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宗教觀—「唯物論/大腦神經網路連接論/進化論/遗传基因學/人文/宗教觀」。

何宗陽 編作

我把我的宗教觀稱為「唯物論/大腦神經網路連接論/進化論/遗传基因學/人文/宗教觀」。

我的宗教觀可總結為: 人類理應是不需要宗教的。

唯物主義, 大腦神經網路連接論(Edleman &, 2000;Freeman, 1999)

唯物主義(物心一元論)

唯物論是一種哲學思想。這種哲學思想認為在意識與物質之間,物質決定了意識,而意識則是客觀世界在人腦中的反應,也就是有機物出於對物質的反應。當然了, 我無法接受唯心主義—在哲學基本問題上主張精神、意識的第一性,物質的第二性,也就是說:物質依賴意識而存在,物質是意識的產物的唯心主義,即唯心論。(维基百科. 2009a)

錯誤的心物二元論

心物二元論是一個心靈哲學的課題,由笛卡兒(Descartes)最早正式的提出。心物二元論(dualism)的根本論據是指人是由「心靈」和「肉體」兩部份所組成,與唯物主義強調「一個人的肉體就是它的全部」這種論據相對立。在過去,哲學家一直都認為不能驗證的思維試驗。但隨着複製人類的可能性出現,使得這個實驗變得可能:

  1. 假若複製人與「他」的元祖擁有相同的思維和記憶,那表示「唯物論」的觀點完全正確;
  2. 假若複製人只是一具不會思考的哲學喪屍(Philosophical Zombie),那表示笛卡兒的觀點完全正確;
  3. 但更大的可能是複製人與「他」的元祖一樣擁有思維的能力,但並不繼承元祖的任何思想內容(記憶),而是像一個新生的嬰兒一樣。(維基百科, 2009am).

因此,現在我們知道笛卡兒的心物二元論是錯誤的,「皮之不存,毛將附焉?」腦受傷了,心智就改變了,心物是互為表裡的一體,是一元論而不是二元論。(洪蘭,n.d.)

大腦神經網路連接論

根據目前一般學者所接受的理論,動物的行動或行為由大腦神經網路控制。人出生時大腦中的神經網路的確相當簡單。但是,我們都知道人有學習的能力。隨著人的成長,這個神經網路的連接狀況越來越複雜。目前的理論認為,人的大腦神經網路持續在連接和改變中一直到人死亡。(胡卜凱, 2009.)

腦是由稱為神經元的神經細胞所組成的神經系統控制中心。它控制和協調行動、體內穩態(身體功能,例如心跳、血壓、體溫等)以及精神活動(例如認知、情感、記憶和學習)。 ….現在由神經學、信息工程學、控制論、醫學影像學和精神病學來研究腦部的功能,我們已經得知腦部是一個產生意識、思想和情感的器官。 ….腦含有約140億個神經細胞(神經元(neuron),又名神經細胞(nerve cell))約佔腦細胞十分之一,剩餘的九成稱為膠質細胞。(維基百科, 2009aj)

「大腦神經網路連接論」認為:在人體內部和外界的物理或化學作用,刺激人的感官神經細胞,這些刺激在神經細胞 中產生神經訊號。神經訊號經過許多各別神經細胞,傳遞到大腦的大腦皮層。神經訊號因其所在部位的不同,有電波或化學成分的形式。它們在大腦內的傳遞過程, 當通過各腦神經細胞間的神經鏈間隔時,由於此訊號和周邊物質所生的物理和/或化學作用,形成神經鏈連接。此類連接路徑形成的模式,稱為(大腦)神經網路。此連接路徑即人的記憶。記憶是人「意識」的基礎。人的「意識」是語言、知識、和「文化」的基礎。 (胡卜凱, 2005)

現在由神經學、信息工程學、控制論、醫學影像學和精神病學來研究腦部的功能,我們已經得知腦部是一個產生意識、思想和情感的器官 (維基百科, 2009aj)身體中沒有靈魂, 唯物主義(物心一元論monism)是比心物二元論經得起現代神經學、信息工程學、控制論、醫學影像學和精神病學的檢驗。

演化論遗传基因學—– 我的人性 觀

它主要建立在演化論(Ehrlich, 2002),遗传基因學(Dawkins,1989; Ridley,1999)

每一個活細胞都攜帶著它祖先十億年來的實驗經驗。
~ 戴爾布魯克(Max Delbrück),《物理學家看生物學》

所有的事物都有時間和空間上的限度。﹝科學家﹞研究的動物、植物、或微生物都只是一個變化萬千的演化鏈的一環,沒有任何永久的意義。即使是他接觸到的各種分子以及化學反應也只是今日的流行,將會隨著演化的進行而被它物所取代。他研究的生物並不是一個理想生命体的特殊表現,而是整個廣無邊際,相互關聯,相互依賴的生命網裡的一根線而已。

