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與宗教

       

亦請參閱:

有神論的罩門—-宗教入門必讀:為什麼人們(含知識份子,科學家…)會相信虛幻不存在的神呢? —-作業系統新假說

轉載網上文章

宗教毋須找科學家撐腰()

宗教和科學,是人類的兩大課題。

科學滿足人的求知欲望,給與我們知識;宗教安慰人的心靈,指導我們的行為;兩者各有自己的領域。

在「認知」的層面上,藉科學來證明「有神」或「無神」,不免徒勞無功;宗教也犯不著為神的奇妙作為,嘗試找出科學的解釋。

人類要解決「情感」上的困惑、找尋生命的意義,大可翻閱新舊約聖經、佛經、道藏或可蘭經;但是想在「知識」上求知宇宙的構造、古人的生活狀況便得從天文學、人類學、考古學入手。

如果還以為一切盡在宗教經典之中,只看佛經如何描述「三十三天」、根據馬太或路加福音記述由阿當到耶穌有多少代,來計算人類歷史有多少代多少年,只是走冤枉路而已。

日常語言中,宗教和科學均有「真理」,其名雖同而含義有異。

事實上科學的目的在於找尋真理,但絕對沒有科學家膽敢宣稱自「己經找到」真理,科學理論只是暫時還經得起驗證的「假設」而已。(Karl Popper: Conjectures and Refutations)

至於這個科學家信教、那個不信,到底當中比例如何,本文不擬討論,其實多與少也無損宗教的價值。

有些傳教士覺得科學家以精確和客觀得到大眾的敬重,而樂於得悉某科學家也信教。但假如以此大做文章,來「提升」宗教在大眾心中的地位,那有有何必要?

等而下者,若然不惜虛構論證來誤導群眾,更是自欺欺人,到了信徒發覺並非如此時,其失望會有多大!

我曾在基督徒聚會上,聽到傳道人告訴會眾:

1. 「很多」大科學家都篤信有神,包括最出色的愛因斯坦和牛頓。達爾文的進化論,有違聖經的真理;他晚年深感後悔,終於成為基督徒。

2.

我看過有些基督教傳道人闡釋上述論點的文章,只限於引用一些二、三手的資料,即是有人論說愛因斯坦、牛頓如何如何的文章或書籍。要得知真相,必須考查歷史,尤其是當事人的原作。(中篇講愛因斯坦和牛頓)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宗教毋須找科學家撐腰()

(續上篇)

愛因斯坦

愛因斯坦智商爆棚,「相對論」無人不知,如果連他也信有神,世人還須懷疑嗎?有些世俗的傳教士便挾「愛因斯坦也說有神」以自重。

問題是,愛因斯坦雖認為「有神」,在著作中曾出現God 這個字,但他的所謂「神」是難以名狀的「創造者」,或代表一個沒情志的「大自然」,與先哲Spinoza的「God」的概念相若,肯定不是基督教描述的「上帝」…

( “I believe in Spinoza’s God who reveals himself in the orderly harmony of what exists, not in a God who concerns himself with fates and actions of human beings.")。這個觀點與跟我們的時代近一些、也在著作中提到「God」的另一位大科學家霍金(Stephen Hawking)相合。

愛因斯坦根本不算是基督徒,也多番鄭重否認是教徒。

「我不相信相對論的基本觀念能夠用作聲稱與宗教有關係,科學知識一般說來與宗教不同……我們把道德視為純屬人類的事,雖然是人類最重要的事……」(1932年12月回覆一位準備作<相對論的宗教暗示>演講的猶太教長的信)

「我眼中的大自然,是一個我們只能非常不完美地理解的宏偉結構。這必使沉思者充滿「謙卑」之感,這是一種與神秘主義毫不相干的宗教感覺……」(1954年給某進化學者的信)

「你所讀到有關我篤信宗教的說法是謊言,被有系統地重覆的謊言,我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如果我體內有所謂虔誠(Religious)的話,那只是我對這個可以用科學理解的世界結構的無限仰慕而已……」(1954年3月回覆某詢問他宗教信仰的信)

有關愛因斯坦的上帝觀,請看一位牧師/神學教授Thomas Torrance的說明
牛頓

學術界稱牛頓為「原型自然論者」(Pro-Deist),即是相信宇宙有創造者,但衪創造了便使萬物運行不息,有如撥動了鐘錶的機括之後,便不再插手干預。

這個觀念顯然跟基督教的那位愛人、救人、罰人的人格化神大相逕庭。循道會的創立人約翰衛斯理,便曾對牛頓的上帝論大表異議。

牛頓雖自稱「基督徒」,常讀聖經(而且對解析「聖經密碼」很有研究)的事實,傳教士樂此不疲地反複援引。

但沒有幾個傳教士會提到這一點:牛頓認為「基督教」已乖離聖經!

牛頓的上帝觀念,傾向四世紀異端神學家Arius的理論,他反對三位一體,不認為耶穌是神。諷刺的是,他獲委為劍橋大學「三一學院院士」(Fellow of Trinity College, Cambridge University)!

