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聲非常多面的卿神—張秀卿

张秀卿

張秀卿(英文名:Chang, Hsiu Chin),台灣藝人。曾以以一曲《車站》走紅,曾獲得第六屆台灣金曲獎“最佳方言演唱獎”。她的歌聲非常的多面,擅長模仿的她能唱各種不同的歌,比如葉愛玲、蔡秋鳳、鄧麗君、鳳飛飛等台灣昔日當紅女歌手,甚至還能反串模仿張宇等男歌手。

                                                                     張秀卿 – 車站

 張秀卿 – 海風海湧海茫茫

百萬大歌星20090530-第53集_張秀卿 (1/3)

                          

百萬大歌星20090530-第53集_張秀卿 (2/3)

 

百萬大歌星20090530-第53集_張秀卿 (3/3)

 

 張秀卿的歌唱天份可說是與生俱來的。父母曾告訴她,她和一般小孩不太一樣,他們通常都是先學說話,再學旋律或歌唱,但她幼時一開聲卻是先有旋律,之後才慢慢學講話。除了天生愛唱歌,模仿也是她的“強項”。她幼時學唱歌和模仿,純粹是出於興趣,待年紀稍長時,每當從電視看到明星和歌星光鮮的一面時,她就會非常羨慕。後來,也因為家境貧寒,她遂立下當明星或歌星的心願,希望能通過當明星一途,賺大錢養家。

年幼時的張秀卿,堪稱為歌唱比賽長勝軍,只要她一出賽,幾乎都不會空手而歸。雖然她的歌唱表現標青,但她還是在參加了上千場的歌唱比賽后,才獲得唱片公司的青睞。

1993年,《車站》一曲奪得金曲獎年度最佳方言歌曲大獎,過後,張秀卿就趁勝追擊推出另一張專輯《想厝的心情》。由於這首歌和《車站》都是描述離鄉背井的心情,所以張秀卿唱得非常投入,1994年,張秀卿憑著《想厝的心情》這張專輯奪得金曲獎最佳台語女演唱人大獎。

張秀卿自小家境清苦,一家10口擠在10多坪大小的鐵皮屋裡,從小總被媽媽毒打,張秀卿說,如果照現在的兒童保護法,我媽媽可是要被抓去關的,以前媽媽最愛打她,常常傷口還沒癒合,棒子就又落下;曾經,張秀卿躲到同學家的床下,結果卻被媽媽拉出來打,當時她一心認為媽媽是她的後母,長大一定要報復,不過,長大後體會媽媽的愛,反而她是家中最孝順的子女。剛出道時,張秀卿第一次到台視錄影,能和藍心湄、葉璦菱等偶像排排站讓她興奮得幾乎恍神,當時有個導播從副控走出來大喊“那個穿格子衣服的,臉那麼大,不要站在那裡”,張秀卿以為是在講別人還左顧右盼,最後是她的宣傳來把她拉下去,叫她回家下次再來。強忍淚水的張秀卿,直到出台視的門口搭上計程車才讓淚水嘩啦啦的流下,當時她下定決心一定要紅,別讓人看不起。

張秀卿為女兒唱出血

 2008-02-03 14:57
<!–
–>
  • 離婚後,女兒歸張秀卿撫養,所以,他必須拼命工作,以便能給女兒妥善的照顧和良好的教育環境。

  • 張秀卿生長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裡。上有一兄二姐下有一妹的她,自小就被父母忽略,因此,她一直都希望自己是男生,以贏得父母的關愛。

  • 《車站》這首歌可說是有“幫卿運”,因為它不但讓張秀卿成為街知巷聞的台語歌星,同時,也為她帶來得獎運。

人前人後永遠笑嘻嘻的台語歌星張秀卿,年少時為贏取獎金而到處參加歌唱比賽,以掙錢養家,成年後又因離婚而不斷接通告、跑秀台,以掙錢養育女兒。她近日更曾因一連十多個小時不停的錄節目,以及不間斷的錄唱四五十首歌曲,而咳出血腥味,但為了女兒,她卻毫無懼意,且繼續勇往直前拼事業。

