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門教初驗不合格: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俗稱摩門教)的拱心石—-《摩門經》的「真實性」有超重大疑義,經不起檢驗。

  

John  He 編著

前言 

 人類尋求真理。

 只要人類能夠想到,他們會要求歷史事件的證據。

 當我們充分理解到歷史充其量也就是一個不完美的科學。隨著最近爆炸的多媒體接取歷史資料,人們可以從研究中推斷出,在歷史上很少有事情是眾所周知的確認肯定。

然,任何案件的供詞說法,倘若前後不一致 或無法查證或查證後有問題,則審查員(Investigator 教會翻成慕道友) 就應成為一個懷疑論者—– 這詞的來源是希臘“skeptikos”,意思是「深思的」。所以,懷疑論者就是一個深思熟慮與仔細探究的人。心存懷疑就是致力於批判性思考。懷疑論者就是錯誤推論的看守人。

筆者承認,要挑戰摩門教的歷史,尤其若是假設它是一個宗教陰謀,是艱鉅的。但在深思之後,寧願作一個深思熟慮與仔細探究的宗教懷疑論者, 作一個致力於宗教批判性思考者, 作一個宗教錯誤推論的看守人。

 然而,因為在當今世界中,摩門教以其固有的神權性質再加上其明顯的資金實力和政治影響力,這些都足以讓人們,不論是教徒與否,覺得去進一步深入 調查其宗教信心的晦澀歷史淵源是一件有益的和有意義的事。

 斯密約瑟是否真正從一個天使得到摩門經? 摩門經是否有一個其聲稱的神聖源頭? 還是它可能有一些其他,更世俗的起源?雖然斯密約瑟無疑是一個在19世紀的美國歷史中比較重要的人物,但除非那些藉信仰的力量願意接受斯密約瑟版本的信徒之外, ”誰撰寫了摩門經?”此一揮之不去的爭議問題從未真正得到平息。

 摩門教的領袖和信徒一直告訴人們,斯密約瑟是無法寫出摩門經的,因為他並沒有受過良好的教育。本文將回答這個問題—-到底是誰寫了摩門經。

在圍繞著它的爭議裡探索其中的奧秘,或許吾人終究可以勾勒編織出一個迷人的故事情節和駭人聽聞的宗教陰謀。

 筆者要感謝世上許許多多的摩門研究者群—-為他們潛心研究,那是一個對追捕摩門蹤跡的痴迷。他們留下了許多令人可尋的標記給後人繼續跟蹤解迷。

 希望讀者也明白他們的論點,大部分是理論上的。他們也承認這一點。我選擇接受他們的理論是相當有道理的。筆者也不揣鄙陋,酌加個人拙見, 以盡綿力, 以供參酌。

同時祝你好運! 不管你是“摩門教徒“或“非摩門教徒“,希望你在尋求真理,知識中也獲得安心和喜樂。

 

本文:

「(摩爾門經)如果是真的,則它是神有史以來給過人們最重要的訊息;如果是假的,則是世界上最狡猾、邪惡、無恥、隱藏最深的騙局。算計著如何欺騙並毀滅百萬位真誠的相信它是來自神的話語,這些人以為他們建立在磐石般穩固的真理之上,直到他們與他們的家人一同落入絕望的無底深淵。」 ~摩門教使徒Orson Pratt

[摩門教]總會當局為摩門經所做的那些辯護也許能夠「使不思考的人們滿意,但對於那些會動腦思考的人來說是絕對不夠的」~羅伯(Brigham Henry Roberts), 摩門教會的神學家、歷史學家與護教學者.(羅伯去世前兩個月曾對他的友人,前BYU研究所院長Wesley P. Lloyd 所說)

如果[摩門教]教會領袖不能充份說明教會起源的歷史疑問和摩爾門經裡可能的時代錯誤,這些終將逐漸損害教會年輕人的信心。 ~羅伯(Brigham Henry Roberts), 摩門教會的神學家、歷史學家與護教學者

  

我認為它的整個是一個錯覺… 摩門經是一個“愚蠢的捏造。“  ~以撒黑爾Isaac Hale(斯密約瑟的岳父)

“…關於黃金聖經[摩門經]的謀劃,他們幾乎說不出了兩個一樣的故事。“  ~帕利大通Parley Chase (約瑟的鄰居)

摩門教的說法

根據摩門教教會創始人及《摩門經》翻譯人约瑟·斯密在《摩門經》的簡介裡面說:『我告訴過弟兄們,《摩門經》是全世界最正確的一本書,也是我們宗教的拱心石,人若遵循其中的教訓,比遵循任何其它的書更能接近神。』

约瑟·斯密也說摩爾門經是靠著神的恩賜和力量逐字翻譯的。(History of the  Church, i, p.54-55)

