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與宗教

何宗陽 編輯整理

     

科學沒有宗教是跛腳的,
宗教沒有科學是盲目的。 
~愛因斯坦 

科學與宗教的對立,是個過時的假議題;許多時候雙方都是與自己紮的稻草人對打,…現代人看到科學一詞,腦中想的不是自然科學,就是應用科學,而忘了科學其實是一切有組織、有系統的知識,還包括社會科學與人文科學在內。換句話說,科學是人類腦力的結晶,理性思想的精華,也是人類在地球上稱雄的原因。至於宗教一詞,也常與信仰混淆;凡人都有信仰,卻不一定信仰某個宗教。人願意相信自己是大自然的一部份,相信因果循環,相信還有另一個世界以及有個(或好幾個)造物主的存在,可是自古皆然。這種傾向,顯然有演化上的優勢,亦即有適應環境、幫助生存的好處;至於正確與否,則說不準。(潘,2009)

人腦發達到一定程度,產生自我意識後,難免想追究世間種種現象的肇因,包括人自身起源與存在意義等。追根究柢的結果,也都會碰上終極因的問題。東方智者較為務實,抱著「未知生焉知死」甚至「四大皆空」的態度;西方則從多神歸於一神,認定那就是真理所在,生命起源,以及人的歸屬。(潘,2009)

弔詭的是,歷史上經常與一神宗教形成對立的自然科學,也發軔於西方。在中世紀文藝復興以前,這點並不構成問題,因為哲學(包括現代所謂的科學)在當時被視為神學的婢女,所有科學發現,無非是彰顯造物主的大能。只有在天文、地質、生物起源以及演化等問題上,科學一再揭露與聖經及教會教條相悖的事實後,兩者才出現對立。(潘,2009)

人類社會進步至今,已無可能回到過去。科學不會支持信仰裡神話的一面,真正的信仰也無需驗證。科學是理性的產物,信仰則可以是情感的依託。現代民主國家,人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但宗教卻不能干預政治以及他人的選擇。科學家裡不乏擁有宗教信仰者,但非科學家裡,沒有宗教信仰者只怕比前者更多。決定有無信仰的因素是理性,而非科學。(潘,2009)

電影《天使與魔鬼》裡,伊旺麥奎格飾演的樞機神父問湯姆漢克斯扮演的蘭登是否相信天主,蘭登沒有當面否認,只說他是位學者;當樞機再次追問,他才避重就輕說:「信仰是項天賦」(Belief is a gift)。這是個取巧的好萊塢式答案,雙方都不得罪。事實上,理性才是人類的寶貴天賦,也需要時時磨練,以免鏽蝕。願意追隨理性,放棄給人帶來慰藉的宗教信仰,有時還需要勇氣。(潘,2009)

科學與宗教的不相容性

基督教創世紀

聖經創世紀的記載與現代科學沒有相容性。科學界普遍認為人類是從低等生物進化而來的,地球的年齡已經有約46億年了。但年輕地球創造論者、基要派等卻相信地球形成年代距今只有6000至10000年前,這與放射測年的結果有很大的差別。(維基百科, 科學, 29/Jan/2010)

智能設計

某些基督教團體認為,智能設計假說是同等重要的科學理論,甚至比現有科學理論對生命起源問題的解釋更加合理。美國奇茲米勒訴多佛學區案是智能設計假說失敗的結果。(維基百科, 科學, 29/Jan/2010)

 

科學與信仰無關,凡是聲稱“信則有,信則靈”的,肯定不科學。對於科學來說,如果是有的、靈的,你不信也照樣有、照樣靈;如果是沒有的、不靈的,你信了也不會就有、就靈。(方舟子, 什麼是科學和科學精神,中國青年報, 05/Dec/2005)

進化證據與宗教信仰並行不悖

(美國科學院、美國醫學科學院著, 科學、進化與神創論, 2008)

 

今天,眾多的宗教派別承認生物進化在地球數十億年的歷史進程中,產生了我們所熟知的生物多樣性。許多宗教團體還發表聲明,指出進化論與他們所信仰的教義並行不悖。科學家和神學家都揮筆行文,動情地闡述過他們對宇宙史、對地球上的生命史的敬畏和驚嘆,指出他們不認為對於上帝的信仰和進化的證據之間有任何衝突。那些拒絕接受進化論的宗教派別,通常傾向於對宗教教義的文字作嚴格的字面上的解釋。

科學和宗教基於人類經歷的不同方面。在科學領域裡,解釋必須以觀察自然世界得到的證據為基礎。如果科學的觀察和實驗與現存的解釋相衝突,那麼,該解釋最終必須加以修正,甚至完全放棄。與此相反,宗教信仰並不僅僅以經驗的證據為後盾,也不一定會由於相悖的證據而改變,而且通常涉及超自然的力量或實體。由於超自然的實體不屬於自然世界,科學無法對其進行研究。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科學與宗教是平行的,他們以不同的方式關注人類對於外部世界的認知。

