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22nd, 2011

摩門教初驗不合格: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俗稱摩門教)的拱心石—- 《摩門經》的來源(用「先見寶石」來翻譯)矛盾離奇詭譎,疑義大解析。

 摩門教初驗不合格: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俗稱摩門教)的拱心石– 《摩門經》的來源(用「先見寶石」來翻譯)矛盾離奇詭譎,疑義大解析。

  

 

John He 編著

前言 

 人類尋求真理。

 只要人類能夠想到,他們會要求歷史事件的證據。

 當我們充分理解到歷史充其量也就是一個不完美的科學。隨著最近爆炸的多媒體接取歷史資料,人們可以從研究中推斷出,在歷史上很少有事情是眾所周知的確認肯定。

然,任何案件的供詞說法,倘若前後不一致 或無法查證或查證後有問題,則審查員(Investigator 教會翻成慕道友) 就應成為一個懷疑論者—– 這詞的來源是希臘“skeptikos”,意思是「深思的」。所以,懷疑論者就是一個深思熟慮與仔細探究的人。心存懷疑就是致力於批判性思考。懷疑論者就是錯誤推論的看守人。

筆者承認,要挑戰摩門教的歷史,尤其若是假設它是一個宗教陰謀,是艱鉅的。但在深思之後,寧願作一個深思熟慮與仔細探究的宗教懷疑論者, 作一個致力於宗教批判性思考者, 作一個宗教錯誤推論的看守人。

 然而,因為在當今世界中,摩門教以其固有的神權性質再加上其明顯的資金實力和政治影響力,這些都足以讓人們,不論是教徒與否,覺得去進一步深入 調查其宗教信心的晦澀歷史淵源是一件有益的和有意義的事。

 斯密約瑟是否真正從一個天使得到摩門經? 摩門經是否有一個其聲稱的神聖源頭?

還是它可能有一些其他,更世俗的起源?雖然斯密約瑟無疑是一個在19世紀的美國歷史中比較重要的人物,但除非那些藉信仰的力量願意接受斯密約瑟版本的信徒之外, ”誰撰寫了摩門經?”此一揮之不去的爭議問題從未真正得到平息。

 摩門教的領袖和信徒一直告訴人們,斯密約瑟是無法寫出摩門經的,因為他並沒有受過良好的教育。本文將回答這個問題—-到底是誰寫了摩門經。

在圍繞著它的爭議裡探索其中的奧秘,或許吾人終究可以勾勒編織出一個迷人的故事情節和駭人聽聞的宗教陰謀。

 筆者要感謝世上許許多多的摩門研究者群—-為他們潛心研究,那是一個對追捕摩門蹤跡的痴迷。他們留下了許多令人可尋的標記給後人繼續跟蹤解迷。

  希望讀者也明白他們的論點,大部分是理論上的。他們也承認這一點。我選擇接受他們的理論是相當有道理的。筆者也不揣鄙陋,酌加個人拙見, 以盡綿力, 以供參酌。

同時祝你好運! 不管你是“摩門教徒“或“非摩門教徒“,希望你在尋求真理,知識中也獲得安心和喜樂。

本文:

 摩門經來源(教會說法)簡介

摩門經》(英語:Book of Mormon)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四部標準經文之一。自2007年起,新的中文官方譯名改為《摩爾門經》。根據其教會創始人约瑟·斯密(Joseph Smith Jr.)的自傳:在他十四歲的那年的某一天,他因讀到《聖經》的雅各書一章五節 (雅一5:你們中間若有缺少智慧的,應當求那厚賜與眾人、也不斥責人的 神,主就必賜給他。),解答了他的困惑而令他覺得要到家附近的樹林中向神禱告,求問到底那個教會才是神真實的教會。隨後天父與耶穌向他顯現,告訴他當時沒有一個教會是神真實的教會。

隨後在十七歲(1823年九月二十一晚)再次見到異象,又有被派來了的天使摩羅乃向他揭露摩門經原稿的現藏位置,並被交付「翻譯」《摩門經》的工作,但一直到他21歲(1827年)時才「得到」《摩門經》的「原始」頁片「摩門經金片」和烏陵和土明。然而,真正翻譯的時間起於他23歲(1829年4月)的短短的幾個月內,當時,他得到考得里·奧利佛的協助抄寫而完成此書的翻譯。

他得到「原始」頁片「摩門經金片」後,藉著烏陵和土明,在上帝的幫助下把其上的文字-所謂改良埃及文翻譯成英文,並宣稱這是上帝繼舊約新約後另一部為基督作證的約書。

藉著隨後的啟示,约瑟·斯密以耶穌基督的名宣稱復興了神真實的教會。 约瑟·斯密是後期聖徒運動的創始人,他於1830年3月於美國紐約州 Palmyra (拋邁拉)出版《摩門經》,相信《摩門經》與否成為了後期聖徒運動各宗派和傳統基督教信仰各宗派的分界線。

以上云云。

然而,事實上,為什麼斯密約瑟不是藉著烏陵和土明二塊譯具,像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現今一直公開教導(如上述)的那樣,  而是用和蔡斯威拉德一起挖井時共同發現的那一顆「先見寶石」(詳述如下)來翻譯摩門經呢?

 斯密約瑟寫下大部分的「翻譯」內容不是透過「烏陵」和「土明」(一對神聖的鏡片)的幫助,而是透過一顆「先見寶石」來讀出金頁片的內容。這個 「先見寶石」就是那一塊斯密約瑟用來尋找挖掘寶物的石頭。斯密約瑟會將這塊石頭放進他的帽子裡,然後將之覆蓋在臉上,跟他在用石頭來定位找寶藏的方式相似。大多時他在口述指示《摩門經》的翻譯的內容的時候,那些金頁片甚至不在現場,而是在一個秘密隱藏起來的地方。

在探討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談一點有關斯密約瑟是使用「先見寶石」挖金者尋寶人此一話題

先來介紹甚麼是「先見寶石」。

一些早期的十九世紀的美國人會使用的,「先見寶石」試圖獲得神的啟示或尋找寶藏。19 20年代初開始,斯密約瑟也曾受雇作為“先見“的尋寶人(幾乎都不成功的),嘗試查找遺失物品和尋找在地下的貴重金屬寶藏。(Martin Harris did say that Smith once found a pin in a pile of shavings with the aid of a stone. Harris interview with Joel Tiffany, 1859, in EMD, 2: 303.)