為了他不肯接受主教按立之禮(Holy Orders Sacraments),英王因他名氣大而特別下令破例免禮。牛頓甚至到死,也不肯接受教會為他做臨終聖事。

今日的傳教士把牛頓援引為同道中人,博取會眾的認同,未免自作多情。(下篇講最惹爭議的達爾文 )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宗教毋須找科學家撐腰()

(續上篇中篇)

達爾文

很多人對達爾文的進化論的認識,別無其他,就是「人是猿猴變的」、與聖經說神造人的記載不相容、是與基督教為敵。我就親耳在佈道會中聽過傳教士說,達爾文晚年時對曾經提出進化論「深感懊悔」,最後成為了基督徒。

是真的嗎?

達爾文在1882年去世,但要到了33年之後的1915,才有一名英國海軍上將James Hope的太太Elizabeth Hope在美國麻薩諸塞州一個基督徒退修會中,宣稱她在達爾文臨終時訪問過他,「他後悔地說極其希望沒有將「進化論」闡釋成那個樣子……希望對會眾述說介紹耶穌基督和他的救贖……」

教會把這個「見證」珍如拱璧,同年在浸信會刊物Watchmen Examiner大肆宣揚,使「達爾文晚年信主」的說法大囂塵土。

事實上除了Hope太太的一面之辭,根本沒有任何說達爾文信了基督教的紀錄。達爾文有七名子女,一家相處融洽,病中家人在他左右,照顧無微不至。達爾文夫人才是虔誠基督徒,勸了他一生也不能使他重新入教,十分失望

如果達爾文晚年信教,那有只得一個外人知道的道理!達爾文的家人和科學家摯友赫胥黎(Julian Huxley)反覆澄清也無效,女兒兼家族史家和書信編纂者Henrietta Darwin 忍無可忍,1925年在<基督徒>雜誌上發表聲明:

「父親臨終時我守在他身旁,他重病不治或得其他病時,Hope太太都不在場。我相信父親根本未見過她……父親對他的任何科學觀點,不論是當時的或是早期的,從未後悔過。我們認為,他後悔的事是在美國編造出來的……純屬無稽之談。」

另一個反證是,達爾文在去世那一年,為自傳作最後定稿,特別用一章來交待自己的宗教觀:

「…<舊約>那一套顯然是虛假的世界史…無法證明福音書是在事件發生當時寫成的,他們在許多重要的細節上有出入…新約的道德看起來很美麗,但很難否認,它的完美要依賴我們在現代視為象徵的解釋……」

Hope太太造謠欺世,以及達爾文至死未信的事實,現在一些基督教人士已經公開承認

The alleged recantation/conversion is embellishment that others have either read into the story or made up for themselves. Moore calls such doings “holy fabrication!”….it therefore appears that Darwin did not recant, and it is a pity that to this day the Lady Hope story occasionally appears in tracts published and given out by well-meaning people. (http://christiananswers.net/q-aig/darwin.html)

奈何有些傳道人以訛傳訛,仍然不斷重覆這個謠言!最近的例子,是2006年12月15日澳洲布里斯本的「華友週報」第8版上,活水泉教會的蕭黃寶珠牧師的文章。

一點建議

我雖然是一個離教者,但承認認為基督教對人類文化影響深遠,「導人向善」、給予人希望、安慰人心的能力亦至為顯著。

我以前去過幾年的基督教崇拜,聽過吸毒者、黑社會流氓信教後改過自新,甚至成為專職傳道人的見證。近年聽到香港女星蔡少芬的爛賭母親終於信主,戒除累得女兒傾家蕩產的賭癮……例子不勝枚舉,不能忽視基督教的功勞。

但是假如傳道人打著「宣揚真理」的旗幟,仍繼續使用以訛傳訛或早被否定的論據,是足以使嚴肅的傳教工作蒙羞的。

(文章允許轉貼,請具作者名字:梁煥松)

 

 [ 基督教對偉大科學家謊言 ]

「凡是有欺騙性的東西,總是起一種魔術般的作用」

——> 柏拉圖<<理想國>>

「任何利用人類美德行騙的行為都是對偉大人類天性共和國的背叛,無論是在重

大的還是瑣碎的場合」

—-> 塞繆爾. 約翰遜 <<拉塞勒斯>>

在之前, 本人曾經說過基督教教會曾對過往兩位偉大科學家(哥白尼和伽利略)的逼害.現在, 就和大家談談基督教對近代三位超級偉大科學家的謊言! 一個錯漏百出的宗教,在政治上得到支持, 於今亦日立一倒. 而且, 更編造謊言(教會的小圈子最愛編出有利自己的傳言,而基督徒往往不假思索地信以為真,並廣泛流傳,弄假成真)來欺騙人類, 使人信主.相信這些謊言, 大家都經常聽到基督徒掛在口邊, 久而久之, 便成為了基督教界傳教的武器. 有很多人都因此而信了主, 因為這三位偉大科學家的影響實在無窮的大.基督教的所作所為真使人感到無限的可悲.


1) <<物種起源>>發表者 —- 達爾文(Charles R. Darwin, 1809-1882)

一八五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這個世界就好像發了狂般, 不論乞丐或甚至到
大學論的教授都興奮莫名. 有人在街上歡呼, 有人在東奔西走, 總是動彈不定!
因為英國著名生物學家達爾文正式向世界發表了驚天動地的<<物種起源>>一書!
他否決了長期以來騙人於無形的上帝創造論,否決了害人不淺聖經中的物種不變論!
因此, 兩位偉大的哲學家馬克思和恩格斯都對達爾文和其學說有極高的評價.

