomla/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32&Itemid=50

2. 唐崇榮唐崇榮談摩門教 

3.  维基百科,《摩爾門經》,10/Jan/2011查閱。

4.  维基百科,改良埃及文,23/Jan/2011查閱。

  1. Brodie, Fawn M (1971), No Man Knows My History, New York: Alfred A. Knopf, ISBN 0679730540 .

6.   Bushman, Richard Joseph Smith: Rough Stone Rolling(New York: Alfred A. Knopf, 2005), 96;94-97.

7.  Chase, Willard (1834), “Testimony of Willard Chase", in Howe, Eber Dudley, Mormonism Unvailed, Painesville, Ohio: Telegraph Press, pp. 240–48, http://www.solomonspalding.com/docs/1834howf.htm#pg240b .

  1. Cowdrey, Wayne L. (2005-07-30). ”誰撰寫了摩門經?”Who Really Wrote the Book of Mormon?: The Spalding Enigma. Concordia Publishing House. ISBN 0-7586-0527-7
  2. Howe, Eber D (1834), Mormonism Unvailed, Painesville, Ohio: Telegraph Press, http://www.solomonspalding.com/docs/1834howb.htm .
  3. Lobdell, William. “Bedrock of a Faith Is Jolted", Los Angeles Times, 16 February 2006
  4. David Persuitte, Joseph Smith and the Origins of the Book of Mormon (McFarland & Company, 2000), 125
  5. Grant H. Palmer, An Insider’s View of Mormon Origins (Salt Lake City: Signature Books, 2002), 58-60.

13.Reuben Miller Journal, 21 October 1848, LDS Church Archives, Salt Lake City, Utah, cited in Deseret News, 13 April 1859.

14.Richard Lyman Bushman, Joseph Smith: Rough Stone Rolling (New York: Alfred A. Knopf, 2005),

15.  Roper, Matthew (2005), “The Mythical “Manuscript Found"", FARMS Review (Provo, Utah: Maxwell Institute) 17 (2): 7–140, http://farms.byu.edu/display.php?table=review&id=584, retrieved 2007-01-31 .

16.  Spaulding, Solomon (1996), Reeve, Rex C, ed., Manuscript Found: The Complete Original “Spaulding" Manuscript, Provo, Utah: Religious Studies Center, Brigham Young University, ISBN 1-57008-297-9, http://contentdm.lib.byu.edu/u?/rsc,13807 .

17.William Heth Whitsitt ,Sidney Rigdon, The Real Founder of Mormonism. 1908。

18.  Winchester, Benjamin (1834), The origin of the Spalding story, concerning the Manuscript Found; with a short biography of Dr. P. Hulbert, the originator of the same; and some testimony adduced, showing it to be a sheer fabrication, so far as in connection with the Book of Mormon is concerned. By B. Winchester, minister of the gospel, Philadelphia: Brown, Bicking & Guilbert, Printers, http://contentdm.lib.byu.edu/cgi-bin/docviewer.exe?CISOROOT=/NCMP1820-1846&CISOPTR=2811 .

19.  Vogel, Dan (1998), Early Mormon Documents (Vol. 2), Salt Lake City, Utah: Signature Books, ISBN 1560850930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