在早期的後期聖徒的歷史,「先見寶石」seer stones是指一種顆石頭,主要(但不限於),由斯密約瑟用以接受來自上帝啟示的石頭。在他創立教會之前,斯密約瑟至少擁有兩個先見石頭,他曾是一個受雇的尋寶人。( For a survey of Smith’s use of seer stones by a respected scholar and LDS patriarch, see Richard Lyman Bushman, Joseph Smith: Rough Stone Rolling (New York: Alfred A. Knopf, 2005), 45-52. “Joseph had discovered two stones, one in 1822, while digging a well with Willard Chase a half mile from the Smith farm. The source of the other stone is uncertain." (48) Smith may have also acquired another, a green stone, while he was living in Susquehanna County, Pennsylvania. D. Michael Quinn, Early Mormonism and the Magic World View (Salt Lake City: Signature Books, 1998), 43-44.)

斯密約瑟發現了兩塊石頭,一個在1822年,是與 Willard蔡斯在離斯密農場半英里之處幫鄰居挖井時發現的。另一個石頭的來源則是不確知的。“(Richard Lyman Bushman, Joseph Smith: Rough Stone Rolling (New York: Alfred A. Knopf, 2005,p48)

斯密約瑟偏愛的「先見寶石」,是巧克力色(深色, 非全黑色)的顏色,大小如一個雞蛋,是與 Willard蔡斯在幫鄰居挖井時發現的那一顆。( Roberts 1930, p. 129.; Emma Smith Bidamon to Mrs. Charles Pilgrim, Nauvoo,Illinois, March 27, 1871.  Original letter in the library of the Reorganized LDSChurch)

斯密約瑟的程序是將石頭在白色高帽 (大禮帽. stove pipe hat),再把他的臉覆在帽子上以阻擋光線,然後“看“在石頭反射出的必要的資料。( Harris 1859, p. 164; Hale 1834, p. 265; Clark 1842, p. 225; Mather 1880,)

挖金者尋寶人斯密約瑟終於,直接或間接,因為與雇主約西亞史達爾(Josiah Stowel)之間的糾紛導至他官司纏身。

 

Section marked with red arrow reads:

有紅色箭頭標示的節段這如此說:

same vs
Joseph Smith         Misdemeanor   (行為不檢)          
the Glass looker
March 20 1826      To my fees in examination
                               of the above cause                2.68

http://www.realmormonhistory.com/1826.htm

斯密約瑟的挖金者尋寶人職業, 並沒有讓他有穩定的收入或意外發財, 日後他在被訪問「斯密約瑟不是一個挖金者嗎?」這個問題時,自己承認:「是的,但它對我從未是一個獲利良多的職業,這工作一個月不過能掙14元。」(也見《教會歷史》卷三第二十九頁:"Was not Joseph Smith a money digger?" Yes, but it was never a very profitable job for him, as he only got fourteen dollars a month for it.)

沒有讓他有穩定的收入或意外發財也罷,挖金者尋寶人職業卻給他帶來上法庭的困窘。

據當時的「無業遊民法」定義,凡是號稱能夠看手相、預卜未來和預測遺失物品在哪裡可找到的人是會可能被判妨害社會致序者(disorderly person)(一項輕罪)。挖金者尋寶人斯密約瑟終於,直接或間接,因為與雇主約西亞史達爾(Josiah Stowel)之間的糾紛導至他官司纏身。

1826年3月20日斯密約瑟成為羈押犯被逮捕到法庭。

據Peter G. Bridgeman書寫的訴狀,在Bainbridge的「水晶球觀看人」(glass-looker)斯密約瑟被指控是一個妨害治安者和騙子(a disorderly person and an impostor),逮捕狀因此被發出。”“羈押犯斯密約瑟於1826年3月20日被帶到法庭上來。 (此項法院判決原件記錄於1971年,在紐約州位在Norwich的郡立監獄的地下室被找到;判決記錄圖形檔如圖。
1873年,Frazer’s Magazine 將此判決刊登出來,標題為"STATE OF NEW YORK v. JOSEPH SMITH":“ )

在庭上,斯密約瑟的僱主約西亞史達爾(Josiah Stowel)宣誓:說那個羈押犯(prisoner)已在他家大約有五個月了;兼職受僱在他家農場工作,他佯裝(pretend)有能力透過觀看一個特定的石頭找出埋藏在地裡的藏寶,這羈押犯已找過他幾次,一次告訴他有錢埋在賓州Bend Mountain ,一次是有黃金在Monument Hill, 另一次是鹽礦;他相當相信這羈押犯擁有透過那顆石頭找到藏寶的能力, …

斯密約瑟即—-“羈押犯在審問時回答:他來自拋邁拉(Palmyra),受僱於Bainbridge的約西亞史達爾(Josiah Stowel)….。他有一塊特定石頭,他偶爾用觀看這塊石頭的方式,來定位隱藏的寶藏埋在地下何處;他聲稱藉此可以知道金礦就在其地面下方某處。他已從事此偶爾用觀看這塊石頭尋寶的嗜好3年。但他之後放棄尋寶因它傷害他的健康,特別是使他的眼睛酸乏;他沒有誘使別人去挖寶,他寧願不跟挖寶行業有任何牽扯。”(Frazer’s Magazine, February, 1873, pp. 229-30) (亦見護教學者論文The 1826 Trial of Joseph Smith, Jr. By Brandon U. Hansen (Brandon), published on 11 June 2006; )

最後,Albert Neely法官並未判決斯密約瑟妨害社會致序(disorderly person) 的指控(開庭成本:2.68美元),但是判決一個更輕的罪,行為不檢(Misdemeanor),當庭釋放。(見護教學者論文http://www.lightplanet.com/response/1826Trial/1826Trial_Hill.html。)

後來,斯密約瑟也留下對此事件的說法:
「…一八二五年十月,我受雇於一位住在紐約州齊南哥郡,名為約西亞史達爾的老紳士。他聽說西班牙人曾在賓夕法尼亞州蘇克含納郡開銀礦的事;而且,他在雇用我之前就曾去挖過,以便找到那礦。我搬去跟他住之後,他就代著我和其他的人手去挖那銀礦,我在那裡繼續工作了一個月,我們的工作沒有成功,最後我勸服了這位老先生停止挖掘。流傳甚廣的有關我是挖金者的傳說,即由此而起。」 (教會歷史卷一第56節)

以上可知: 密約瑟是使用「先見寶石」挖金者尋寶人

 以下且舉諸多例子來加強佐證前述有關: 斯密約瑟說他是透過烏靈和土明,靠著神的恩賜和力量翻譯了摩門經,但諸多他周圍最親密的家屬朋友都指證,他是使用他尋寶時用的「先見寶石」來翻譯,而且他翻譯時,不需金葉片在旁邊,也沒有用到金葉片。

蔡斯威拉德Willard Chase的誓章討論了他和斯密約瑟一起挖井時共同發現的一顆「先見寶石」。蔡斯指出,斯密約瑟聲稱能在石頭裡看到事物的,他允許斯密約瑟擁有它繼續了好幾年。蔡斯述說了他如何想要回那石頭,他派一個朋友到斯密約瑟的家去查看。蔡斯得到的回應是,他的朋友說,斯密約瑟說:“我不關心它屬於誰,但你不應該擁有它“。(Chase 1834, p. 242).

