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達爾文進化論的一次早期大論戰(1860年6月底於英國牛津大學)。

  

1859年 11月24日,英國生物學家達爾文論述生物演化的著作《物種起源》首次出版。

物種起源》(或譯為《物種原始》)(英語:On the Origin of Species by Means of Natural Selection, or the Preservation of Favoured Races in the Struggle for Life),全名《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之物種起源論》,是達爾文論述生物演化的重要著作,出版於1859年。該書大概是19世紀最具爭議的著作,其中的觀點大多數為當今的科學界普遍接受。

今介紹有關達爾文進化論的一次早期大論戰(1860年6月底)。

【摘錄自: 方宗熙,古猿怎样变成人 , http://www.tianyabook.com/zhexue/guyuanzy/index.html, 11/04/2010 】

    
    時間:1860年6月底。
    地點:英國牛津大學。
    從6月28日起,“英國科學促進協會”在牛津大學舉行三天的會議。這次會議是由
一些思想落後的學者和教會策動的。他們預先安排好,寫了一些論文,準備集中地討論
達爾文學說。那意思就是說,他們準備用全力向達爾文學說開火,宣布進化論的死刑。
當時牛津主教公開宣稱,他已經立下決心,要來“粉碎達爾文”。
    參加這次會議的也有一些進步的學者。例如,堅決捍衛達爾文學說的赫胥黎①等,
也參加了會議。   

①赫胥黎(1825—1895)是英國生物學家。他讀了《物種起源》一書後就接受進化
論。他在1863年發表了關於人類起源於古猿的論點。參閱他的論文《人類在自然界的位
置》,科學出版社1971年譯本。
    最熱烈的爭論發生在6月30日。這一天的會議在牛津大學的大圖書館裡舉行。會議
室裡擠滿了人,男的女的,大約有1000左右的聽眾。達爾文由於健康的原因,始終沒有
參加會議。
    會議一開始就由一個美國學者宣讀了他攻擊達爾文學說的文章。
    接著,另外有一些學者起來發言,他們繼續攻擊達爾文和進化論。
    這樣就在聽眾中造成了反進化論的氣氛。
    於是,牛津主教認為時機成熟,洋洋得意地起來講話。他把人家批評達爾文學說的
話又大略重複了一遍,意思是說進化論不符合事實。例如,他說什麼按照達爾文的意見,
生物起源於原始的菌類,那麼蘑菇就是人類的祖先了。
    接著,他用自以為是俏皮的口吻,笑著問坐在旁邊的赫胥黎:
    “我要請向一下坐在我的旁邊、在我講完以後要把我撕成粉碎的赫胥黎教授,請問
他關於人從猴子傳下來的信念。請問:跟猴子發生關係的,是你的祖父的一方,還是你
的祖母的一方? ”
    然後,他轉用莊嚴的口吻,結束了他的惡毒的攻擊。他蠻橫地聲稱,達爾文學說是
異端邪說,嚴重違反教義,千萬不可相信。
    於是,聽眾騷動起來了。他們要求赫胥黎發言。
    赫胥黎不慌不忙地站了起來,穩步走上了講台。他首先用科學事實有力地批駁了主
教講話中的一些毫無根據的論點。他從胚胎學的角度指出,複雜的生物體,例如人體,
是從一個細胞通過細胞分裂,變成許多細胞,逐漸發展而來的。因此,由低級到高級的
進化是可能的。接著,他用嚴肅的口吻,緩慢他說出了以下的有名的話:
    “我說,我重複說一遍:一個人沒有理由因為有猴子做他的祖父而感到羞恥。”他
的話有意地停頓了一下。
    立刻,聽眾意識到,主教“訕笑”式的攻擊將要得到回擊,將要得到沉重的回擊。
立刻,整個會議室變得莊嚴肅穆,千百雙眼睛都注視著赫胥黎。
    這位當時勇敢捍衛進化論的教授接著繼續用響亮而清晰的話說:
    “如果有人在我的回憶中會叫我感到羞恥,那將是這樣的一種人:他不滿足於自己
活動範圍裡的事情,卻要用盡心機來過問他自己並不真實了解的問題,想要用花言巧語
和宗教情緒來把真理掩蔽起來。 ”
    這是真正科學家的話!
    立刻,整個會議室裡響起了雷動的歡呼聲,人們熱烈擁護科學的捍衛者。
    以後,又有別的進步學者起來批駁主教,說主教根本沒有讀過《物種起源》,所以
他的所謂批評東拉西扯,文不對題,根本沒有資格起來發言。
    這樣,在充足的論證面前,主教理屈詞窮,不得不低下了頭,灰溜溜地夾著尾巴溜
走了。
    進化論得勝了,真理得勝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