根據摩門教說法,约瑟·斯密在十七歲(1823年九月二十一晚)見到異象, 天使摩羅乃向他揭露摩門經原稿的現藏位置,並被交付「翻譯」《摩門經》的工作,但一直到他21歲(1827年)時才「得到」《摩門經》的「原始」頁片「摩門經金片」和烏陵和土明。然而,真正翻譯的時間起於他23歲(1829年4月)的短短的幾個月內,當時,他得到考得里·奧利佛的協助抄寫而完成此書的翻譯。

他得到原稿後在上帝的幫助下把其上的文字-所謂改良埃及文翻譯成英文,並宣稱這是上帝繼舊約新約後另一部為基督作證的約書。

藉著隨後的啟示,约瑟·斯密以耶穌基督的名宣稱復興了神真實的教會。 约瑟·斯密是後期聖徒運動的創始人,他於1830年3月於美國紐約州 Palmyra (拋邁拉)出版《摩門經》,相信《摩門經》與否成為了後期聖徒運動各宗派和傳統基督教信仰各宗派的分界線。

相信《摩門經》的通常被稱為摩門教徒或後期聖徒。此書堅稱它紀錄了三個古代美洲的文明,並且其中之一的拉曼人被認為是「今日美洲的印地安人的主要先祖」。此書宣稱它的目的是要透過早先約公元前625-575年間從古代以色列來到西半球的先知的寫作來見證耶穌基督。它宣稱它是由先知/歷史家 Mormon (摩門),和他的兒子 Moroni (摩羅乃)在第5世紀的時候為了讓「猶太人和外邦人能夠相信耶穌是基督,是永生神」而寫的。

约瑟·斯密據傳是由神聖的烏陵和土明的幫助下由金頁片中翻譯這些紀錄,後來金葉片由天使摩羅乃收回。

唉,聽完摩門教單方說法,筆者有一個不現實(不可能實現)的想法:

如果, 我是說如果,如果當年斯密約瑟斯可以出示《摩門經》的「原始」頁片「摩門經金片」給《摩門經》的印刷出資者哈里斯馬丁的妻子露西看,使她相信斯密約瑟斯的主要目標不是詐騙她的丈夫所有的財產,( 詳見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俗稱摩門教)創教教主斯密約瑟的1829露西哈里斯 vs. 斯密約瑟 訴訟官司案有超重大疑義,經不起檢驗。(摩門教初驗不合格系列)  如果今天《摩門經》的「原始」頁片「摩門經金片」都還在, 或者當時已有攝影機或手機可拍下視頻作證, 則今天筆者也就不用多費筆墨如此辛苦敲字打鍵盤了。

事實上,摩門教到今天—2011年,還拿不出有力證據—-拿不出直接的證據,拿不出明顯的證據,拿不出客觀的證據,拿不出無可辯駁的證據,來說服世人它所的聲稱是一個真理。

摩門教還只能使用「用信心禱告」此一千年萬年老招。

摩門教要求人們獲得摩門經真實性的方法就寫在摩門經摩羅乃書裡:

“當你們蒙得這些時,我勸告你們要奉基督的名求問神,那位永恆之父,這些是否真黨的;如果你們用真心誠意來求問,有著對基督的信心,他必藉著聖靈的力量,對你們顯明這些事情的真實性。藉著聖靈的力量,你們可以知道一切事情的真實性。”(摩門經摩羅乃書第十章第4,5節)

用信心禱告」此一千年老招, 雖然招式已老, 但對涉世未深的新人(宗教的新追求者)仍然非常有效的。

這樣來說吧! 雖然上帝只是想像虛構的,只虛擬地存在於信徒的大腦/心智中.但宗教只要說服你在開始時—雖然它是缺乏令人信服的證據,先有一個信心的飛躍 (a leap of  faith)去試試看, 然後通過祈禱,宗教活動和宗教經驗,你的大腦會逐漸被蒙蔽,自己的「宗教作業系統COS」會傾向於用神來解釋身邊一切事情. 這就是為什麼宗教要求人們先有信心及為甚麼世上所有的宗教一開始就開宗明義地要求所有的人和信徒一定要「用信心禱告」的歸根究底的原因了。

  其實,「用信心禱告」本身就是一種心智活動。早期的宗教領袖或許不懂”對腦的研究—由最細微的分子活動,到神經細胞的生長,到神經元之間的系統聯結” (曾志朗 , 2007), 但他們從觀察及自己的經驗中深知「用信心禱告」是「與神相遇」,「見到上帝」,「悟證禪定」的不二法門。這種經由「用信心禱告」開始而取得的「個人經驗」—-個人主觀的宗教特殊經驗就是使信徒們終生以幻為真而深信不疑的主要原因

有點小離題了,還是言歸主題吧!

