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話(國語) , 因不像臺語、閩南語、粵語、客家話保有傳統漢語之入聲, 吟誦唐詩宋詞不合古時唐宋聲律格律, 無法動聽吟誦 

何宗陽編作

         

昨日與打乒乓球友人聚餐, 餐後閒聊談及語言. 當我談到臺語比普通話(國語)更接近傳統漢語, 更能動聽吟誦唐詩宋詞時 , 中國山東友人要我拿出証據. 她或許認為臺語那可能比普通話更貼近中國呢 ?現在我就把証據拿出來:

普通話

“普通話”一詞,是朱文熊於1906年首次提出的,後來瞿秋白等也曾提出“普通話”的說法,並與茅盾就普通話的實際所指展開爭論。經“五四”以來的白話文運動、大眾語運動和國語運動,北京語音的地位得到確立並鞏固下來

新中國成立後,1955年舉行的“全國文字改革會議”上,張奚若在大會主題報告中說明:漢民族共同語早已存在,現在定名為普通話,需進一步規範,確定標準。 “這種事實上已經逐漸形成的漢民族共同語是什麼呢?這就是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的普通話。”“為簡便起見,這種民族共同語也可以就叫普通話。”
1956年2月6日,國務院發布的《關於推廣普通話的指示》中,對普通話的含義作了增補和完善,正式確定普通話“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以典範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語法規範”。(國務院關於推廣普通話的指示(1956年2月6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1956年2月6日).於2009年6月27日查閱) “普通話”一詞開始以明確的內涵被廣泛應用

據說普通話的興起是近代三、兩百年的事(另種講法是: 元朝已有普通話)…滿人入關,占了漢族地區,滿請皇親國戚、貴族功臣,坐鎮北京城內。統治中國,需學漢語,因漢人生活地區的各種复雜事物,不能以只可交流簡單游牧生活的滿語表達(詞匯不夠),且漢族人多,漢人又多不曉滿語,於是滿人便學說北京的城內話。他們不曉發漢語的入聲,說時又帶滿語口音,由此這沒了入聲、帶滿語口音的北京城內話,先在北京城內的滿人中流行;漢人要求功名,要在滿人統治下生存,又只好學他們那种腔調說話。至使這種話慢慢地擴散開來,成為今日的普通話。總而言之,普通話是帶外族口音、沒有傳統漢語之入聲、由外族創造的漢語。(陳國明穗, 熟讀唐詩三百首 北人依舊不會吟,5//11/2008美西版之「星島日報」) 

 
現今似是整體滿族人都講漢語–普通話了,滿語近乎失傳。人數遠遠少於漢族、文明程度又大大低於漢族的外族人以武力征服漢族,到後來反而會被漢族的文化征服,會被漢化。此是又一例子。東北地區是滿族的發源地、根據地、主要活動地,所以東北地區的人多能說字正腔圓的普通話…廣東、福建等地區,因山高皇帝遠,受滿語口音的影響較少,故此這些地方反而能保持住有入聲的漢語…… (陳國明穗, 熟讀唐詩三百首 北人依舊不會吟,5//11/2008美西版之「星島日報」)

國語

在台灣,現代標準漢語的正式稱謂是國語,國民黨戒嚴時期,台灣各族溝通也由日語變化成國語(與日治時期推行日本語言的政策,限制對原本語言的使用,推動所謂「國語家庭」(國語の家)如出一轍),教育部門則多稱中華民國國語文。由教育部國語推行委員會規範與推廣。國立編譯館主編、正中書局出版的部編大專用書《國語》內所解釋,國語分廣義和狹義來說,茲改述如後:「對外國語來說,則國內各民族的一切語言和文字,可統稱為廣義的國語;在本國,對方言來說,則指國家選定以北京地方的現代音系為標準音的標準國語,為狹義的國語,對內用以通行各地,對外作為國家語言的代表。」(國立編譯館 編:部編大專用書《國語》.正中書局)

 

標準漢語的發展演變。(維基百科, 現代標準漢語, 21/Mar/2010) 

上古漢語 周代
前1000年–前200年
爾雅,引申為雅言。
秦漢時代
前200年–200年
雅言,也稱正音、通語
魏晉時代
200年–600年
雅言,也稱正音、通語
中古漢語 隋唐時代
600年–900年
切韻(隋)
唐韻(唐)
兩宋時代
900年–1276年
廣韻(北宋)
平水韻(南宋)
近代漢語    
元代
1276年–1368年
中原音韻(元)
明清時代
1300年–1900年
洪武正韻(明)
京音(清)
註:標準音 切韻、唐韻、廣韻、平水韻、洪武正韻都是兼顧南北的,而中原音韻和京音都是北方話。故灰色表示兼顧南北,紅色表示北方話。

