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水扁二次金改案一審(周占春合議庭)判決書摘要 及 相關評論

 

 陳水扁二次金改案一審(周占春合議庭)判決書摘要   =====> 參見:台灣台北地方法院矚金重訴字第1號判決節本

 

陳水扁二次金改案一審(周占春合議庭)判決書 相關評論

 

自由電子報首頁 > 焦點新聞2010-11-9
   

法界看司法判決:不應以「常識」論對錯

〔記者楊國文、項程鎮/台北報導〕台北地院周占春合議庭判決前總統陳水扁等廿一人,在二次金改案中全部無罪,遭特定人士批評和告發,若干法界人士認為,法官依法審判,外界不應以「常識」判斷對錯,將法官妖魔化或施壓,應尊重專業。

中央警察大學行政警察系教授許福生表示,此案是合議庭三法官依法律獨立審判,法律見解是否妥適,可受公評,何況檢方已聲明上訴二審,可循審級救濟制度處理,民眾或政治人物加以論斷對錯、或傳出抗爭事件,都不適宜,還是回歸法律面較妥當。

施壓法官 會影響獨立審判

文化大學法律系教授許惠峰認為,民眾應保持理性、客觀,不應以自己認為的「常識」看待司法案件,應回歸司法獨立審判,若以民意來決定審判的話,「法院直接用民意調查不就好了?」

許惠峰說,只要法官秉持良心和法律專業審判,就值得肯定,外界不應給法官太多壓力,或將法官妖魔化,尤其不應該做人身攻擊或威脅,否則都會影響司法獨立審判空間,並非國人所樂見;他並認為,台灣的大環境,政治性高的判決,不可能全部人都會滿意。

許惠峰表示,他認同「司法不能孤立於社會」這句話,但此判決是有關總統法定權職的法律專業問題,前總統陳水扁有任命官員權,並不代表能代替官員執行職務,可從扁不能代替官員蓋章、不能主持行政院院會等事看出來。

至於周占春合議庭的三位法官,包括審判長周占春、受命法官林柏泓、陪席法官何俏美,昨天皆不願回應二次金改案判決結果;林柏泓上週五(五日)接受本報訪問時,曾呼籲外界,不要因為本案判決引發衝突和口水戰。

受命法官 盼大家細看判決

林柏泓指出,本案只是一個單純法律判決,沒有政治考量,評議過程中,沒有奇奇怪怪的爭議,全部判決有三百多頁,是多日加班的成果,已將一百多頁的濃縮版放上北院網站,希望外界能仔細閱讀判決理由,才能完整了解合議庭的想法。

對於外界質疑總統職權相關爭議,為何不送請大法官釋憲?林柏泓表示,合議庭三位法官一致認定,本案有關憲法爭議,合議庭自己就可以解決,沒有釋憲的問題。

周占春是英雄還是妖魔?—-二次金改案一審判決引發的問題 2010/11/07 00:41:34 

 

   從台北地方法院合議庭判決陳水扁二次金改案一審無罪,在社會上引起廣泛的討論,許多民眾對台北地方法院法官大罵說,周占春等三位法官給予陳水扁開一張貪污的空頭支票。當然,這些民眾百分之九十九,沒有看過台北地方法院公佈的判決書摘要。 

看完這一百多頁的摘要,不管是否贊同這三位法官的結論,至少對他們寫判決的用功和努力,要予以高度的肯定。這份判決的份量,不亞於大法官會議一些十分有見解的大法官的意見書,更可能是一篇有份量的學術論文。這份判決書,在台灣研究刑事和憲法的學者,是份很有價值的判決,可供學校教授和研究生寫論文的珍貴資料。 

這份判決首先從法院的「証據裁判原則」說起,進一步談「對職務上行為收受賄賂罪的要件」,再進一步申論到「國家刑罰權正當性的理論基礎」。 

在「國家刑罰權正當性的理論基礎」中,比較值得一提的是「司法權本質」這一段: 