現在就讓我們來檢驗《摩門經》的「真實性」。看看《摩門經》是如何經不起下列各種的檢驗。

1. 《摩門經》經不起   計算機分析文本(作家文筆風格)的檢驗

2. 《摩門經》經不起   基督教神學教義 的檢驗

3. 《摩門經》經不起   考古學的檢驗

4. 《摩門經》經不起   語言學的檢驗

5. 《摩門經》經不起   遺傳學的檢驗

 

1.《摩門經》經不起   計算機分析文本(作家文筆風格)的檢驗

最近(2008年)的一個計算機分析摩門經文本的分析支持斯伯丁雷格登著作理論,儘管該研究不包括小斯密約瑟的提交樣品,因為斯密約瑟的寫作純正例子尚未被發現的。2008年的計算機分析是 把摩門經純文字與,概率很高的可能的作家的文字相比,可能的作家包括斯伯丁,雷格登,和考得里奧利佛,結論是“我們的分析支持該理論認為,摩門經是由多個十九世紀的作家所寫,更確切地說,我們發現強烈支持斯伯丁雷格登著作理論。在所有的數據中,我們發現雷格登是作為統一的力量。他的訊號主宰了摩門經,而若是其他候選人有更多的可能時,雷格登往往也是隱藏在陰影裡。“該研究並未包括斯密約瑟為一個可能的作家,理由是,因為斯密約瑟的寫作純正例子尚未被發現的,由於斯密約瑟是使用抄寫文士和合著者,目前並無文字可確定是斯密約瑟自已寫的。[Jockers et al., Reassessing authorship of the Book of Mormon using delta and nearest shrunken centroid classification, Literary and Linguistic Computing, December, 2008]

 

斯伯丁雷格登著作理論: 雷格登瑟耐從匹茲堡出版者獲得了所羅門斯伯丁歷史小說的手稿。該理論聲稱,小說包含了摩門經中的“歷史的部分“,雷格登瑟耐重新工作,加上他自己的神學,並擴大到目前的摩門經作品。

 2.《摩門經》經不起   基督教神學教義 的檢驗

在摩門經中找到的多處復原運動(或譯恢復運動)及坎貝爾Campbellite學說留痕就表明了雷格登瑟耐早期參與《摩門經》的證據。

19世紀早期美國宗教運動發展史來看,摩門教是後期聖徒運動產物

後期聖徒運動(英语:Latter Day Saint movement)是從19世紀早期由美國東北部開始的宗教運動,普遍被認為是在該運動中被認為是先知的小約瑟·斯密開始的。

這個運動是復原主義(Restorationism)中的數個運動之一,復原主義中包括復原運動(或譯恢復運動)(Restoration Movement)和米勒派運動(Millerite Movement)。復原運動(或譯恢復運動)(Restoration Movement)是一個18、19世紀,在美國第二次大覺醒期間的基督教改革運動。這些復原主義者嘗試超越基督新教的宗派主義。並且將基督教精神恢復更趨近他們認為真正的《聖經·新約》,恢復聖經裏的教會樣式,促進在聖經真理的基礎上的合一,廢除一切晚近神學名稱及教會組織等。與基督新教相比,他們更加像基要派。主要領導人物包括亞歷山大·坎伯(Alexander Campbell)和伯通·史東(Burton Stone)等。

後期聖徒運動是其中突出的一支宗派,有些包括了一組被統稱為摩門主義(摩門教)的教義、實踐行動和文化,另外一些則不認同「摩門」這個稱呼。

復原運動(或譯恢復運動) 主要領導人物亞歷山大·坎伯(Alexander Campbell)和後來成為早期摩門教最有影響力的雷格登瑟耐有著深厚關係。許多歷史學家都認為在早期歷史的後期聖徒運動中,雷格登瑟耐的影響力是與摩門教創始人斯密約瑟不相上下的。

雷格登瑟耐曾於1821 年去見亞歷山大坎貝爾Alexander Campbell,他們做了長時間的討論,這導致兩人加入坎貝爾運動。雷格登瑟耐成為一個在匹茲堡教會受歡迎的恢復運動Restoration Movement牧師。

有關在摩門經中找到的多處復原運動(或譯恢復運動)及坎貝爾Campbellite學說之細節, 筆者會再續文詳細補述。

3.《摩門經》經不起   考古學的檢驗

在《摩門經》中詳細描述的歷史以及文明並沒有和任何考古學家在美洲找到的任何東西相呼應。

在1976年2月20日 Ferguson 寫了一封信給 H. W. Lawrence 夫婦,在信中他說:『……這文章的真正涵義是你不能在任何一個地方安置《摩門經》地理-因為它是虛構的並且絕對不會符合實際開挖的考古研究的條件。我應該說-還藏在地裡的東西絕對不會符合書中的描述。

