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特蘭·羅素:耶利米和以西結創始發明了一種想法—認為除了唯一的宗教以外,其餘的一切宗教都是邪惡的偽教,同時主耶和華是要懲罰偶像崇拜的。

摘錄自: 伯特蘭·羅素, 西方哲學史, 1945 

伯特蘭·羅素 簡介

伯特蘭·阿瑟·威廉·羅素,第三代羅素伯爵,OM,FRS(Bertrand Arthur William Russell, 3rd Earl Russell,1872年5月18日-1970年2月2日)是二十世紀最有影響力的哲學家、數學家和邏輯學家之一,並致力於哲學的大眾化、普及化。無數人將羅素視為這個時代的先知。

1950年,羅素因《西方哲學史》此書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以表彰其“多樣且重要的作品,持續不斷的追求人道主義理想和思想自由”。

在宗教上羅素是一個不可知論者,相信上帝是否存在是無法證明的。羅素曾經說:「我絕不會為了我的信仰而獻身,因為我可能是錯的。」這句話體現了費邊社成員的性格: 費邊主義者就是懷疑主義者,不僅懷疑權威,而且也懷疑自己原有的看法,他們主張不斷的以現實觀照理論,不斷辯論,不斷修正對社會的認識。

伯特蘭·羅素:耶利米和以西結創始發明了一種想法—認為除了唯一的宗教以外,其餘的一切宗教都是邪惡的偽教,同時主耶和華是要懲罰偶像崇拜的。

從宗教觀點上來看,以色列人和平周圍的部落之間,最初似乎沒有什麼很大差別。亞威(Jahweh)當初只是一個鍾愛以色列子孫的部落神,但是無可否認此外還有別的神,同時對這些神的崇拜也是習以為常的。十誡第一條中說:“除我之外,你不可有別的神”說明這是被擄到巴比倫不久以前的一次革新。這一點已經被早期先知們的各種經文所證實。這個時代的先知們首先教訓人們說崇拜異教的神便是罪。他們宣稱為了在當時不斷的戰爭中獲得勝利,亞威的恩惠是不可缺少的;如果他們同時也敬拜別的神,亞威即將撤消他的恩寵。

 尤其是耶利米和以西結,他們似曾發明了一種想法認為除了唯一的宗教以外,其餘的一切宗教都是偽教,同時主(the Lord)是要懲罰偶像崇拜的。以下的引證可以說明他

們的訓誡,以及為他們所反對的盛行於當代的異教崇拜。 “他們在猶大城邑中和耶路撒冷街上所行的,你沒有看見麼?孩子揀柴,父親燒火,婦女摶面做餅獻給天后’伊什塔Ishtar’,又向別神澆奠祭,惹我發怒。 ”主為此而發怒。“他們在欣嫩子谷建築陀斐特的丘壇,好在火中焚燒自己的兒女。這並不是我所吩咐的,也不是我心所起的意。 ”

    在《耶利米書》中有一段很有趣的記載,其中敘述:耶利米責難在埃及的猶太人敬拜偶像。他曾親自和他們在一起生活過一個時期。這位先知告訴流亡在埃及的猶太人說,亞威因為他們的妻子向其它神祇焚香,要毀滅他們所有的人。但是他們都不聽從他,他們說:“我們定要成就我們口中所說出的一切話,向天后燒香,澆奠祭,按著我們與我

們列祖、君王、首領、在猶大的城邑中和耶路撒冷街市上,素常所行的一樣。因為那時我們吃飽飯,享福樂,並不見災禍。 ”但是耶利米卻向他們確言,亞威已經註意到這些偶像崇拜,並因此曾經降禍給他們。 “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大名氣誓,在埃及全地,我的名不再被猶大一個人的口稱呼……我向他們留意降禍不賜福,在埃及地的一切猶大人必因刀劍飢荒所滅,直到滅盡。 ”

    以西結同樣被猶太人的偶像崇拜所震駭。主在一個異像中把在聖殿北門處為塔模斯(Tammuz,巴比倫的神)哭泣的婦女顯示給他;然後主又將那些更可憎惡的事顯示給他看。在聖殿門口的二十五個人正在敬拜太陽。主於是宣布:“因此,我也要以忿怒行事,我眼必不顧惜,也不可憐他們,他們雖向我耳中大聲呼求,我還是不聽。 ”

    認為除了一種宗教以外一切宗教都是邪惡的,以及認為主將懲罰偶像崇拜的這種想法,顯然是為這些先知所創始。一般說來,先知都是極端民族主義的;他們期待著主徹底毀滅外邦人的那一日的到來。

以色列人的被擄曾被用來證實先知斥責的正確。假如亞威是全能的,而猶太人是他所揀選的人,那末他們所受的苦,只能說是由於他們的邪惡。這是一種父親管教孩子的心理,也就是說,猶太人必須通過懲誡才能得到淨化。在這種想法的影響下,猶太人在流亡期間發展了一種比獨立時更為嚴格、更為排斥異民族的正統教義。那些留在後方未經遷移到巴比倫的猶太人並沒有經歷到同樣程度的發展。當以斯拉和尼希米在被擄以後重返耶路撒冷的時候,他們發現雜婚已經相當普遍,並為此感到驚訝,於是他們便把這樣的婚姻都解除了。

  猶太人與其他古代民族突出不同之點是他們的頑強的民族自尊心。其他民族,在一旦遭受征服後,都曾表裡一致地屈服於戰勝者。只有猶太人保持了他們那種唯我獨尊的信仰,並確信他們的不幸是由於上帝的忿怒,因為他們沒能保持住信仰與教義的純潔。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