根據斯密 斐亭 約瑟,第十任會長,摩門教繼續擁有一個斯密約瑟的先見石頭。 (Salt Lake City: Bookcraft, 1954-56, 3: 225. )

當時在照顧斯密約瑟起居的斯密愛瑪(第一任抄寫員)在寫給他們兒子斯密約瑟三世的信說:「我經常日復一日地幫你父親抄寫,常坐在靠近他的桌邊,他坐著把臉埋在放著那塊石頭(the stone)的帽子裡,不斷口述給我,接連幾小時,我們之間沒有其他對話。」 (Independence, Missouri: Herald House, 1951), “Last Testimony of Sister Emma," 3:356; Frank 譯版)

  摩爾門經三位見證人之一的大衛惠特茂(翻譯工作大部份在惠特茂家中進行)說:「我要告訴你們摩爾門經是怎麼翻譯的。斯密約瑟把尋寶石(seer stone)放在帽子裡,並把臉埋在帽子裡,臉和帽子靠得很近以擋住光線,然後靈性之光會在黑暗中發亮。這時,會看到一片羊皮紙出現,紙上寫著字。一次出現一個字,底下則顯出其英文翻譯。約瑟弟兄把此英文翻譯讀給考德里奧利佛,他是主要的抄寫員,奧利佛抄寫後覆誦給約瑟弟兄聽看是否抄寫正確,之後,那些字才消失,接著下一個字和其譯文出現。也就是,摩爾門經是靠著神的力量,而非人的力量而翻譯。」(David Whitmer, An Address to All Believers in Christ, Richmond, Missouri: n.p., 1887, p. 12; Frank 譯版)

大衛惠特茂:「我及我父親的家人,約瑟的妻子,考德里奧利佛,和哈里斯馬丁,在翻譯時均在場….他[約瑟弟兄]翻譯時沒有用到金葉片。」(Interview given to Kansas City Journal, June 5, 1881, reprinted in the Reorganized 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 Day Saints Journal of History, vol. 8, (1910), pp. 299-300; Frank 譯版).

哈里斯馬丁(摩爾門經三位見證人之一,曾任短暫抄寫員,直到遺失了一些抄寫譯稿) 寫信給後來成為總會副會長的朋友Edward Stevenson, Edward轉述如下:「他說先知擁有一顆尋寶石,藉著它,他能像藉著烏陵和土明一樣來翻譯。為了方便,他乾脆就用這顆石頭。馬丁解釋翻譯的過程如下,藉著尋寶石的幫助,句子會出現,先知唸出句子,馬丁就抄寫,抄寫好後,馬丁會說一聲”寫好了”,如果抄寫正確,該句子消失新句子出現,但如果抄寫不正確,該句子會繼續留著直到我們改正,所以,這翻譯正是那鐫刻在金葉片上的精準翻譯。」 (Edward Stevenson, “One of the Three Witnesses," reprinted from Deseret News, 30 Nov. 1881 in Millennial Star, 44 (6 Feb. 1882): 86-87; Frank 譯版).

海耳以薩(斯密愛瑪的父親,跟斯密約瑟一起為約西亞史達爾挖寶)說:「他讀和翻譯的方式,就跟他幫挖寶者定位時一樣,把一塊石頭放在帽子裡,帽子把臉整個蓋住,而此時金葉片正藏在樹林裡。」(Affidavit of Isaac Hale dated March 20, 1834, cited in Rodger I. Anderson, Joseph Smith’s New York Reputation Reexamined, (Salt Lake City: Signature Books, 1990), pp. 126-128. ; Frank 譯版)

斯密約瑟的父親說:金葉片「正藏在山上」(Palmer, 2002, pp. 2–5; Frank 譯版).

摩斯馬克(斯密愛瑪的姐夫) 寫道:「當斯密約瑟在翻譯摩爾門經時,我不只一次撞見。他翻譯有一持續不變的模式,即將尋寶石放置帽頂,把臉放進帽裡好完全蓋住臉,把手肘放置膝上,然後一字一字口述,由抄寫員-斯密愛瑪,惠特茂,奧利佛-寫下。」(W.W. Blair interview with Michael Morse, Saints’ Herald, vol. 26, no. 12 (June 15, 1879), pp. 190-91. ; Frank 譯版)

  麥克昆恩博士於是說:「從一八二七年到一八三零年這段期間,斯密約瑟放棄了他那些先前尋找挖堀財寶的夥伴們,但是繼續把他先前在尋寶時用的棕色尋寶石用在宗教用途上。他最密集和有效率地使用這尋寶石的時候是他在翻譯摩爾門經的時候,他也用這尋寶石對他的幾個同伴指示了幾個啟示。」(Early Mormonism and the Magic World View P. 143; Frank 譯版)。

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現今一直公開教導教徒: 斯密約瑟就是藉著烏陵和土明二塊譯具來翻譯摩爾門經的

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現今一直公開教導教徒: 烏陵和土明是二塊神聖譯具。斯密約瑟21歲(1827年)時從天使摩羅乃「得到」《摩門經》的「原始」金頁片「摩門經金片」的同時也「得到」了烏陵和土明,斯密約瑟就是藉著烏陵和土明二個譯具來翻譯摩爾門經的。

按,烏陵與土明 (Urim and Thummim),原意分別為「光」和「完全」,引申為「啟示和真理」,是古代希伯來人在遇到問題或難處時,用以顯明上帝旨意的一種預言媒介。希伯來聖經中最早提及烏陵與土明是在出埃及記28章30節,說到大祭司亞倫進到耶和華面前的時候,要常將以色列人的決斷胸牌帶在胸前,烏陵和土明就放在決斷的胸牌里。