沒錯, 達爾文在25歲之前是一位的基督徒. 而且很喜歡看聖經, 所以紐約時報都
說他不是想謀殺上帝的, 可是他做到了. <<物種起源>>一書起初並沒有對宗教界造成
很大的振動, 但是很來<<物種起源>>的影響力日深, 很多學者都提及到,因而使宗教也
不能忽視, 後來更引起歷史以來基督教界一次很大很深遠的振驚! 於是 ,教會便對
達爾文處處壓迫, 使達爾文深深感到教會的邪惡無良!

在達爾文1882年4月19日死後, 一位女士名叫赫普 (Hope),她在
出席了美國麻省慕迪(Dwight Lyman Moody)的一次佈道, 她說在達爾文臨終的
時候, 她訪問了他 ,並且當時達爾文對她說:"我很後悔我將進化論釋成這樣, 請你幫我
開一個會, 我想說基督教的救贖" 之後 這個傳言隨即在基督教小圈子流傳.

但達爾文的女兒在亨里雅塔 (Henrietta) 在一九二二年發表了奠重的聲明

「在我父親臨終時,我守在他的身旁。在他重病不治時,或在他得其他病時,
赫普女士都不在。我相信我的父親從未見過她,她對我父親的思想、信仰沒有
任何的影響。我父親對他的任何科學觀點,不論是當時的還是早些時候的,從
未反悔過。我們認為有關他後悔的故事是在美國編造出來的。..整個故事純屬
無稽之談。」

那究竟誰在說謊言呢? 根據?爾文妻子的日記 , 在1882年4月18 日 3刻時份 , ?爾文從迷濛中醒過來 , 並對其妻子和兒女說了以下說話

" 我一點也不怕死"

“只要一有病 , 就感到您的服待"

“告訴孩子們, 他們一向對我和善"

但郤不點也看不出 :"我很後悔我將進化論釋成這樣, 請你幫我開一個會, 我想說基督教的救贖" . 無疑 , 這根本是對?爾文的一個大謊言!

可是於今依然有很多基督徒藉此來傳教! 一位如此偉大的科學家, 本來並沒有心反基督的,單是作科學上的研究. 可惜他的成果郤因而使他被教會壓迫,更在死後污他清名!難怪在他的 <<回憶錄>>中,他處處都表現對基督教的憎恨,討厭,尤其是對永火地獄的教義 ,他更說:這真是一個可詛咒的教義!

「真的,我很難明白人們怎麼能夠希望基督教是真實的,因為果真如此的話,其經文以明明白白的語言表示了,凡是不信仰基督的人們,其中包括我的父親、兄弟以及幾乎一切我的最好的朋友,都要永世受到懲罰。這真是一種可咒詛的教義。」

「有許多虛偽的宗教像野火般地傳布到地球上的大部份地域,這個事實對我是重要的. <<舊約全書>>的內容也不比印度教的聖書或其它任何一個未開化的民族的信仰更高明,更加值得信仰. 必須有明顥的証據, 才能使一個精神健全的人相信那些支持基督教的奇蹟」

「我們越是認識自然界的固定法則, 奇蹟就變得越不可信….」

「我相信 , 一切生物的肉體器官和心理器官是通過自然選擇或適者生存 , 再加上使用或習性的作用而發展起來的 ; 每一個也這樣相信的人都會認同, 這是器官之所以形成是由於具有這等器官的生物因此能夠同其他生物勝利地進競爭, 并且增加了它們的數量.」

「現在支持上帝在子在的最常用的論據 , 是多數人內心深處的信念和感情, 這些感情從前也曾經使他堅信上帝存在和靈魂不滅. 但是, 世界各族人民并不在內心中同樣地相信唯一的上帝在在?, 郤是各自信仰?各自神或者鬼. 所以 ,這種內心的信念和感情也就無意義 , 它不能作為說明上帝實際在在的証據.」

「把一種對上帝的信仰向孩子思想中反復地灌輸 , 這對他們尚未發育的頭腦將會產生一種非常強烈的 , 也許是遺傳的效果 , 以致他們很難放棄對上帝的信仰, 這正如一個猴子很難放棄對蛇的本能恐懼和厭惡一樣. 」

「我不能假裝可以對深奧問題作一點最低限度的解釋.萬物開始的奧秘不是我們所能解決的;人們必須滿足作一個不可知論者, 我就是這樣人中的一個」

「對於我自己來說 , 我相信我終生致力於科學是做了 , 我沒有由於犯了任何大罪而感到悔恨 , 但我經常感到遺憾的郤是我所做的沒有給人類帶來更直接的好處」

—->達爾文

2) <<相對論>>的作者 阿爾伯特愛因斯旦

相信沒有人不曾聽過這位二十世紀最偉大科學家的名字. 他曾因光電效應的
研究而得到了諾貝爾獎. 可是後人再看他其它研究, 說出他其實應該得到六個諾
貝爾獎(廣義相對論本人最為欣賞), 只應他實在太絕頂聰明了, 所以沒有人明白他的學說. 對於這位超級科學
家, 當然很值得人們去愛而敬之. 怎知, 這個"神聖基督教", 又開始擺起愛說謊的口
, 又向大家說謊言了. 他們今次說的是愛因斯旦信主!!!!!