「在現代國家三權分立之政治體制裡,立法權與行政權的權力操作,主要端視其實力多寡定勝負,以及政治環境風向的最佳利益判斷。相較之下,在司法權的行使方面,尤其是於判斷犯罪與否的刑事法庭,就刑法構成要件是否該當,完全必須建立於法律『評價的科學性』及『預測可能性』的基礎之上,從而貫澈『法律安定性』的一致價值理念。其關鍵在於司法的判斷方式,和『多數決的決定方法』,在基礎上原本就有差異的。他的結論,可能一時之間無法符合,或是順從所謂『民意』的趨向,但是卻是對於所有國民的人權保障具有意義的。司法權的行使,原應有其一貫的價值觀,其觀念可以日趨進步,日趨周延,惟最忌人云亦云,隨民意起舞,失其理念,致使國家權力制衡的機制動搖,淪為特定政治勢力操控的工具。因此法院之判斷與一般未經嚴格檢驗的『常識』、『直覺』想當然耳所得致之結論,或許偶而會有某些差異存在,不應以此鬆動或模糊現代民主國家政體中,司法權所應扮演之角色。

 

這段說得擲地有聲,從判決書所引的最高法院諸判決,的確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3款之罪所規定的「對於職務上之行為,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其中「職務上之行為」,是指公務員的法定職務權限範圍。不包含實質的影響力在內。因此判決書從憲法規定,大法官會議解釋、學者論述通說,認為金改不是總統的法定職權。 

此外,判決書也從檢察官所舉証的各種証據,及各証人的証言,認定無法証明這些業者的政治獻金與金改的決策有對價關係。 

這份判決依法論法,不能說有錯。因為如果說這樣依嚴格証據法則的判決有錯,那麼未來可能馬總統也會面臨同樣的狀況,那就是業者對二○○八年馬總統選舉時的龐大的政治獻金,與這兩、三年其兩岸政策的執行,包含特定電子業開放大陸投資,ECFA的早收清單項目有利於特定業者,或甚至減稅有利於特定業者,未來馬總統不執政時,亦將受到貪污治罪條例的追訴。 

這樣的判決,給人思索的是,總統的實質影響力,的確無所不在。而如果總統不是在其法定職權範圍內,利用實質的影響力,圖利捐獻政治獻金給他的特定業者,如何得到規範? 

在國外政治獻金是透明的,而且選舉的花費也是透明的,這與我國不同。我國所以不透明,是因為違背的結果,不痛不癢。馬總統二○○八年的總統選舉經費申報只有六億多元,恐怕沒有人會相信。 

要解決這個問題,可能有幾個途徑: 

一、修憲:依大法官釋字第627號解釋理由書載有總統法定職權,然而這些法定職權,顯然與總統的實質權力有異。所有會有這樣的差異,主要是我國憲法對總統與行政院長的職權定位不明。 

依憲法規定,總統權力有限,但是實質上卻權力無所不在。陳水扁與馬英九執政,幾乎無所不管。陳水扁當總統,連中正紀念堂的招牌、TVBS要不要關,都要管。馬總統也是一樣,管到捷運班次速度、買火車票、健保費是否調漲。連行政院長副院長同時任命的違憲事情也發生,這都是目前憲法規定不明確所致。 

目前憲法規定應作全盤的檢討。最好行政院長的任命,立法院應有同意權,給予行政院長一定的民意基礎,才能使政局穩定,避免少數執政導致政策無法遂行的事發生,也使總統的權力能有所收斂。 

二、政治獻金法的政治獻金應透明嚴格執行,凡申報不實者,應予以徒刑處罰。因為不透明的政治獻金,是政治人物貪腐的根源。而透明的政治獻金,可以使政治人物在政策及施政上是否圖利特定業者,有所檢驗。這種檢驗,影響其選票及民意的支持度。 

三、選舉應有最高花費支出標準,凡申報不實超過某一標準,即課以刑責,或影響選舉結果。一方面使選舉不要有過多的花費,影響政治人物的操守。一方面使政黨的競爭流於良性,多使用公共媒體辯論,使選舉正常化。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要通過公務員財產來源不明罪(至少政務官及高級事務官必須如此)。使公務員有說明財產來源的義務,這樣下來,即使公務員利用實質的影響力,不構成職務上收賄,亦可能因其他原因而去職或選舉落選。 

法院的判決為求其安定性和可預測性,往往應嚴格遵守「罪刑法定主義」和「無罪推定原則」,可以理解。然而如果沒有相關的配套措施,法官單純依法言法,實在不能解決政務官或公職人員的操守問題。 

台中市議會議長張宏年收受業者龐大獻金而關說電玩案判決無罪,就是一個例子。今天的陳水扁的二次金改案,也是一個例子。我們不希望法院的判決因人而異。因此批判這個判決,應從制度面著手,而不是單純批判判扁案無罪的法官。周占春在陳水扁還當總統,權勢通天的時候,就以內線交易重判總統女婿趙建銘,可見他不是什麼偏綠的法官,他只是一個嚴守司法分際,捍衛司法權,依法判決的法官。但是解決制度面的問題,才是輿論必須面對的問題。 