斯密約瑟說他是透過烏靈和土明,靠著神的恩賜和力量翻譯了摩門經。但前述諸多他周圍最親密的家屬朋友都指證,他是使用他尋寶時用的「先見寶石」來翻譯,而且他翻譯時,摩門經「原始」金頁片不是已被斯密約瑟放在箱子埋在樹林裡就是用布蓋著,總之,他翻譯時,不需金葉片在旁邊,也沒有用到金葉片,以致於據說他太太斯密愛瑪一輩子都沒見過金葉片。

這是很容易令人起疑的:既然斯密約瑟用尋寶時用的「先見寶石」就可以翻譯摩門經,而且翻譯時也沒有用到金葉片,那麼摩羅乃把《摩門經》的「原始」頁片「摩門經金片」和烏陵和土明交付給斯密約瑟作「翻譯」《摩門經》的工作的意義何在?如此說法供詞前後矛盾,實在容易啟人疑竇

讀者若有些許好奇心或有偵查經驗,除了會想到前述疑竇外,或許會產生以下兩個困惑問題。

第一個問題:

為什麼實際上,斯密約瑟不是藉著烏陵和土明二塊譯具,  而是用和蔡斯威拉德一起挖井時共同發現的那一顆「先見寶石」來翻譯摩門經?

第二個問題:

為什麼斯密約瑟實際上,在翻譯摩門經會將這塊「先見寶石」石頭放進他的帽子裡 ?

先來說說第一個問題—-  為什麼實際上,斯密約瑟不是藉著烏陵和土明二塊譯具,  而是用和蔡斯威拉德一起挖井時共同發現的那一顆「先見寶石」來翻譯摩門經?

合理的推斷:

雖然斯密約瑟宣稱,在從金頁片口述摩門經時,他是用一對像大型雙眼鏡的形狀的水晶來“翻譯“,這一對像大型雙眼鏡的形狀的水晶後來他被稱為“烏陵和土明。

但實際上,斯密約瑟並沒有真正擁有希伯來聖經中提及的烏陵與土明(出埃及記28章30節,說到大祭司亞倫進到耶和華面前的時候,要常將以色列人的決斷胸牌帶在胸前,烏陵和土明就放在決斷的胸牌里。) 。約瑟翻譯時也沒有用到金葉片

翻譯摩門經過後,斯密約瑟宣稱他把胸牌和烏陵和土明還給被他認定為復活的天使摩羅乃。(好讓世人斷了追蹤之念。他們一定擔心, 或許有一天,希伯來聖經中提及的烏陵與土明會被考古學家鑑定出土) 。據報導,斯密約瑟告訴傅瑞拉特奧森Orson Pratt: 上帝給了他烏陵和土明的時候,他是一個沒有經驗的譯者,但他經驗成長後,他不再需要這種幫助。 (“Two Days´ Meeting at Brigham City," Millennial Star 36 [1874]:498–99).

斯密約瑟的”第一次異象” 是一個欠缺證據,前後矛盾,經不起檢驗, 瞎編胡搞出來的宗教大陰謀的序曲。(見:摩門教初驗不合格: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俗稱摩門教)的奠基—- 斯密約瑟(Joseph Smith, Jr.)第一次異象—-諸多版本矛盾,諸多疑義難解。https://6point7billion.wordpress.com/2011/01/09/%e6%91%a9%e9%96%80%e6%95%99%e5%88%9d%e9%a9%97%e4%b8%8d%e5%90%88%e6%a0%bc%ef%bc%9a%e8%80%b6%e7%a9%8c%e5%9f%ba%e7%9d%a3%e5%be%8c%e6%9c%9f%e8%81%96%e5%be%92%e6%95%99%e6%9c%83%ef%bc%88%e4%bf%97%e7%a8%b1/   )

斯密約瑟並沒有真正擁有金葉片的有力證據。

當年(1828年四月)哈里斯馬丁(所謂摩門經三位見證人之一)和他的太太Lucy Harris一起去Harmony PA看斯密約瑟。後來Lucy Harris離開他的丈夫回到Palmyra PA,因為Lucy Harris深信斯密約瑟是一個沒有真正擁有金葉片的騙子。

斯密約瑟翻譯摩門經時也並沒有真正擁有金葉片。

正如前面大衛惠特茂所言:「我及我父親的家人,約瑟的妻子,考德里奧利佛,和哈里斯馬丁,在翻譯時均在場….他[約瑟弟兄]翻譯時沒有用到金葉片。」

哈里斯馬丁(摩爾門經三位見證人之一,曾任短暫抄寫員,直到遺失了一些抄寫譯稿) 寫信給後來成為總會副會長的朋友Edward Stevenson, Edward轉述如下:「他說先知擁有一顆尋寶石,藉著它,他能像藉著烏陵和土明一樣來翻譯。為了方便,他乾脆就用這顆石頭。

既然,斯密約瑟並沒有真正擁有希伯來聖經中提及的烏陵與土明,也並沒有真正擁有金葉片,那他是如何變!變!!變!!!變出摩門經的呢?

2003年,文化人類學家墨菲堅持基因分析結果,與摩門經聲稱美洲印第安人是古代異教以色列人後裔的說法互相牴觸,並坦言到:「我認為,公眾視摩門經為小說創作是持平的觀點。」

最近(2008年)的一個計算機分析摩門經文本的分析支持斯伯丁雷格登著作理論,……結論是“我們的分析支持該理論認為,摩門經是由多個十九世紀的作家所寫,更確切地說,我們發現強烈支持斯伯丁雷格登著作理論。在所有的數據中,我們發現雷格登是作為統一的力量。他的訊號主宰了摩門經,而若是其他候選人有更多的可能時,雷格登往往也是隱藏在陰影裡。…..“ [Jockers et al., Reassessing authorship of the Book of Mormon using delta and nearest shrunken centroid classification, Literary and Linguistic Computing, December, 2008]

斯伯丁雷格登著作理論的總結是: 雷格登瑟耐從匹茲堡出版者獲得了所羅門斯伯丁歷史小說的手稿。該理論聲稱,小說包含了摩門經中的“歷史的部分“,雷格登瑟耐重新工作,加上他自己的神學,並擴大到目前的摩門經作品。

既然「公眾視摩門經為小說創作是持平的觀點」。

既然摩門教初驗不合格: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俗稱摩門教)的拱心石—-《摩門經》的「真實性」有超重大疑義,經不起檢驗。

斯密約瑟在沒有真正擁有希伯來聖經中提及的烏陵與土明,也並沒有真正擁有金葉片,那他是如何變!變!!變!!!變出摩門經的呢?