後來更要麻煩到愛因斯旦本人在其語錄親自證清:

「你所讀到的關于我篤信宗教的說法當然是一個謊言,一個被有系統地重復著的謊言。
我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我也從來不否認而是清楚地表達了這一點。」
“當然是一個謠言,一個被有系統地重复的謠言。我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
“我不相信個體的永生,我認為倫理純粹只是人類自身的關懷,並沒有超人的權威躲在后面。」

我很想用愛因斯旦一句話來告誡所有的基督對真理的追求比對真理的占有更為可貴."

3) 牛頓

很多人(特指基督新教徒)都說牛頓是基督新教徒, 還藉此來高唱 : 看 ! 這麼一位傑出的科學家也是敝教的信徒 ! 說這些話的人 , 明顯是對牛頓認識皮毛就故亂狂言 . 牛頓其實是基督新教眼中的異端 , 而且是一位罪大惡樣的異端 ! 論據如下 :

a) 他否定神學(古代希臘教父思想) , 正如他曾說道

" 因為一個盲人沒有顏色的概念, 所以我們對於全知的上帝感知和理解萬物的方式也沒有概念."

b) 他不相信三位一體論 , 否定基督位格等的傳統教義 . 認為這些教義都是不理性 , 不合理 , 因政治因素而培育出來的 . 亦因其認為耶穌是隸屬於天父(耶和華) , 所以富有 “阿里烏派"的稱號

c)研究 聖經密碼(Bible code)的先驅者 , 他認為某些書卷如 <<但以理書>> , <<約翰福音>> 等先知著作都是象徵性的和象形文字式的 , 不能用一般常理去理解 , 要采取一些特別的方法.(若然在 牛頓時期電腦經已普及 , 可能會出版聖經密碼 3 )

d) 用自己的智慧去虧探神的智慧 , 牛頓曾經根據<<以西結書>> 所寫而製了一份所羅門聖殿的建築平面圖 , 為的是從中了解宇宙的某種建築密碼, 從而了解上帝的思維( 很可惜所羅門聖殿只不過是人的設計) . 這幅聖殿平面圖今天被保存在巴伯森學院圖書館裡.

e) 牛頓認為<<聖經>>存在著一套神秘的知識 , 只有 “高手" 先可以理解 .

" 我要將暗中的寶物和隱秘的財寶賜給你 , 使你知道喚你的 , 就是我耶和華以色列的神"

筆者題外話 :

牛頓作為一位劃時代的偉大科學家 , 但郤花了大半生的時間於神秘學和煉金術方面的專著中 . 本人覺得他正是一面鏡子 , 一個人盡管他怎樣聰慧 , 若花時間於一些毫無意義的事情 , 亦只是大為浪費 . 筆者建立此網亦花了若干的時間 , 但只要花本人一己若干的時間 , 就能夠讓眾多人放棄相信某些虛假的東西 , 而取回人生大部份的時間 , 我相信這也是值得的. 牛頓在研究基督教和科學 , 最後更說出以下一句足以讓科學家涕泗縱橫的說話 , 值得嗎?

" 在全部歷史上 , 一切直正精通科學的人 , 其知識無不來自埃及的那位月神 "

我國有句名言:" 其人雖已沒, 千載有餘情"
三位偉大的科學家都經已死了, 但他們對世界的貢獻郤依然有著廣大及持久的作用.
各位信徒們, 能否稍為尊重這三位偉大的科學家呢?亦尊重世人知道實情的權利好嗎?

理智再臨者筆

參考書目:

<<?爾文自傳 , 1809 — 1882 年 , 原稿未刪本>>

<<揭示物種起源的偉大科學家—-?爾文>> —– 作者: 李國秀

<<為神而戰>> —- 作者 : 凱倫.阿姆斯壯

<<愛因斯旦語錄>>

附錄 : 轉載網上文章 ( 愛因斯旦的信仰問題 )

最近一期的 (第十八期), 遠志明在向劉再復傳道時, 舉愛恩斯坦為例說明大科學家都有虔誠的信仰. 現在 ACT 上都還有人說愛恩斯坦相信宇宙有有理性和有智慧的創造者, 我以前已指出這是一個被廣泛有意傳播的謊言, 現再摘譯愛恩斯坦有關這方面的言論, 以正視聽.

[1954 年 03月22日, 一位機械工人給愛恩斯坦寫信, 提到他讀到一篇有關愛恩斯坦的宗教信仰的文章, 對文章內容的真實性表示懷疑. 愛恩斯坦在 24日回信說:]

“你所讀到的關於我篤信宗教的說法當然是一個謊言, 一個被有系統地重覆著的謊言. 我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 我從來不否認而是清楚地表達這一點. 如果在我的內心有什麼被稱之為宗教的話, 那就是對我們的科學所能夠揭示的這個世界的結構的沒有止境的敬仰."

[1939 年 12 月, 給一位準備演講 “相對論的宗教暗示"的芝加哥拉比的回信: ]

“我不相信相對論的基本觀念能夠被用來聲稱和宗教有關係, 科學知識一般說來與宗教不同. 我看到這一點是由於這個事實, 即客觀世界的深層相互關係能夠用簡單的邏輯概念來理解. 實話說, 就相對論而言, 更是完全如此.