其實藍綠或輿論把周占春法官當作英雄或妖魔,這都不能解決問題。

「罪刑法定主義」談扁案判決◎ 鄭文龍

前總統陳水扁在遭特偵組濫行起訴謂其涉嫌在二次金改時向企業收賄及洗錢等案,終經台北地方法院於十一月五日判決扁及其餘被告均無罪,還被告等人清白。

本人認為這是一個有擔當,尊重憲法及法律嚴謹且公正的判決,尤其是,此一案件已長期遭執政當局不當干預且刻意以媒體鋪天蓋地污染,法官猶能跳脫此一干涉及壓力,正確適用憲法及法律,適時釐清憲法上總統與行政院的權責,並遵守憲法及刑法學ABC之基本原則「罪刑法定主義」,實屬難能可貴。因此,此一判決不僅在刑法學及憲法學領域,深具意義,可謂一歷史性判決,亦深具研究價值。

依台北地院所公布的判決摘要,扁獲判無罪主要理由如下:

一、二次金改等經濟事務並非總統之憲法職權:合議庭依憲法規定、大法官會議解釋、憲法學者研究結果,均認為我國憲法關於總統職權係採列舉規定,行政院長之職權係採概括規定,因之,認金融機關合併之事項,並非憲法所列舉之總統職權。因此判決扁無罪。

二、檢察官並未證明企業所交付之政治獻金或捐款,與扁有何「對價關係」。

三、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l項第3款之職務上收受賄賂罪,所謂「對於職務上之行為」,必公務員具法定權限範圍內之行為始足當之,此為最高法院一向之見解,上開行為既均非總統法定職權,依刑法之基本原則「罪刑法定主義」,只能為無罪之判決。

四、洗錢部分,檢察官無法證明國泰世華銀行保管室內之現金為被告吳淑珍、陳水扁貪污之不法所得,故亦為無罪之判決。

五、另檢察官所指陳水扁諸如打電話予李庸三部長、傳話富邦金蔡萬才、阻止他人購買中投等行為,亦均非關總統職權之行使。道德責任與法律責任應釐清不應混為一談。

判決後,贊成反對皆有之。有些藍色政治人物則氣急敗壞,發言攻訐,已處於不理性狀態,並有候選人試圖利用扁案動員影響選舉,並藉以干涉審判。顯然完全不遵守憲法及法律,視法學上之ABC「罪刑法定主義」如無物,顯然對台灣民主法治之發展不利。茲說明如下:

一、「罪刑法定主義」是法學的ABC,亦即對於被告的行為,是否犯罪,以法律有明文規定為限。不可因人而異,也不是誰說了算。

 自由電子報首頁 > 自由廣場2010-11-8
   
《曹長青專欄》周占春法官的勇氣法官要本著獨立辦案、司法公正的原則精神判案,這本應是民主國家的正常狀態,但在當今的台灣,在國共兩黨聯手的政治高壓中,司法界甚至到了法官辦案必須看藍色紅色的臉子、順著媒體捕風捉影的調子的地步。而任何不怕藍色、紅色懲罰,不懼媒體攻擊,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地辦案,都需要極大的膽識。受各方關注的二次金改案,上週五台北地方法院宣判,陳水扁等二十一名被告,全部無罪。審理此案的周占春、林柏泓、何俏美等三名法官,起碼展示了一種要捍衛司法原則的勇氣。從百頁的判決書可看出,周占春為審判長的合議庭,不僅參考了憲法、大法官解釋、憲法學者研究成果等,還引用了美國水門事件時尼克森總統的案例,駁回了檢方「僅憑一己臆測、懷疑,任意拼湊,完全沒有證據,毫無可信之處」的起訴內容。這個判決讓人們更看清楚扁案的實質。無論是國務機要費案,行政官員特別費案,還是政治獻金等問題,顯然都是國民黨威權時代留下的制度弊端。對這些問題,首先應從制度層面進行修正;而不能把它作為打擊政敵的工具。如果把法律當政治報復手段,那台灣的民主就難以存活下去。所以說,捍衛獨立司法,是民主台灣大廈的最重要基石之一。如果官員有貪污問題,無論多麼嚴重,其損害都根本無法和司法獨立的基石被摧毀相比。陳水扁的上一個案子,也完全可能是這種無罪判決,因兩案的情況大同小異。但馬政府卻用違反司法程序,臨時換法官的方式,撤掉了周占春憑抽籤拿到的審理機會。這樣做,就是清清楚楚地要改變判決結果。僅憑國民黨這一個換法官的手段,人們就可以確定:陳水扁案從一開始就被政治干預。最荒唐的是,用曾主審馬英九特別費案、全力為馬辯護、最後判馬無罪的法官,再來審理陳水扁案。而同樣性質的案子,卻得出完全相反的審判結果。蔡守訓竟敢如此公開「玩司法」,就因為有馬政府撐腰,有藍媒助陣。今天對周占春等法官的裁決,泛藍媒體居然喊什麼「與國民感情有極大落差」,「不符民眾對司法的期待」等等。他們怎麼連「要用事實判案」這個最基本的常識都沒有?司法可以用「感情」、「期待」判案嗎?誰是「國民」?哪些「民眾」?照藍媒思維,那就煽動民眾情緒,熱頭上想殺誰,就殺誰得了。有這樣的媒體,難怪會有紅衫軍大鬧天宮,發生一場「法國大革命」也不奇怪。