張秀卿的歌唱天份可說是與生俱來的。“父母曾告訴我,我和一般小孩不太一樣,他們通常都是先學說話,再學旋律或歌唱,但我幼時一開聲卻是先有旋律,之後才慢慢學講話。”

除了天生愛唱歌,模仿也是她的“強項”。“我從小就擅長模仿。由於我自小在農村長大,所以我當時經常模仿鵝、豬、狗等家畜的叫聲。雖是無師自通,但我的模仿效果卻很不錯。”

她說,她幼時學唱歌和模仿,純粹是出於興趣,待年紀稍長時,每當從電視看到明星和歌星光鮮的一面時,她就會非常羨慕。後來,也因為家境貧寒,她遂立下當明星或歌星的心願,希望能通過當明星一途,賺大錢養家。

而在那個演藝事業還相當保守的年代,參加歌唱比賽是進入娛樂界的捷徑之一,於是,張秀卿從國小二年級開始,就不斷的參加各種各樣的歌唱比賽。

“我從各項比賽中所贏取的獎金或獎品,也成了家裡的‘經濟來源’之一。”從此以後,早熟且懂事的她,為了幫補家計,更落力的到各個大城小鎮參加各種各樣的歌唱比賽。

拼命工作掙大錢

較後,當記者把話題轉到她現在的歌唱事業及婚姻狀況時,原本因沉浸在童年回憶裡而神彩飛揚的她,臉色頓時變得嚴肅。

她說,她早前因感覺與丈夫的思想鴻溝越來越大、話題也越來越少,因此,她主動向擔任警員的丈夫提出離婚。

“離婚後,女兒歸我撫養,所以,我必須拼了命的接工作,以便能給女兒妥善的照顧和良好的教育環境。”

她披露,當許多立委候選人在競選宣傳期爭相邀她到場演唱時,她都會為了賺錢而接下這些“秀約”。為了趕場,她經常在短短一天內同時錄製好幾集的節目,包括由她主持的《台灣的歌》。

“有一天,我一連十多個小時待在攝影棚裡錄製節目,在唱了約四五十首歌後,我忽然感覺口腔在咳嗽時湧起一股血腥味,不過,為了完成工作,我硬是‘吞下這口血腥味’。”

雖然工作辛苦,但只要一想起女兒,張秀卿就勇氣倍增。她也笑稱,她是天生的工作狂,“有工作是一種幸福,我又怎能不珍惜、不拼命呢!”

怕被罵‧獎金送鄰居

張秀卿生長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裡。上有一兄二姐下有一妹的她,自小就被父母忽略,因此,她一直都希望自己是男生,以贏得父母親的關愛。於是,漸漸地,她的舉止變得越來越男性化。

不久後,她的父母終於把重心放在她的身上,不過,讓她獲得父母親“青睞”的是她頻頻在歌唱比賽中贏獲獎品及獎金的喜訊,而非她的男性化。

“我是在唸小學二年級時,第一次參加歌唱比賽。雖然我一出賽就贏得亞軍,但我既不敢把參賽的事情告訴父母,也不敢把當時所獲得的獎品──腳踏車帶回家,因為我擔心會被父母打罵。結果,我靜悄悄把腳車送給鄰居。”

不過,當張母在無意間發現女兒擅自報名參加多場歌唱比賽一事時,她並未責罵女兒,只埋怨她為何不把所贏得的獎品拿回家。為免女兒所贏得的獎品繼續“獎落他家”,張父張母自此親自接送張秀卿往返賽場。

“從那時候起,我們一家人再也不用花錢買家電、肥皂及一些日常用品,因為我幾乎每次出賽都會獲獎。若贏得大獎,便會獲頒獎金或電器,若贏得小獎,就會獲頒一些日常用品。而這些獎金或獎品,全成了我家的其中一部份‘收入’。”