通過體驗這種深層相互關係的邏輯理解而產生的宗教感覺, 不同於那種人們平常聽說的宗教感覺, 它更像是面對物質宇宙所展現的規劃而感到敬畏. 它不會導致我們更進一步去塑造出一個用我們自己的形象的神一樣的存在–一個對我們提出要求並對我們個體都有興趣的角色. 在這種感覺之中, 既無意願, 且無目標, 更無必須, 而只是單純地存在著. 基於這個原因, 我們這種人把道德視為純屬人類的事務, 雖然是人類最重要的事務."

[1954-55年間給一位進化論學者的回信:]

“我從來不給予大自然一個目的或目標, 或任何能被理解為擬人的東西.

我眼中的大自然是一個我們只能非常不完美地理解為宏偉的結構, 而這必使一個沉思者充滿"
謙卑"的感覺. 這是一種與神秘主義亳不相干的宗教感覺."

[1936年01月19日給一位六年級主日學校學生有關"科學家是否禱告?"的回信:]

“科學研究是基於這樣的觀念, 即一樣事情的發生都為自然規律所決定, 人類活動都是如此. 由於這個原因,一個做研究的科學家幾乎不會傾向於相信事物的發生能被一個祈禱者所影響, 即被一種向超自然的存在所提出的願望所影響. 然而, 我必須承認, 我們有關自然規律的實際知識還不完美, 不完全的. 因此, 我相信在大自然中存在普遍適合的基本定律都是有賴於一種信念. 這個信念至今在很大程度上已被科學研究的成功所証明.

但是, 在另一方面, 認真地投入科學探討中的人都變得相信在宇宙的規律中展現出一種精神–一種比人的精神變得更高貴的精神. 只具有卑微的力量的我們對此必感謙卑. 就此而言, 對科學的探討會導致一種特殊的感覺, 與更幼稚的人們的宗教感非常不同的感覺."

[1953年07月17日給一個浸禮會牧師的回信: ]

“我不相信個體的永生, 我認為倫理純綷只是人類自身的關懷, 並沒有超人的權威躲在後面.

[1950年12月03日, 一名19 歲的大學生絕望地向愛恩斯坦詢問人生的意義何在, 愛恩斯坦的回信說:]

“你努力要為個體人生以及全人類尋找一個目的的渴望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的意見是, 如果問題是這麼被提出的話, 那麼不可能有合理的答案. 如果我們談到了一項的目的和目標, 我們只不過是在問這樣的問題: 通過這項行動及其後續, 我們應該滿足什麼樣的慾望? 或者, 我們應該避免什麼樣的不希望得到的後果? 當然, 我們可以按個體所屬的集體的標準清楚地表白一項行動的目標. 在這種情況下, 這項行動的目標至少是間接地滿足經成一個社會的個體的慾望.

如果你問我社會或一個個體的總目的或目標, 這個問題就失去了它的意對義. 當然, 如果你問的是大自然的總目的或意義, 更是如此. 因為在這種情況下, 去假設某人的慾望與發生的事惰相聯系., 是非常主觀的, 至少是不合理的.

然而, 我們全都感到, 問我們自己應該如何指導我們的生活的確是非常合理而且重要. 我的意見是, 答案為: 只要能夠做的就盡量地滿足所有的慾望和需要, 並且在人類關係中達到和諧和美麗. 這是以許多的良心思考和自我教育為先決條件的. 不可否認的是, 比起生活在我們的學校和大學中的人, 開明的希臘人和古代東方的聖賢在這個最為重要的領域達到更高的水平.

調查發現美國三分之一科學家相信上帝

調查發現美國三分之一科學家相信上帝 [/td][/tr][tr][td][table=98%][tr][td=2,1][email=news@gospelherald.com.hk][color=#0000ff]魯德 [/color][/email]/ 基督日報記者[/td][/tr][tr][td]2009年07月20日10時09分 上午 Posted.[/td][/tr][/table][/td][/tr][/table]日前公佈的一項調查發現,美國大約有三分之一的科學家聲稱自己相信上帝。有評論說,這表明了信仰與科學並不是衝突的。

這項調查是由著名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re)與由所有科學領域組成的全球最大的科學社團美國科學促進會(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聯合進行,分別訪問了美國普通公眾以及科學家群體,並進行對比。

此次的調查研究依據兩組群體的電話訪問結果。首先,是皮尤研究中心在今年4月28日至5月12日訪問的2,001名成年人以及在6月18日至21日訪問的1m005名成年人。美國科學促進會則在5月1日至6月14日隨機抽樣調查了2,533名會員。

調查發現,美國一般公眾相信上帝存在的比例是83%,而科學家被訪者則有大約三分之一相信上帝。可是,一名基督徒生物化學家在看完報告之後表示,雖然科學家相信上帝的比例明顯低於普通公眾,但並不必要將此當作為壞消息。

生化學專家兼Procter & Gamble產品研發科學家Fazale Rana博士,身為「有理由相信」(Reasons to believe)基督教事工的護教學及調查副主席,評論調查結果:「這個調查給我們傳達一個信息,就是如果科學與宗教是不相容的,那麼我們就沒有可能仍舊看到還有30%至40%的科學家承認有一位上帝,或者相信一切萬物背後存在一個有更高能力的。」