最合理又大膽又具說服力的極大可能就是:

斯密約瑟及其背後的影武者,雷格登瑟耐—–也是摩門經背後的藏鏡人,也可說是扮演真正那看不見的”天使” 摩羅乃的人。他們一定擔心, 或許有一天,希伯來聖經中提及的烏陵與土明會被考古學家鑑定出土, 或許在實際操作時,用一對像大型雙眼鏡的形狀的水晶,後來被稱為“烏陵和土明”來作為翻譯之的方法是比較難施障眼法。

若是使用和蔡斯威拉德一起挖井時共同發現的那一顆「先見寶石」來翻譯”摩門經”就” 為了方便” ,比較容易施展障眼法了。這正如前面哈里斯馬丁:「他說先知擁有一顆尋寶石,藉著它,他能像藉著烏陵和土明一樣來翻譯。為了方便,他乾脆就用這顆石頭。」

因為,斯密約瑟在尋寶時,早 已學會用「先見寶石」石頭,他是把這塊「先見寶石」石頭放進他的帽子,裝神弄鬼式地忽弄人們。斯密約瑟在翻譯摩門經時會將這塊「先見寶石」石頭放進他的帽子裡,同時,也把雷格登瑟耐的摩門經作品的手稿—– 即雷格登瑟耐從匹茲堡出版者獲得的所羅門斯伯丁歷史小說的手稿,經他重新工作,加上他自己的神學,並擴大到目前的摩門經作品的手稿,也放進他的帽子裡。翻譯口述摩門經時,斯密約瑟把臉放進帽裡,這樣,就能用臉把”魔術道具”完全蓋住, 以防不知情者發現他是在使魔術詐術。  

當斯密約瑟宣稱,在從金頁片翻譯口述摩門經時, 事實上, 他只是輕鬆地唸出帽子裡雷格登瑟耐所寫的摩門經手稿啊  !!!

高明啊!!!真的騙很大!!! 超級無敵宇宙大啊!!!

筆者是這樣來解析 一個曾發生在19世紀, 影響人類頗深的新宗教摩門教的謎團。

只有這樣來解析摩門教創始者斯密約瑟,一個宗教的特異功能者的魔術師,所有有關摩門教,斯密約瑟,摩門經等等的疑惑謎團才能合理解釋與釋懷。

至此, 第二個問題 也已一併給回答了。

可以收工了。 

初寫於16 Jan 2011 一個美麗的星期天。 紐西蘭。

 

參考文獻資料:

1.  給摩門教慕道友--摩門教傳教士不會告訴您的事情Richard PACKHAM(理查·佩克漢)著 雅古蟹翻譯 http://jacobcrab.homeip.net/joomla/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32&Itemid=50

2. 唐崇榮唐崇榮談摩門教

3.  维基百科,《摩爾門經》,10/Jan/2011查閱。

4.  Richard Bushman, Joseph Smith: Rough Stone Rolling(New York: Alfred A. Knopf, 2005), 96;94-97.

5.  Chase, Willard (1834), “Testimony of Willard Chase", in Howe, Eber Dudley, Mormonism Unvailed, Painesville, Ohio: Telegraph Press, pp. 240–48, http://www.solomonspalding.com/docs/1834howf.htm#pg240b .

  1. Cowdrey, Wayne L. (2005-07-30). ”誰撰寫了摩門經?”Who Really Wrote the Book of Mormon?: The Spalding Enigma. Concordia Publishing House. ISBN 0-7586-0527-7
  2. Howe, Eber D (1834), Mormonism Unvailed, Painesville, Ohio: Telegraph Press, http://www.solomonspalding.com/docs/1834howb.htm .
  3. Lo ,Frank,斯密約瑟的金葉片和尋寶生http://blog.udn.com/lofranklo/4789211
  4. Lo, Frank, 斯密約瑟如何翻譯摩爾門經http://blog.udn.com/lofranklo/4789231
  5. Lobdell, William. “Bedrock of a Faith Is Jolted", Los Angeles Times, 16 February 2006
  6. David Persuitte, Joseph Smith and the Origins of the Book of Mormon (McFarland & Company, 2000), 125
  7. Grant H. Palmer, An Insider’s View of Mormon Origins (Salt Lake City: Signature Books, 2002), 58-60.

13.Reuben Miller Journal, 21 October 1848, LDS Church Archives, Salt Lake City, Utah, cited in Deseret News, 13 April 1859.

14.Richard Lyman Bushman, Joseph Smith: Rough Stone Rolling (New York: Alfred A. Knopf, 2005),

15.William Heth Whitsitt ,Sidney Rigdon, The Real Founder of Mormonism. 1908。

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俗稱摩門教)的拱心石—-《摩門經》的「真實性」有超重大疑義,經不起檢驗。(摩門教初驗不合格系列)

摩門教初驗不合格: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俗稱摩門教)的拱心石—-《摩門經》的「真實性」有超重大疑義,經不起檢驗。

  

John  He 編著

前言 

 人類尋求真理。

 只要人類能夠想到,他們會要求歷史事件的證據。

 當我們充分理解到歷史充其量也就是一個不完美的科學。隨著最近爆炸的多媒體接取歷史資料,人們可以從研究中推斷出,在歷史上很少有事情是眾所周知的確認肯定。

然,任何案件的供詞說法,倘若前後不一致 或無法查證或查證後有問題,則審查員(Investigator 教會翻成慕道友) 就應成為一個懷疑論者—– 這詞的來源是希臘“skeptikos”,意思是「深思的」。所以,懷疑論者就是一個深思熟慮與仔細探究的人。心存懷疑就是致力於批判性思考。懷疑論者就是錯誤推論的看守人。

筆者承認,要挑戰摩門教的歷史,尤其若是假設它是一個宗教陰謀,是艱鉅的。但在深思之後,寧願作一個深思熟慮與仔細探究的宗教懷疑論者, 作一個致力於宗教批判性思考者, 作一個宗教錯誤推論的看守人。