回想起年幼時的“參賽史”,張秀卿不由得瞇著眼睛笑了起來。雖然她並未因此成為最受父母寵愛的孩子,但父母對她的才華的重視,已足以彌補她內心的缺憾。

千場比賽才被發掘

年幼時的張秀卿,堪稱為歌唱比賽長勝軍,只要她一出賽,幾乎都不會空手而歸。雖然她的歌唱表現標青,但她還是在參加了上千場的歌唱比賽後,才獲得唱片公司的青睞。

“我國小參加《六燈獎》歌唱比賽活動贏得第一名後,才被一家公司簽為旗下歌手,而我的第一張專輯《細雨》所收錄的全是華語歌曲。雖然我盼了許久的歌星夢已成真,但這家唱片公司卻在《細雨》推出不久後就倒閉,讓我失望不已。”

或許是因為滿腔熱情被唱片公司倒閉事件當頭“澆滅”的緣故,當她升上初中後,她就暫停參賽,直至升上高一後,她才因心有不甘而“重出江湖”,到處參加歌唱比賽。

不久後,她就被網羅到飛林唱片公司旗下,成為羅時豐和林淑蓉的同門“師妹”。

“我在飛林推出的第二張專輯《半杯情》所收錄的全是台語歌,不過,那張專輯並未提高我的知名度。”

起頭難‧一度想文棄

“我依稀記得,在16歲到21歲這幾年間,我曾出了好幾張台語歌專輯,由於一直無法紅起來,我一度很想放棄。”

張秀卿披露,詞曲創作人林垂立在獲知她已萌生退意後說,她的嗓子很不錯,若退出歌壇是很可惜的事情,所以,他過後就為她‘量身打造’《車站》一曲。

“我當時心想,如果這次再不能‘起死回生’,我就退出歌壇。因為不甘心的緣故,我下定決心拼命上節目‘打歌’,每天只睡一兩個小時,臉部也因此長滿青春痘。8個月後,這首歌終於紅了起來,不過,由於當時的版權費制度還未盛行,我也只是拿到紅包,並未因而賺大錢。為賺取更多的生活費,我只好拼命接‘秀約’。”

《車站》這首歌可說是有“幫卿運”,因為它不但讓張秀卿成為街知巷聞的台語歌星,同時,也為她帶來得獎運。

“1993年,《車站》一曲奪得金曲獎年度最佳方言歌曲大獎,過後,我們就趁勝追擊推出另一張專輯──《想厝的心情》。由於這首歌和《車站》都是描述我離鄉背井的心情,所以我唱得非常投入,1994年,我也憑著《想厝的心情》這張專輯奪得金曲獎最佳台語女演唱人大獎。”

提到艱辛獲得的成果時,張秀卿的嘴角漾起一抹笑意。無論是再苦的經歷,樂觀的她,都能將之轉化為樂事,而她的回憶,也因此由苦澀幻化為甘甜,她的人生,更因此由晦暗逆轉為明亮。

每天只睡3小時‧狂瘦5公斤

“年幼為娘家,年長為女兒”可說是張秀卿過去30多年歲月的最佳寫照。

她的童年,是在忙著參加歌唱比賽,以幫補家計的境況中度過的,而她成年後的歲月,則是在超支體力,以賺錢養育女兒的苦況中流逝的。

她說,她在離婚後,為了賺取更多的錢,每天平均只睡三到四個小時,早前,她更曾因為吃不定時,睡不足時而狂瘦5公斤。不過,只要她認為對方值得她付出,如她的女兒或家人,她就甘之如飴,且從無怨言。

她在受訪當天,原與記者約在晚上11點見面,結果,由於她當天必須預錄5集節目,以致她遲至凌晨1點45分才得以赴約。

她抵步時,臉青唇白、搖搖欲墜,記者馬上扶她到沙發坐下。而在訪問中途,她也一度因長時間未進食而呈休克狀態,直到喝了酒店送來的熱湯及熱飲後,她才開始恢復意識。

不過,體力透支的她,在受訪過程中,一直都是氣若游絲,讓人看了心痛不已。詢及她會否因為當前的困境而怨怪前夫時,她依舊以巧笑倩兮的神情回應說:“一切與他無關,這是我自己的選擇。”她的堅毅與寬容,讓人更添憐惜。

光明日報/副刊‧報導:謝美玲‧2008.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