把科學與宗教置於相互衝突的困境中,並因此導致激烈的論戰實在是風馬牛不相及。

宗教社團言論摘錄 (美國科學院、美國醫學科學院著, 科學、進化與神創論, 2008)

 

許多宗教派別和宗教領袖個人發表聲明,承認進化的發生,並且指出進化和信仰並不衝突。

“在有關人類起源的進化論與上帝乃造物主的教條之間沒有矛盾。”——基督教長老會

“學生對進化論的無知將嚴重危害他們對世界和自然法則的理解,用’科學的’面目給他們介紹其他學說將使他們對科學的方法和標準產生錯誤的概念。 ” ——美國猶太教教士中心協會

“在他的教皇通諭《Humani Generis》(1950)中,我的前任庇護十二世已經肯定,只要我們不喪失某種固定的信念,在進化論和有關人類及其使命的信仰教條之間沒有衝突……今天,在該通諭發表半個多世紀以後,有些新的發現引導我們承認進化不僅僅是假說。實際上,在不同的科學領域一系列的發現之後,這個理論不可思議地對研究人員的心靈產生愈來愈大的影響。這些獨立研究的結果綜合起來——既不是預先計劃,也不是有意為之——構建了對該理論極為有益的重要論點。 ”——教皇保羅二世,給教皇科學院的信,1996年10月22日。

“我們,下面簽名的,來自許不多同傳統的基督教牧師相信,《聖經》的永恆的真理與現代科學的發現可以和睦地共處。我們相信進化論是科學的基本事實,它經受住了嚴格的檢驗,人類許多豐富的知識和成就都建築在這個理論之上。拒絕這個事實,或者認為它只不過是’許多假說中的一種’,是對科學無知的蓄意容忍,而且將把這種無知傳遞給我們的後代。我們相信,能夠進行批判性思維的大腦就是上帝給予我們的珍貴禮物之一,拒絕充分使用這個禮物就是拒絕造物主的意願……我們敦促學校董事會成員肯定進化論教學是人類知識的重要部分,並因此維護科學課程的完整性。我們要求,把科學作為科學來對待,把宗教作為宗教來對待,這是兩種不同形式的相互補充的真理。 ”——“牧師公開信”,由1萬多名基督教牧師簽名。詳情參見http://www.butler.edu/clergyproject/clergy_project.htm科學家言論摘錄

(美國科學院、美國醫學科學院著, 科學、進化與神創論, 2008)

 

科學家,像其他職業的人員一樣,關於宗教和宇宙超自然力量或實體的作用持有迥然不同的立場。有些人持有稱為科學至上主義的觀點,這種觀點認為,科學方法這一樣東西就足以揭開宇宙的所有秘密。另一些人持有稱為自然神論的觀點,這種觀點斷定,上帝創造所有的事物並啟動宇宙的運行,但現在不再積極地干預自然現象。許多科學家都信仰上帝或者是原動力的提供者,或者是現宇宙的活躍力量,但他們都動情地撰文描述過信仰。

“神創論者不可避免地在科學還沒有解釋,或者他們斷言科學無法解釋的地方尋找上帝。大多數信仰宗教的科學家在科學已經理解,已經解釋過的地方尋找上帝。 ”——肯尼思·米勒 (Kenneth Miller),布朗大學生物學教授,《尋找達爾文的上帝:一名科學家搜尋上帝與宗教之間的通性》一書的作者。引言出自訪談錄

http://www.actionbioscience.org/evolution/miller.html

“我認為,作為一名嚴謹的科學家,信仰關注我們每一個人的上帝,這二者之間沒有矛盾。科學的使命是探索自然。上帝的使命在於精神世界,這是一個無法用科學的語言和工具探索的領域。我們必須使用心靈、頭腦和靈魂等。 ”—— 弗朗西斯·柯林斯,人類基因組計劃主任,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人類基因組研究所主任。引言摘自他的書《上帝的語言:一名科學家提供信仰的證據》第6頁。

“我們關於宇宙的科學知識……為信仰上帝的人們提供一個非凡的機會反思他們的信仰。 ”——喬治·科因神父,天主教牧師,梵蒂岡天文台前主任。引言摘自在棕櫚灘大西洋大學(Palm Beach Atlantic University)的談話,“科學不需要上帝嗎,或者需要?一名天主教科學家看進化論,”2006年1月31日。參見http://chem.tufts.edu/AnswersInScience/Coyne-Evolution.htm

 (美國科學院、美國醫學科學院著, 科學、進化與神創論, 2008)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