不僅親國民黨媒體一面倒地煽動民眾情緒,拿出一副「以人民的名義」進行道德和輿論審判的架式,泛藍立委費鴻泰甚至呼籲說,這樣的法官會被人丟石頭。這等於是公開呼籲對判陳水扁無罪的法官施暴!就是這位費立委,當年在民視看著身邊的金恒煒被打,整個無動於衷,眼皮底下容忍暴力。上次總統大選時去謝長廷總部「踢館」,這次又威脅法官會被打。費鴻泰簡直是國民黨的縮影,專制思維的典型:要暴力,要威嚇,要煽動群眾運動來砸碎司法、摧毀體制。而且國民黨占多數的立法院,馬上要通過《法官法》,要拿掉他們認為「不適任」,實質是不喜歡的法官,從而更保證「法院是國民黨開的」。

如果國民黨真敢這麼做,真要迫害周占春等法官,台灣人民絕不能容忍和沉默;這個底線絕不可後退。五都選舉將至,必須用選票守住台灣的民主基石。

首頁 > 焦點新聞2010-11-8
   
馬︰司法不能背離合理期待〔記者王寓中、林孟婷/綜合報導〕前總統陳水扁二次金改案一審判無罪,面對藍營選民的強大反彈壓力,兼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總統昨天首度表態指出,這是審判中的司法個案,他身為總統不便加以評論,不過馬強調,司法當然應該要獨立,但不能孤立於社會,更不能背離人民對司法合理的期待,司法一定要保障善良人民的利益,這是最起碼的正義。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也指出,社會對此案自有公評,對社會公義與司法公正也有很高的期待,如果檢察官上訴,希望能夠深入調查,不要辜負民眾對社會公義及司法公正的期待。金也證實,二十一日為台北而走的北市遊行,將納入「堅持司法改革、反貪腐」為遊行訴求之一。馬英九昨南下為國民黨台南市長候選人郭添財站台造勢,答覆媒體詢問對扁獲判無罪的看法時,馬英九引述今年國慶大會對司法改革的看法,強調「司法不能孤立於社會,也不能背離人民對司法合理的期待」,並指身為總統,不便對司法進行中的個案加以評論,不過,司法當然要獨立,但不能孤立於社會,不能背離人民對司法合理的期待,司法一定要保障善良人民的權利,這是最起碼的正義。判決書指馬踰越職權 府︰引喻失義總統府發言人羅智強則指出,在總統職權部分,判決書批評馬總統關心民意,指示行政部門落實馬總統的政策係踰越總統職權,這部分的觀點,與憲政實務及人民期待落差甚大,必須予以澄清。

羅智強表示,馬總統是民選總統,傾聽民怨、解決人民問題,是人民對總統的期待,也是總統對人民的責任;總統責成行政部門以行動回應民意、研訂政策,是民意政治與責任政治的必然。

羅指出,判決竟然將馬總統關心民瘼與陳前總統利用職務之便收受巨額金錢相提並論,實在是引喻失義。

想要評論一本書,須要先讀這本書,想要批評一個判決,須要先讀這個判決,否則容易流於無的放矢。由於判決全文還沒有公佈,目前僅在台北地方法院公佈這111頁的摘要(參見: 

 自由電子報首頁 > 自由廣場201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