Reasons to believe事工的使命是幫助人們看到科學與信仰並不互相矛盾,「科學與信仰是夥伴,而不是敵人」,引導慕道友或基督徒免受媒體或期刊所報導的最新科學研究發現而不再願意敬拜造物主上帝。

Rana博士說,早在1920年,就曾有調查發現大約三分之一的科學家相信上帝。大約100年過去了,比例仍舊穩守,因此他為這個調查結果而感到非常鼓舞。

除了問及是否相信上帝之外,調查還問到是否相信有更高能力的一個。其中,18%的科學家表示他們相信有更高能力的存在或一種屬靈的存在,而美國一般公眾在這一方面的比例是12%,基本上相仿。

但是當調查問到受訪者是否不相信上帝或者更高的能力時,一般公眾與科學家又一次顯示了明顯的差別。其中,只有4%的公眾表示不相信,而科學家則有41%。Rana說,這一主要差別根源於科學的本質。科學領域需要為客觀現象尋找出自然主義的解釋,因此傾向於依賴自然主義方法論的哲學,並將上帝排除在外的無神論。在這種風氣之下,科學家也面對很多壓力,有時候即使自己相信上帝但仍舊要表現得像不相信上帝一樣。自然主義方法論的哲學只能迫使科學家通過自然主義的方式來解釋事情。

然而,這也更使此次的調查結果顯得寶貴。他說:「面對哲學上的壓力,仍舊有這麼高比例的科學家相信上帝,對此我感到鼓舞。」

傑出的美國科學家幾乎全都不信基督教!

傑出的美國科學家幾乎全都不信基督教!

文章提交者:雲在青天

前言:

基督徒們常常說,有多少多少諾貝爾獎獲得者都信基督教。

這是謊言。

由於歷史的原因,那時候西方社會的人們,生下來就被父母變成了“基督徒”。那些諾貝爾獎得主真的信基督教嗎?我們不知道。因為,據我所知,從來沒有一個權威機構針對那些科學家們的信仰問題作過調查(問卷調查或者面談)。

到現在為止,據我所知,關於傑出科學家們的信仰問題作過的最權威的調查,就是科學界最權威的雜誌之一《自然》的調查。本帖談的就是《自然》雜誌過去幾十年做的幾次調查。

————————

基督徒們傳教的時候喜歡用謊言騙人,利用人們的思維誤區誤導別人。比如,有個基督徒說:“大部分近代舉世聞名的傑出科學家都是基督徒.他們懷著他們懷著敬畏上帝的心,從事科學研究,創立了一個又一個科學理論”,真的是這樣嗎?我們喜歡用鐵的事實說話。

進入正題之前,先講一個基督徒們利用人們思維誤區的例子。看了我的反基的帖子之後,很多基督徒的第一反應是:基督教流傳了兩千年,有那麼多絕頂聰明的人(某某著名科學家等等)都信基督教了。難道就你比他們都聰明?

這是一個巧妙利用人們思維誤區的典型例子。我們來剖析一下。這裡隱含的邏輯是:因為基督教流傳了兩千年並且有那麼多絕頂聰明的人信了基督教,所以基督教不會錯,是真理。真是這樣嗎?好,如果基督教真的是“真理”的話,那麼,按照基督教信仰,基督教是“唯一真理”,佛教/伊斯蘭教就都是謬誤了,對吧?那麼,我們也可以同樣反問:佛教/伊斯蘭教流傳了幾千年而且有那麼多絕頂聰明的人信佛教/信伊斯蘭教,佛教/伊斯蘭教會是謬誤嗎?由此可見,這種邏輯是講不通的!

現在進入正題。

基督徒們傳教的時候,有時候會列舉長長的一串科學家的名字,告訴你這些科學家都信了基督教。言下之意:你看,這麼多優秀的科學家都信了基督教,基督教還能有什麼問題嗎?你還猶豫什麼? (題外話:很多時候,這串科學家的名字當中有謊言。比如,我見過有些基督徒把愛因斯坦列為信基督教的科學家,還有些基督徒撒謊說達爾文後悔創立進化論,臨終前信了基督教云云。這些都是早就被戳穿的謊言。有興趣的同學們請自己做點功課。)

好,假設基督徒們列出的這一串科學家都信基督教好了。基督徒們忘記了一點:有傑出的科學家信基督教不假,但是有多得多的傑出的科學家不信基督教啊!

如何確定一個傑出的科學家們的信仰呢?科學的方法是:直接對科學家們的思想作調查,而不是看科學家們還是嬰兒的時候他們的父母有沒有為他們“受洗”!很幸運,最權威的科學雜誌之一的《自然》(Nature)雜誌就做個這樣的調查! (題外話:不知道《自然》雜誌是一本如何權威的科學雜誌的人們,麻煩你們自己多點功課。)

==============

傑出的美國科學家幾乎全都不信神

http://bbs.guoxue.com/archiver/?tid-500627.html

基督徒們傳教的時候,有時候會列舉長長的一串科學家的名字,告訴你這些科學家都信了基督教。言下之意:你看,這麼多優秀的科學家都信了基督教,基督教還能有什麼問題嗎?你還猶豫什麼? (題外話:很多時候,這串科學家的名字當中有謊言。比如,我見過有些基督徒把愛因斯坦列為信基督教的科學家,還有些基督徒撒謊說達爾文後悔創立進化論,臨終前信了基督教云云。這些都是早就被戳穿的謊言。有興趣的同學們請自己做點功課。)