有關   《摩門經》經不起考古學的檢驗之細節, 筆者會再續文詳細補述。

4.《摩門經》經不起   語言學的檢驗

尼腓人和可能包括在內的拉曼人應該使用一種改變過的閃族語直到至少公元400年《摩門經》的紀錄結束以後。但是在美洲沒有任何一個閃族語存留至今。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摩門經》呈現出一群同質性相當高的民族,分佈在整個美洲大陸上的不同部分卻使用同一種語言。但是前哥倫布時期的美洲歷史卻顯出相反之處,廣泛無相關的民族分布( DNA 證實這些包含了幾乎所有的早期東亞人種--絕對不是閃族人),並且有許多完全不相關的原生語言,沒有一個語言是和希伯來語或埃及語有任何的關聯。

有關   《摩門經》經不起語言學的檢驗之細節, 筆者會再續文詳細補述。

5.《摩門經》經不起   遺傳學的檢驗

最近的研究宣稱美洲原住民沒有幾種中東民族普遍擁有的DNA標記,而遺傳學研究顯示美洲原住民更接近亞洲人種甚於其他地方人種。這些研究主要是從 Thomas Murphy 和 Simon Southerton。

評論者聲稱這和現在《摩門經》的裡面的序言不符,序言裡面說拉曼人是希伯來人的後裔也是美洲原住民的主要先祖,即使序言裡面沒說他們是唯一的先祖。有三個民族在摩門經裡面被提到,其中之一也許會是亞洲。

文化人類學家墨菲堅持基因分析結果,與摩門經聲稱美洲印第安人是古代異教以色列人後裔的說法互相牴觸。他也試圖指出經文中的種族主義,因為摩門經假設深色皮膚是邪惡被詛咒的結果。

有關   《摩門經》經不起遺傳學的檢驗之細節, 筆者會再續文詳細補述。

總結:

筆者認為懷疑主義對摩門教會的文化及宗教世界應有正面價值。

筆者也以下墨菲所說來作總結。

文化人類學家墨菲以基因分析結果坦言到:「我認為,公眾視摩門經為小說創作是持平的觀點。」

或許摩門會自知無法圓滿解釋 《摩門經》是如何經不起上述各種的檢驗— 實在是詞窮而氣短啊 !—所以摩門教會領袖最近的證道裡面已開始強調《摩門經》是屬靈事務的神聖工作,它的目的是教導基督,而不應該被當作歷史、地理、考古和人類學的引導。

這似乎有點像當年基督宗教天主教會自知理虧而退出科學領域的樣子了。

然,二者所不同的是 :

基督宗教天主教會退出科學領域後,還有聖經作老本。

摩門教會退出頂著神名而自創自擁的《摩門經》後, 沒了摩門教拱心石的摩門教還能叫摩門教會嗎?

嗚呼哀哉  >_______<

嗚呼哀哉  >_______<

參考文獻資料:

1.  給摩門教慕道友--摩門教傳教士不會告訴您的事情Richard PACKHAM(理查·佩克漢)著 雅古蟹翻譯 http://jacobcrab.homeip.net/joomla/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32&Itemid=50

2. 唐崇榮唐崇榮談摩門教

3.  维基百科,《摩爾門經》,10/Jan/2011查閱。

4.  Richard Bushman, Joseph Smith: Rough Stone Rolling(New York: Alfred A. Knopf, 2005), 96;94-97.

5.  Chase, Willard (1834), “Testimony of Willard Chase", in Howe, Eber Dudley, Mormonism Unvailed, Painesville, Ohio: Telegraph Press, pp. 240–48, http://www.solomonspalding.com/docs/1834howf.htm#pg240b .

  1. Cowdrey, Wayne L. (2005-07-30). ”誰撰寫了摩門經?”Who Really Wrote the Book of Mormon?: The Spalding Enigma. Concordia Publishing House. ISBN 0-7586-0527-7
  2. Howe, Eber D (1834), Mormonism Unvailed, Painesville, Ohio: Telegraph Press, http://www.solomonspalding.com/docs/1834howb.htm .
  3. Lobdell, William. “Bedrock of a Faith Is Jolted", Los Angeles Times, 16 February 2006
  4. David Persuitte, Joseph Smith and the Origins of the Book of Mormon (McFarland & Company, 2000), 125
  5. Grant H. Palmer, An Insider’s View of Mormon Origins (Salt Lake City: Signature Books, 2002), 58-60.

11.Reuben Miller Journal, 21 October 1848, LDS Church Archives, Salt Lake City, Utah, cited in Deseret News, 13 April 1859.

12.Richard Lyman Bushman, Joseph Smith: Rough Stone Rolling (New York: Alfred A. Knopf, 2005),

13.William Heth Whitsitt ,Sidney Rigdon, The Real Founder of Mormonism. 1908。

我認為它的整個是一個錯覺… 摩門經是一個“愚蠢的捏造。“  ~以撒黑爾Isaac Hale(斯密約瑟的岳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