 然而,因為在當今世界中,摩門教以其固有的神權性質再加上其明顯的資金實力和政治影響力,這些都足以讓人們,不論是教徒與否,覺得去進一步深入 調查其宗教信心的晦澀歷史淵源是一件有益的和有意義的事。

 斯密約瑟是否真正從一個天使得到摩門經? 摩門經是否有一個其聲稱的神聖源頭? 還是它可能有一些其他,更世俗的起源?雖然斯密約瑟無疑是一個在19世紀的美國歷史中比較重要的人物,但除非那些藉信仰的力量願意接受斯密約瑟版本的信徒之外, ”誰撰寫了摩門經?”此一揮之不去的爭議問題從未真正得到平息。

 摩門教的領袖和信徒一直告訴人們,斯密約瑟是無法寫出摩門經的,因為他並沒有受過良好的教育。本文將回答這個問題—-到底是誰寫了摩門經。

在圍繞著它的爭議裡探索其中的奧秘,或許吾人終究可以勾勒編織出一個迷人的故事情節和駭人聽聞的宗教陰謀。

 筆者要感謝世上許許多多的摩門研究者群—-為他們潛心研究,那是一個對追捕摩門蹤跡的痴迷。他們留下了許多令人可尋的標記給後人繼續跟蹤解迷。

 希望讀者也明白他們的論點,大部分是理論上的。他們也承認這一點。我選擇接受他們的理論是相當有道理的。筆者也不揣鄙陋,酌加個人拙見, 以盡綿力, 以供參酌。

同時祝你好運! 不管你是“摩門教徒“或“非摩門教徒“,希望你在尋求真理,知識中也獲得安心和喜樂。

 

本文:

「(摩爾門經)如果是真的,則它是神有史以來給過人們最重要的訊息;如果是假的,則是世界上最狡猾、邪惡、無恥、隱藏最深的騙局。算計著如何欺騙並毀滅百萬位真誠的相信它是來自神的話語,這些人以為他們建立在磐石般穩固的真理之上,直到他們與他們的家人一同落入絕望的無底深淵。」 ~摩門教使徒Orson Pratt

[摩門教]總會當局為摩門經所做的那些辯護也許能夠「使不思考的人們滿意,但對於那些會動腦思考的人來說是絕對不夠的」~羅伯(Brigham Henry Roberts), 摩門教會的神學家、歷史學家與護教學者.(羅伯去世前兩個月曾對他的友人,前BYU研究所院長Wesley P. Lloyd 所說)

如果[摩門教]教會領袖不能充份說明教會起源的歷史疑問和摩爾門經裡可能的時代錯誤,這些終將逐漸損害教會年輕人的信心。 ~羅伯(Brigham Henry Roberts), 摩門教會的神學家、歷史學家與護教學者

  

我認為它的整個是一個錯覺… 摩門經是一個“愚蠢的捏造。“  ~以撒黑爾Isaac Hale(斯密約瑟的岳父)

“…關於黃金聖經[摩門經]的謀劃,他們幾乎說不出了兩個一樣的故事。“  ~帕利大通Parley Chase (約瑟的鄰居)

摩門教的說法

根據摩門教教會創始人及《摩門經》翻譯人约瑟·斯密在《摩門經》的簡介裡面說:『我告訴過弟兄們,《摩門經》是全世界最正確的一本書,也是我們宗教的拱心石,人若遵循其中的教訓,比遵循任何其它的書更能接近神。』

约瑟·斯密也說摩爾門經是靠著神的恩賜和力量逐字翻譯的。(History of the  Church, i, p.54-55)

根據摩門教說法,约瑟·斯密在十七歲(1823年九月二十一晚)見到異象, 天使摩羅乃向他揭露摩門經原稿的現藏位置,並被交付「翻譯」《摩門經》的工作,但一直到他21歲(1827年)時才「得到」《摩門經》的「原始」頁片「摩門經金片」和烏陵和土明。然而,真正翻譯的時間起於他23歲(1829年4月)的短短的幾個月內,當時,他得到考得里·奧利佛的協助抄寫而完成此書的翻譯。

他得到原稿後在上帝的幫助下把其上的文字-所謂改良埃及文翻譯成英文,並宣稱這是上帝繼舊約新約後另一部為基督作證的約書。

藉著隨後的啟示,约瑟·斯密以耶穌基督的名宣稱復興了神真實的教會。 约瑟·斯密是後期聖徒運動的創始人,他於1830年3月於美國紐約州 Palmyra (拋邁拉)出版《摩門經》,相信《摩門經》與否成為了後期聖徒運動各宗派和傳統基督教信仰各宗派的分界線。

相信《摩門經》的通常被稱為摩門教徒或後期聖徒。此書堅稱它紀錄了三個古代美洲的文明,並且其中之一的拉曼人被認為是「今日美洲的印地安人的主要先祖」。此書宣稱它的目的是要透過早先約公元前625-575年間從古代以色列來到西半球的先知的寫作來見證耶穌基督。它宣稱它是由先知/歷史家 Mormon (摩門),和他的兒子 Moroni (摩羅乃)在第5世紀的時候為了讓「猶太人和外邦人能夠相信耶穌是基督,是永生神」而寫的。

约瑟·斯密據傳是由神聖的烏陵和土明的幫助下由金頁片中翻譯這些紀錄,後來金葉片由天使摩羅乃收回。

唉,聽完摩門教單方說法,筆者有一個不現實(不可能實現)的想法:

如果, 我是說如果,如果當年斯密約瑟斯可以出示《摩門經》的「原始」頁片「摩門經金片」給《摩門經》的印刷出資者哈里斯馬丁的妻子露西看,使她相信斯密約瑟斯的主要目標不是詐騙她的丈夫所有的財產,( 詳見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俗稱摩門教)創教教主斯密約瑟的1829露西哈里斯 vs. 斯密約瑟 訴訟官司案有超重大疑義,經不起檢驗。(摩門教初驗不合格系列)  如果今天《摩門經》的「原始」頁片「摩門經金片」都還在, 或者當時已有攝影機或手機可拍下視頻作證, 則今天筆者也就不用多費筆墨如此辛苦敲字打鍵盤了。

事實上,摩門教到今天—2011年,還拿不出有力證據—-拿不出直接的證據,拿不出明顯的證據,拿不出客觀的證據,拿不出無可辯駁的證據,來說服世人它所的聲稱是一個真理。