自本世紀初以來,人們就一直在爭辯美國科學家的宗教信仰問題。我們最新
的調查發現,在頂尖自然科學家中,不信神的比例比以前都多--幾乎全都不信
神。

《自然》雜誌發表了一篇論文,涵蓋了1914年,1934年,1996年,以及1998年所作的調查,這些調查結果顯示:美國科學家當中,信基督教的比例正在大幅度較少,而美國科學院院士當中,到1998年,信“神”的比例只有7%! ! !而1914年的時候,美國科學院院士中心“神”的比例還有27%左右。隨著科學的發展,這個比例下降的夠快吧?美國科學院院士中信“神”的比例大幅下降到了7%,這說明了什麼問題呢?當然,即使只有7%的美國科學院院士信“神”,那也是長長的一串名單!呵呵!

《自然》雜誌的這篇論文發表在(Nature 394, 313 (1998)),英文原文見:
[url]http://www.nature.com/nature/journal/v394/n6691/full/394313a0_fs.html[/url]

中文的譯文,網上可以找到。我們附一份譯文如下:
——————————————–
傑出的美國科學家幾乎全都不信神

自本世紀初以來,人們就一直在爭辯美國科學家的宗教信仰問題。我們最新
的調查發現,在頂尖自然科學家中,不信神的比例比以前都多--幾乎全都不信
神。

最早研究這個課題的是美國著名心理學家詹穆斯·H·路巴(James H. Leuba),
他在1914年做了里程碑式的調查。他發現,在1000名隨機選擇的美國科學家中,
有58%表示不相信或懷疑神的存在,在400名“大”科學家中,這個數字上升到了
接近70%。 20年後,路巴用有些不同的方式重複了調查,發現這兩個數字分別上升
到了67%和85%。

在1996年,我們重複了路巴在1914年的調查,並向《自然》報告了我們的結果。
我們發現,在1914年以來,美國科學家一般地沒有多少變化,有60.7%表示不信或
懷疑神的存在。今年(1998),我們很接近地模擬了路巴在1914年第二階段的調查,
調查那些“大”科學家的信仰,發現信神的比例是前所未有的低--只有大約7%。

路巴把“大”科學家不信神或疑神的比例高的原因,歸於他們具有“超級知識、
理解和經驗”。類似的,牛津大學科學家彼特·阿金斯(Peter Atkins)在評論我們
1996的調查時說,“你很顯然能夠是一個科學家,並具有宗教信仰。但是由於科學
和宗教的知識範疇是如此不合,我不認為在更深刻的意義上,你能夠是一個真正的
科學家。 ”這樣的評論導致我們重複了路巴第二階段的研究,對“大”和“小”科
學家的宗教信仰做最新的比較。

我們所選取的“大”科學家群體是美國科學院的成員。我們的調查發現,科學
院的自然科學家幾乎一致地否認超驗事物的存在。不信神和不信永生的比例,在科
學院生物學家中分別為65.2%和69.0%,在科學院物理學家中分別是79.0%和76.3%。
剩下的人當中,大部分對這兩個問題都持懷疑態度,很少有相信的。我們發現,科
學院的數學家具有最高的信仰比例(14.3%信神,15.0%信永生)。生物學家具有
最低的信仰比例(5.5%信神,7.1%信永生),物理學家和天文學家則稍微多了一
些(7.5%信神,7.5%信永生)。

重複路巴的方法有些困難。對一般的調查,他從標準工具書《美國科學界人士》
(AMS)中隨機地抽取科學家名單。我們用了這部書的現有版本。在路巴的時候,AMS
的編者在詞條中標示出“大科學家”,路巴就據此鑑定他的“大”科學家。 AMS不再
有這樣的標示了,所以我們就把科學院的成員做為我們的“大”科學家,在早期的
AMS,這個身份也是“大科學家”的標誌。我們的方法要比路巴的方法產生了一個更
傑出的樣本,這或許可以解釋在我們的被調查者中存在著極低的信仰比例(如果前面
引述的路巴和阿金斯的評論是正確的話)。

在1914年的調查中,路巴把他那簡略的問卷郵寄給了隨機抽選出來的400名AMS
的“大科學家”。它詢問被調查者是否相信“一個能與人類進行智能和有感情的溝通
的上帝”和“個體的永生”。對每一個問題,被調查者可以選擇回答確信、不信或懷
疑。我們的調查包括了完全相同的問題,也要求匿名答复。

路巴把1914年的問卷送給了400名“生物和物理科學學家”,後者除了物理學家
和天文學家,還包括數學家。由於科學院成員的人數相對較小,我們把我們的問卷送
給了這些核心學科的全部517名科學院成員。在1914年,路巴收回了大約70%的答卷,
在1933年則超過75%,而我們在1996年的調查收回了60%,對科學院成員的調查則收
回了稍多於50%。

正當我們整理調查結果的時候,科學院發行了一本小冊子,鼓勵在公共學校教授
在美國科學界和某些保守的基督徒之間一直存在衝突的進化論。這本小冊子想讓讀者
確信,“科學對上帝是否存在的問題持中立立場”。科學院院長佈魯斯·阿爾伯茲
(Bruce Alberts)說:“有許多非常傑出的科學院成員有著非常虔誠的宗教信仰,同時
也相信進化論,他們中的許多人是生物學家。 ”我們的調查結果與此不同。