(維基百科, 現代標準漢語, 21/Mar/2010)

 

入聲 

在普通話裡,只有平聲有陰陽分立,沒有入聲,因此除輕聲外共有四個聲調:

  • 陰平(標為「-」,聲調值55)
  • 陽平(標為「ˊ」,聲調值35)
  • 上聲(「上」讀作shǎng,標為「ˇ」,聲調值214)
  • 去聲(標為「ˋ」,,聲調值51)

中古漢語的入聲,在普通話裡被划入各種聲調裡。這點與絕大多數漢語方言不同。(維基百科, 現代標準漢語, 21/Mar/2010)

入聲是漢藏語系的一些語言所具有的一類聲調。一般入聲是短而急促的,但亦都有例外。粵語、壯語、越南語、客家話、閩南語、贛語以及漢藏語系的其他一些語言中,入聲字音節以輔音[p]、[t]、[k]作結,發出明顯的短而急促的子音,使音節聽起來有一種急促閉塞的頓挫感。湘語、吳語、福州話、江淮官話、一部分西南官話地區以及華北官話中黃河以北河南省部分地區現在的晉語也保留入聲,但只帶一個弱喉塞韻尾[ʔ],甚至沒有入聲韻尾只具有特定調值。大部分的漢語官話方言中入聲已經不復存在。但是它是從什麼時候消失的,歷來都有不同的觀點。一種觀點認為是從元朝開始消失的,但是也有人認為直到17世紀入聲還沒有消失。(維基百科, 入聲, 21/Mar/2010) 

以現代北方漢語為基礎的的現代標準漢語(即普通話、台灣國語)中不存在入聲。以失去入聲的官話方言為母語的人,包括以基於官話方言的普通話為母語者,不經過訓練不能分辨入聲字。

漢字大概於隋、唐時代傳入日本,當時的漢語具有入聲,因而日語將入聲的痕跡保存至今,但其破音音尾已獨立成另一個音節(通常為ka行、ta行、wa行([p] → [ɸ] → [w] → ø)的音節)。相較之下,韓語、越南語漢字的入聲發音,則較為接近現代南方漢語的發音。

在無入聲調類的北京官話中,中古的入聲字被分派入平聲、上聲、去聲中,此現象稱為"入派三聲"。如何分派有若干規律可循(排除少量例外)。 1.全濁聲母字派入陽平或去聲(如: 薄 奪 續 寂)。 2.次濁聲母字派入去聲(如: 落 弱)。 3.清聲母字可能派入陰平、陽平、上聲、去聲之任一類,無固定規律。(維基百科, 入聲, 21/Mar/2010) 

漢字  推定中古音
IPA表示) 
普通話 江淮官話
洪巢片合肥
閩南語
(文 / 白) 
吳語 粵語 贛語 客語 日語吳音 日語漢音 韓語 越南語
  ɣɑp [xɤʔ] hap8 gheh hap9 hop hap ガフ (gapu→gō) カフ (kapu→kō) 합 hap hợp
  ʑip shí [ʂəʔ] sip8 / zap8 zeh sap9 sep sip ジフ (jipu→jū) シフ (sipu→shū) 십 sip thập
  vɪuət [fəʔ] hut8 / put8 veh fat9 fut fat ブツ (butu→butsu) フツ (putu→futsu) 불 bul phật
  pat [pɐʔ] pat4 / peh4 pah baat8 pat bat ハチ (pati→hachi) ハツ (patu→hatsu) 팔 pal bát
  jɐk [iəʔ] ek8 yeh yik9 ik yik ヤク (yaku) エキ (eki) 역 yeok dịch
  kʰɪɐk [kɐʔ] khek4 / kheh4 khah haak8 khak hak キャク (kyaku) カク (kaku) 객 gaek khách

※註:「易」僅作「變易」之義時讀為入聲 [-k],餘為去聲。(維基百科, 入聲, 21/Mar/2010)