摩門教還只能使用「用信心禱告」此一千年萬年老招。

摩門教要求人們獲得摩門經真實性的方法就寫在摩門經摩羅乃書裡:

“當你們蒙得這些時,我勸告你們要奉基督的名求問神,那位永恆之父,這些是否真黨的;如果你們用真心誠意來求問,有著對基督的信心,他必藉著聖靈的力量,對你們顯明這些事情的真實性。藉著聖靈的力量,你們可以知道一切事情的真實性。”(摩門經摩羅乃書第十章第4,5節)

用信心禱告」此一千年老招, 雖然招式已老, 但對涉世未深的新人(宗教的新追求者)仍然非常有效的。

這樣來說吧! 雖然上帝只是想像虛構的,只虛擬地存在於信徒的大腦/心智中.但宗教只要說服你在開始時—雖然它是缺乏令人信服的證據,先有一個信心的飛躍 (a leap of  faith)去試試看, 然後通過祈禱,宗教活動和宗教經驗,你的大腦會逐漸被蒙蔽,自己的「宗教作業系統COS」會傾向於用神來解釋身邊一切事情. 這就是為什麼宗教要求人們先有信心及為甚麼世上所有的宗教一開始就開宗明義地要求所有的人和信徒一定要「用信心禱告」的歸根究底的原因了。

  其實,「用信心禱告」本身就是一種心智活動。早期的宗教領袖或許不懂”對腦的研究—由最細微的分子活動,到神經細胞的生長,到神經元之間的系統聯結” (曾志朗 , 2007), 但他們從觀察及自己的經驗中深知「用信心禱告」是「與神相遇」,「見到上帝」,「悟證禪定」的不二法門。這種經由「用信心禱告」開始而取得的「個人經驗」—-個人主觀的宗教特殊經驗就是使信徒們終生以幻為真而深信不疑的主要原因

有點小離題了,還是言歸主題吧!

現在就讓我們來檢驗《摩門經》的「真實性」。看看《摩門經》是如何經不起下列各種的檢驗。

1. 《摩門經》經不起   計算機分析文本(作家文筆風格)的檢驗

2. 《摩門經》經不起   基督教神學教義 的檢驗

3. 《摩門經》經不起   考古學的檢驗

4. 《摩門經》經不起   語言學的檢驗

5. 《摩門經》經不起   遺傳學的檢驗

 

1.《摩門經》經不起   計算機分析文本(作家文筆風格)的檢驗

最近(2008年)的一個計算機分析摩門經文本的分析支持斯伯丁雷格登著作理論,儘管該研究不包括小斯密約瑟的提交樣品,因為斯密約瑟的寫作純正例子尚未被發現的。2008年的計算機分析是 把摩門經純文字與,概率很高的可能的作家的文字相比,可能的作家包括斯伯丁,雷格登,和考得里奧利佛,結論是“我們的分析支持該理論認為,摩門經是由多個十九世紀的作家所寫,更確切地說,我們發現強烈支持斯伯丁雷格登著作理論。在所有的數據中,我們發現雷格登是作為統一的力量。他的訊號主宰了摩門經,而若是其他候選人有更多的可能時,雷格登往往也是隱藏在陰影裡。“該研究並未包括斯密約瑟為一個可能的作家,理由是,因為斯密約瑟的寫作純正例子尚未被發現的,由於斯密約瑟是使用抄寫文士和合著者,目前並無文字可確定是斯密約瑟自已寫的。[Jockers et al., Reassessing authorship of the Book of Mormon using delta and nearest shrunken centroid classification, Literary and Linguistic Computing, December, 2008]

 

斯伯丁雷格登著作理論: 雷格登瑟耐從匹茲堡出版者獲得了所羅門斯伯丁歷史小說的手稿。該理論聲稱,小說包含了摩門經中的“歷史的部分“,雷格登瑟耐重新工作,加上他自己的神學,並擴大到目前的摩門經作品。

 2.《摩門經》經不起   基督教神學教義 的檢驗

在摩門經中找到的多處復原運動(或譯恢復運動)及坎貝爾Campbellite學說留痕就表明了雷格登瑟耐早期參與《摩門經》的證據。

19世紀早期美國宗教運動發展史來看,摩門教是後期聖徒運動產物

後期聖徒運動(英语:Latter Day Saint movement)是從19世紀早期由美國東北部開始的宗教運動,普遍被認為是在該運動中被認為是先知的小約瑟·斯密開始的。

這個運動是復原主義(Restorationism)中的數個運動之一,復原主義中包括復原運動(或譯恢復運動)(Restoration Movement)和米勒派運動(Millerite Movement)。復原運動(或譯恢復運動)(Restoration Movement)是一個18、19世紀,在美國第二次大覺醒期間的基督教改革運動。這些復原主義者嘗試超越基督新教的宗派主義。並且將基督教精神恢復更趨近他們認為真正的《聖經·新約》,恢復聖經裏的教會樣式,促進在聖經真理的基礎上的合一,廢除一切晚近神學名稱及教會組織等。與基督新教相比,他們更加像基要派。主要領導人物包括亞歷山大·坎伯(Alexander Campbell)和伯通·史東(Burton Stone)等。

後期聖徒運動是其中突出的一支宗派,有些包括了一組被統稱為摩門主義(摩門教)的教義、實踐行動和文化,另外一些則不認同「摩門」這個稱呼。

復原運動(或譯恢復運動) 主要領導人物亞歷山大·坎伯(Alexander Campbell)和後來成為早期摩門教最有影響力的雷格登瑟耐有著深厚關係。許多歷史學家都認為在早期歷史的後期聖徒運動中,雷格登瑟耐的影響力是與摩門教創始人斯密約瑟不相上下的。

雷格登瑟耐曾於1821 年去見亞歷山大坎貝爾Alexander Campbell,他們做了長時間的討論,這導致兩人加入坎貝爾運動。雷格登瑟耐成為一個在匹茲堡教會受歡迎的恢復運動Restoration Movement牧師。

有關在摩門經中找到的多處復原運動(或譯恢復運動)及坎貝爾Campbellite學說之細節, 筆者會再續文詳細補述。

3.《摩門經》經不起   考古學的檢驗

在《摩門經》中詳細描述的歷史以及文明並沒有和任何考古學家在美洲找到的任何東西相呼應。

在1976年2月20日 Ferguson 寫了一封信給 H. W. Lawrence 夫婦,在信中他說:『……這文章的真正涵義是你不能在任何一個地方安置《摩門經》地理-因為它是虛構的並且絕對不會符合實際開挖的考古研究的條件。我應該說-還藏在地裡的東西絕對不會符合書中的描述。