(方/舟/子譯自Nature 394, 313 (1998))

東海老人 發表於 2009-2-12 10:20

所跟帖: 東海一梟:  zt傑出的美國科學家幾乎全都不信基督教!   2009-02-11 08:27:20  

————————————————– ——————————
作者: 雲兒   按調查問卷定義,不信神的基督徒恐怕不少2009-02-11 10:16:38  [點擊:68]
心理學家劉巴(James H. Leuba)等人的研究,我以前也介紹過,具體情形可以看我以前寫的《宗教小測驗》及其答案,還有《諾獎科學家的宗教狀況:Beit -Hallahmi教授的研究》等等。

《自然》上報導的結果,企圖重複當年劉巴的研究,只問了兩個問題:你相不相信一個人格化的上帝?你相不相信死後永生?問卷上兩個問題都有特定的含義,跟基督教還不能等同。所謂“傑出的美國科學家幾乎全都不信基督教”,是一種比較具有誤導性的說法。

比如第一個問題,是否信仰人格化的上帝?當初劉巴的調查問卷裡,問題大意是:你是否相信上帝可以跟人進行知識上和情感上的交流,也就是說,可以向他祈禱並預期能得到他的回應,該“回應”超出了祈禱者主觀感覺與心理體驗的範圍?

這個問題的關鍵在最後一句,“超出祈禱者主觀感覺與心理體驗的回應”。很多科學家把它理解為,上帝會以超越心理體驗,甚至違背自然規律的方式,干預這個世界,直接跟個人溝通對話,而這種對話是實際發生的,並非僅限於主觀的心理體驗。

因為這種理解,不少科學家都對這個問題作了否定的回答,但是卻在問卷旁邊加註說明,自己信上帝,信基督,信救贖,不過卻不是以你說的這種方式去信仰。例如一位物理學家就說,我信仰上帝,但我不認為上帝會以違背物理規律的方式乾預這個世界。

劉巴舉了很多此類回答作例子,並且作了分析,結論大意是,既然你不相信此處所定義的人格化上帝,那麼,你信仰的就已經不是傳統意義上的人格神,多多少少變成了對非人格神的信仰。很大程度上,非人格神可以說只是客觀規律的代名詞,或者只代表著一種心理體驗、道德追求和精神寄託。他想調查的,並不是這種信仰,而是對傳統意義上人格神的信仰。哪怕你是每週上教堂的基督徒,至少你不信這種人格神,你就不算是真正信神了。

劉巴後期致力於美國基督教會的改革。他相信人有信仰需求,而這種需求是完全自然和有益的。教會一方面要滿足人們的這種精神追求,另一方面要避免傳統的迷信和封閉,使得宗教信仰與現代科學和諧一致。

在我看來,如果嚴格按照劉巴的定義來看對神的信仰,現代很多基督徒,恐怕都可以說成是不信神的。我舉一個例子。基督徒網友安替,在《基督教不是萬金油——說說我的見證》中作了這樣的見證:
真正相信的只是一天晚上,那是大二了,因為什麼事情我感覺到我的人生的所有的驕傲都被擊垮了,我就跪下來說,主啊,救救我。然後就突然有醍醐灌頂的溫暖和被拯救的回音。那時候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基督教最大的內核並不是說,“主在”,而是,“求主,主在”。 ….“禱告”是基督教的核心,凡事必先禱告。對於基督徒來說,禱告是很幸福的事情,每每我在安靜處向主禱告的時候,人生就被穩穩地托住,好像孩子在母親的懷抱。維特根斯坦說,凡是能說清楚的,都可以說清楚,凡是不能說清楚的,我們必須保持沉默。這是哲學家的態度,對於信仰者來說,無須沉默,禱告即可。
安替的見證,“醍醐灌頂的溫暖和被拯救的回音”等等,說的都是心理體驗,所言並未超出這個範疇之外。衡諸劉巴定義,是不是可以說,這段見證並不能成為安替信仰人格神的證明?

知道了劉巴定義的信神是什麼,再來看有關調查,讓我感到尤其詫異的,不在於有多少頂尖科學家不信人格神,而是在於,仍然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頂尖科學家,或者堅信人格神,或者拿不准信與不信,僅只表示懷疑。下表是《自然》上發表的上述調查結果,翻譯者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地刪去了:

Table 1 Comparison of survey answers among“greater” scientists

人格神 1914 1933 1998
相信  27.7  15  7.0
不信  52.7  68  72.2
懷疑  20.9  17  20.8

永生  1914 1933 1998*
相信  35.2 18   7.9
不信  25.4 53  76.7
懷疑  43.7 29  23.3

(* 雲兒注:此列數字原文如此,加起來遠多於100)

我是在無神論教育中長大的,所以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直到今天,還是有相當比例的大科學家,不能堅信人格神的不存在?當然我個人也覺得,信仰如何,並不一定構成對科學研究的負面影響。寫出這篇報告的兩位研究者,《科學美國人》上曾介紹過其信仰,他們都是基督徒,其中一位似乎還信人格神,"He is quite comfortable with Einstein’s personal God"。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