~ 戴爾布魯克(Max Delbrück),《物理學家看生物學》

 

遺傳學是研究生物體的遺傳和變異的科學,是生物學的一個重要分支。遺傳學的奠基人奧地利人孟德爾(Gregor Johann Mendel 1822~1884),在布爾諾(Brno, 德Brünn,現屬捷克)的奧古斯丁教派修道院的菜園裡,工作了8年,於1865年2月在奧地利自然科學學會會議上報告了自己植物雜交研究結果,第二年在奧地利自然科學學會年刊上發表了著名的《植物雜交試驗》的論文,發現了遺傳學的兩個基本規律——基因的分離定律和基因的自由組合定律。

在達爾文發表進化論後不久,他試圖通過對豌豆進行試驗來對此解釋該理論。但是直到19世紀末他的研究才被人們所重視。雖然孟德爾還不知道這種物質是以怎樣的方式存在,也不知道它的結構是怎樣的,但孟德爾“遺傳因子”的提出畢竟為現代基因概念的產生奠定了基礎。可以說,遺傳因子實際上是孟德爾根據其實驗結果所虛擬假想的某種東西,從那時起遺傳學家踏上了尋找基因實體的艱難歷程。

雖然DNA在細胞核中很早就被發現,但證明其為遺傳物質的決定性實驗是1944年艾弗里(OT Avery 1877~1955)的肺炎雙球菌的轉化實驗。他和麥卡蒂(M.McCarty 1911~)等人發表了關於“轉化因子”的重要論文,首次用實驗明確證實:DNA是遺傳信息的載體。 1952年赫爾希(AD Hershey)和蔡斯(MM Chase 1927~)進一步證明遺傳物質是DNA而不是蛋白質。 (維基百科,2009b)經過人類基因組計劃和同時的競爭者塞雷拉基因組(一個私人讚助的基因組計劃)的努力,人類基因組的測序在2003年得以基本完成。 (維基百科,2009c)

人文觀

人際相通性(intersubjectivity)

所謂三字經所說的「性相近」,在當代哲學或文化研究中稱為「人際相通性」(intersubjectivity「人際共通性」)。有學者譯此詞為「互為主觀性」,我認為是不懂原意所致。「人際相通性」的物質基礎是基因、地球生態、演化論、和連接論。大家都知道人的生物性由基因決定。人類和雞的基因有大於60%相同,人類彼此之間的基因,有大於98%相同。這是人「性相近」的第一個原因。

其次,從600到700萬年前,人類都一直生活在同一個生態區域(非洲)。自然演化出同樣的「人性」。大約在65,000萬年前左右,人類從非洲向外遷移。但整個地球的生態,大致還是相近的。

我們上面提到,在物理或化學作用下,因為神經訊號的傳遞,人體神經細胞在大腦內 產生連接網路,從而形成人的意識。在相同的大腦結構、相同的大腦神經細胞、和相近的地球生態下,人由自然環境所產生的意識,自然相近。人類的生活和人際關 係,從整個人類觀點來看,其實也是大同小異。由此而產生的意識,仍然相近。

不可否認,人類在外形、文化、和個人意識上,有顯著的差異。演化論和文化研究,可以從自然環境以及在它制約下的生活方式,對大部分的這些差異,做出合理的解釋。(胡卜凱, 2005)

「社會建構論」的說法 (Berger & Luckmann, 1967)。

人的大腦神經網路從胚胎開始連接,到10歲左右,大致成形。但在人 一生中,它都不斷的改變。例如舊的模式消失或改變,新的連接模式產生。這個神經細胞連接和改變成為固定模式(網路)的過程,通常通過人和環境(包括人與 人,如親子、師生、朋友等等)的互動。這就是一般所謂的學習過程或經驗。在知識社會學中,這個過程叫做「社會建構」(Berger & Luckmann, 1967)。在大腦神經學中,這個現象稱為大腦的 可塑性。文化的傳遞或擴散,就是經過這樣種建立在物質基礎的過程。也就是三字經所說的「習相遠」現象。(胡卜凱, 2005)

參考文獻資  :

1. 參考文獻資料 

2. 何宗陽編著 個人主觀的宗教神秘經驗—-信徒們終生以幻為真而深信一個虛幻不存在的神的主要原因。" 及 

“有神論的罩門—-宗教入門必讀:為什麼人們(含知識份子,科學家…)會相信虛幻不存在的神呢? —-作業系統新假說"

https://6point7billion.wordpress.com/category/%e5%ae%97%e6%95%99/%e4%bd%9c%e6%a5%ad%e7%b3%bb%e7%b5%b1%e6%96%b0%e5%81%87%e8%aa%aa/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