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心中的「中華民國」不是一九九六年實施總統直選後在地生根的「等於台灣」

府:馬心中的國家 就是中華民國

更新日期:2011/01/02 02:26 呂昭隆/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呂昭隆/台北報導】

 針對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在元旦發表的「文告」中,問馬英九總統「你心中的國家是什麼」?總統府發言人羅智強昨天說,馬英九心中的國家就是中華民國。

自由電子報首頁 > 焦點新聞2011-1-2
向馬操作的「中華民國」說:不記者鄒景雯/特稿

馬英九昨天發表了「中華民國一百年」元旦文告,期許「兩岸炎黃子孫」在「中華文化」指引下,為「中華民族」走出一條康莊大道。這個姿態,很清楚是同時對著十三億與二三○○萬人說的。馬英九絕對會說,他的立場皆有所本,這個本就是「中華民國憲法」,既然如此,奉勸馬英九自元月二日起,立刻著手將至今從未實施過一天的「中華民國憲法」解凍,並自即日起正式施行,如果不做,這樣子「虛擬實境」,台語就叫做「罕冥」,自欺欺人不是台灣前進的價值。

為什麼「中華民國憲法」一定要趕快解凍?因為馬英九呼籲「全民」要用實力捍衛「中華民國主權」,「中華民國主權」及於哪裡?我的天,台澎金馬只是「治權」所在,主權則涵蓋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與蒙古共和國,既然「憲法」明文,馬英九也振振有詞,怎麼可以以增修條文把它給凍結了呢?現在「憲法」成了木乃伊,馬英九奉木乃伊之命發表元旦文告,可不是怪恐怖的?怎麼可以不讓「憲法」盡快還魂呢?

馬英九如果不讓其所本的「憲法」復生,這問題就大了!至少有三點會讓人毛骨悚然:第一,「中華民國」會成為「中華冥國」;第二,建國「一百年」會成為「冥誕」;第三,自稱「中華民國」不但及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甚至因為包括蒙古,因此比中華人民共和國還大的人,肯定會被專業鑑定為精神病,遭強制就醫,失去人身自由。

如果,馬英九根本做不到,那表示他實際上並未依憲而行,然他又假借木乃伊之名宣稱「兩岸炎黃子孫」、「中華民族」,那麼很簡單,其口中所謂的「中華民國」只是用來統治台灣人用的,因此遇到中國人時一定收起來,到國際上更是改口「中華台北是最好的名字」,以上邏輯真是再清楚不過了。

今年,馬政府將推出一系列有關「中華民國,精彩一百」的活動,一旦「中華民國」與「一百」連結,相對於台灣的四百年,這個「中華民國」很明白,就是過客,不是一九九六年實施總統直選後在地生根的「等於台灣」,這時,大家在看待這些以你我納稅錢大肆鋪張的假國家活動時,頭腦一定要格外清醒,其目的有二:一是藉激發假性的愛國主義,來包裝掩護一己的競選目的;二是透過大量的文宣動員,來混淆進而摧毀台灣意識。

你的國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加蒙古加台灣嗎?如果不是,就必須對馬英九操作的「中華民國」說:不。

=======================

自由電子報首頁 > 自由廣場2011-1-2
總統文告作弊◎ 雲程

馬總統雖然放洋留學,他在百年文告中矢言百年—百年樹人、百年生機、百年公義、百年和平。除非想做些驚天動地的大事,否則,四年任期如何承擔百年未來?

其百年文告從中國起筆,正好洩漏中華民國為「中國政府」的意義;也承認了ROC與PRC間,只能進行「中國合法政府」的零和競爭。請問:兩個中國政府如何「各表」一中?「九二共識」從何而來?

總統的歷史觀非常保守。他提及:因為「軍閥割據」所以「國民政府」北伐。此說雖然契合教科書,卻迴避當時廣州的「國民政府」正是對抗北京「中華民國」的叛亂組織。是日後廣州叛軍獲勝,才透過「政府繼承」的法理取得中國合法政府的地位。有這樣成王敗寇的身世,怎奢談行憲?

他寫道:因為「八年抗戰」勝利「廢除不平等條約」,所以「台灣因而重回中華民國版圖」。但歷史明明是一九四一年底爆發太平洋戰爭。中華民國追隨美國參加盟國陣營對日宣戰,並因此獲得大量美國租借軍需與軍事顧問調度。所以,蔣介石才得以日本向盟國投降後,承麥克阿瑟之命令來佔領太平洋戰區的台灣與澎湖。馬總統獨攬盟國的貢獻,矇混台澎,豈非忘恩?

再說,不平等條約的廢除與台灣(重回中國版圖)何關?台澎的「主權」(full sovereignty)是大清光緒皇帝透過前美國國務卿的斡旋,在〈馬關條約〉中白紙黑字移轉明治天皇成為日本國土。戰後〈舊金山和約〉也無規定,何來「重回中華民國版圖?」

馬講到:「內戰失利,大陸淪陷,政府遷台」…「痛定思痛,改造重生」。該問的是:當年南京被攻陷,只有「分批疏散、分地辦公」(見1949.05.30〈中央機關分地辦公疏運辦法〉)的四散,哪來「政府遷台」?而「遷設」台北是蔣介石下的令,但當時代表政府的合法總統是遠去美國的李宗仁。蔣介石有什麼身分命令政府?歷史真相是:頂多只有親蔣部眾流亡,哪有「完整政府」的遷台?

總統喜歡透過文學性的手筆將歷史真相隱藏起來。他說「我們曾因失去聯合國代表權,感到憤怒」。誰是主詞「我們」?仔細看〈二七五八號決議文〉,豈不正是「蔣介石的代表」即當年的親蔣部眾?而親蔣部眾在聯合國失去的難道不是「中國代表權」嗎?

簡讀馬總統的百年文告,其不斷引用褊狹與爭議的歷史觀,之後再藉由中華文化與中華民族沾粘台、中兩地,並期許「兩岸炎黃子孫應該透過深度交流」。馬總統的唯中,在領土、人民與文化中翻來覆去始終如一。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