有關   《摩門經》經不起考古學的檢驗之細節, 筆者會再續文詳細補述。

4.《摩門經》經不起   語言學的檢驗

尼腓人和可能包括在內的拉曼人應該使用一種改變過的閃族語直到至少公元400年《摩門經》的紀錄結束以後。但是在美洲沒有任何一個閃族語存留至今。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摩門經》呈現出一群同質性相當高的民族,分佈在整個美洲大陸上的不同部分卻使用同一種語言。但是前哥倫布時期的美洲歷史卻顯出相反之處,廣泛無相關的民族分布( DNA 證實這些包含了幾乎所有的早期東亞人種--絕對不是閃族人),並且有許多完全不相關的原生語言,沒有一個語言是和希伯來語或埃及語有任何的關聯。

有關   《摩門經》經不起語言學的檢驗之細節, 筆者會再續文詳細補述。

5.《摩門經》經不起   遺傳學的檢驗

最近的研究宣稱美洲原住民沒有幾種中東民族普遍擁有的DNA標記,而遺傳學研究顯示美洲原住民更接近亞洲人種甚於其他地方人種。這些研究主要是從 Thomas Murphy 和 Simon Southerton。

評論者聲稱這和現在《摩門經》的裡面的序言不符,序言裡面說拉曼人是希伯來人的後裔也是美洲原住民的主要先祖,即使序言裡面沒說他們是唯一的先祖。有三個民族在摩門經裡面被提到,其中之一也許會是亞洲。

文化人類學家墨菲堅持基因分析結果,與摩門經聲稱美洲印第安人是古代異教以色列人後裔的說法互相牴觸。他也試圖指出經文中的種族主義,因為摩門經假設深色皮膚是邪惡被詛咒的結果。

有關   《摩門經》經不起遺傳學的檢驗之細節, 筆者會再續文詳細補述。

總結:

筆者認為懷疑主義對摩門教會的文化及宗教世界應有正面價值。

筆者也以下墨菲所說來作總結。

文化人類學家墨菲以基因分析結果坦言到:「我認為,公眾視摩門經為小說創作是持平的觀點。」

或許摩門會自知無法圓滿解釋 《摩門經》是如何經不起上述各種的檢驗— 實在是詞窮而氣短啊 !—所以摩門教會領袖最近的證道裡面已開始強調《摩門經》是屬靈事務的神聖工作,它的目的是教導基督,而不應該被當作歷史、地理、考古和人類學的引導。

這似乎有點像當年基督宗教天主教會自知理虧而退出科學領域的樣子了。

然,二者所不同的是 :

基督宗教天主教會退出科學領域後,還有聖經作老本。

摩門教會退出頂著神名而自創自擁的《摩門經》後, 沒了摩門教拱心石的摩門教還能叫摩門教會嗎?

嗚呼哀哉  >_______<

嗚呼哀哉  >_______<

參考文獻資料:

1.  給摩門教慕道友--摩門教傳教士不會告訴您的事情Richard PACKHAM(理查·佩克漢)著 雅古蟹翻譯 http://jacobcrab.homeip.net/joomla/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32&Itemid=50

2. 唐崇榮唐崇榮談摩門教

3.  维基百科,《摩爾門經》,10/Jan/2011查閱。

4.  Richard Bushman, Joseph Smith: Rough Stone Rolling(New York: Alfred A. Knopf, 2005), 96;94-97.

5.  Chase, Willard (1834), “Testimony of Willard Chase", in Howe, Eber Dudley, Mormonism Unvailed, Painesville, Ohio: Telegraph Press, pp. 240–48, http://www.solomonspalding.com/docs/1834howf.htm#pg240b .

  1. Cowdrey, Wayne L. (2005-07-30). ”誰撰寫了摩門經?”Who Really Wrote the Book of Mormon?: The Spalding Enigma. Concordia Publishing House. ISBN 0-7586-0527-7
  2. Howe, Eber D (1834), Mormonism Unvailed, Painesville, Ohio: Telegraph Press, http://www.solomonspalding.com/docs/1834howb.htm .
  3. Lobdell, William. “Bedrock of a Faith Is Jolted", Los Angeles Times, 16 February 2006
  4. David Persuitte, Joseph Smith and the Origins of the Book of Mormon (McFarland & Company, 2000), 125
  5. Grant H. Palmer, An Insider’s View of Mormon Origins (Salt Lake City: Signature Books, 2002), 58-60.

11.Reuben Miller Journal, 21 October 1848, LDS Church Archives, Salt Lake City, Utah, cited in Deseret News, 13 April 1859.

12.Richard Lyman Bushman, Joseph Smith: Rough Stone Rolling (New York: Alfred A. Knopf, 2005),

13.William Heth Whitsitt ,Sidney Rigdon, The Real Founder of Mormonism. 1908。

我認為它的整個是一個錯覺… 摩門經是一個“愚蠢的捏造。“  ~以撒黑爾Isaac Hale(斯密約瑟的岳父)

盲信教徒的愛教會真言—-教會永遠不會錯。

盲信教徒的愛教會真言—-教會永遠不會錯。 

 

法蘭客 為文 悔改的步要求教會道歉:

…….教會教導我們悔改的步驟是:承認罪,向當事人道歉補償,然後棄絕罪! 教會是否也該坦誠這"或多或少都會有這些人治的問題", 並向斯密約瑟及楊百翰時代因這項啟示而受苦的姐妹們道歉?  …. http://blog.udn.com/lofranklo/4815040

 

真有創意而大膽的要求啊!

我的第一時間的回(反)應如下:

 

 

盲信教徒的愛教會真言—-教會永遠不會錯。

  1. 教會永遠不會錯。

  2. 教會永遠不會錯,如果發現教會有錯,一定是我看錯。

  3. 教會永遠不會錯,如果我沒看錯,一定是我害它犯錯。

  4. 教會永遠不會錯,如果我沒看錯,也沒害教會犯錯,只要教會不認錯,它就沒有錯。

  5. 教會永遠不會錯,如果教會真有錯也就是我的錯,

  6. 教會永遠不會錯,自從選了它,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

  7. 教會永遠不會錯,有著「活著的先知的啟示」,「教會永遠不會錯」這句話絕對沒有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