總之, 這個入聲聲調在現代漢語已經不存在,分別併入第一聲、第二聲、第三聲、第四聲之中。入聲字的讀音短促,現在的江蘇、安徽、浙江、福建、江西、廣東、廣西、山西、河南、陝西、甘肅等省的部份地區、四川南部等地的方言還保留入聲字,因此如果無法分辨那一個字是入聲字,可以用台語及客語發音,聲調短促的就是入聲字。四川、貴州、雲南、湖北等省的多數地區,湖南西部、廣西北部地區,把入聲字讀為第二聲(陽平)。

 

結論 

普通話(國語)不像臺語、閩南語、粵語、客家話保有傳統漢語之入聲, 不合古時唐宋聲律格律, 無法動聽吟誦唐詩宋詞  

前人寫道:“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 此見解在北語仍有入聲之當時,本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然而在今日卻未必了。因北語(普通話、國語) 語音發生了變化,漢語中本有的入聲在北語裡消失了(即有些入聲歸了上聲或去聲,有部份則歸入了平聲)。古時各聲的音調現今都有些變化了…於是,以今天的普通話吟誦唐詩宋詞,語音音調不合古時四聲聲律;也不合詩詞格律之格律節奏”( 大家接受我創的這新辭新名稱嗎?)…這就是為甚麼現時以仍有入聲的地方話(例如有九個聲調,其中有三個入聲的粵語廣州話)去吟誦唐詩宋詞,會比以普通話吟誦動聽的原因。(陳國明穗, 熟讀唐詩三百首 北人依舊不會吟,5//11/2008美西版之「星島日報」) 

中古漢語的聲調系統由平、上、去、入四種聲調組成。大致來說每個漢字的聲調都是確定無疑的。(少數漢字一字多調表示不同詞義。)舉例說:“詩 shī、史 shǐ、世 shì、十 shí ”四字分別屬於平上去入。仄聲與平聲的區分很簡單。仄聲是上、去、入,剩下的就是平聲。當然,這樣說的都是中古語音,不是現代普通話的語音。平仄是詩詞韻律的概念。現代漢語某些方言依舊保留入聲。方言入聲的韻尾可能是 p t k ,也可能是喉塞音。廈門話“十” sip (文)或 tsap (白)。普通話沒有入聲。北方人要研究入聲,必須一個個去記住它。也就是說,北方話大都沒有入聲,父母不會教你學會入聲。(慕明  ,漢語聲調平仄與詩詞格律, 2008-08-30, http://ipobar.com/read.php?tid-20862.html)
例子

1.

唐代詩人柳宗元的《江雪》:

千山鳥飛;萬徑人蹤
孤舟蓑笠翁;
獨釣寒江雪。

2.

南宋抗金名將岳飛的滿江紅用短促的入聲字(-t韻尾)作韻,以抒發其極度憤恨的情感:

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
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靖康恥,猶未
臣子恨,何時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
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

3.

北宋大文豪蘇軾的《念奴嬌·赤壁懷古》: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
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
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
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
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

(維基百科, 入聲, 21/Mar/2010)

4.一般採用記憶一首典型的詞,然後記住每句格律。注意,最好按南方話記,因爲部份入聲字在普通話歸入平聲,將影響判斷。過去填詞是唱著填的,比較省力,就象現在改流行歌曲的歌詞,但是多數要用江南話,普通話不能唱。 平仄聲調:
字的四種聲調又可分為平聲、仄聲二種,第一聲(陰平)和第二聲(陽平),通稱「平聲」。第三聲(上聲)、第四聲(去聲)和舊讀入聲字,通稱「仄聲」。比如:王之涣(唐朝代)作品《登鹳雀楼》

白日依山盡,
黃河入海流。
欲窮千里目,
更上一層樓。
其格律如下:
仄仄平平仄,
平平仄仄平。
平平平仄仄,
仄仄仄平平。

按照普通話分析,字是平聲,似乎不合格律,但事實上是字在古漢語和江淮、晉語、吳、粵、客贛、閩等漢語方言中是入聲。不過,成渝話中歸入陽平,也不合格律。(慕明  ,漢語聲調平仄與詩詞格律, 2008-08-30, http://ipobar.com/read.php?tid-20862.html)

5.

李商隐《錦瑟》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入聲比較麻煩普通話裡沒有這個聲調,但是南方方言里普遍保留,比如《錦瑟》詩第一句“五十”的“十”,大家可以按照自己的方言讀一下,南方很多方言都讀作入聲的,讀法接近去聲,但更要短促一些。有一個常識大家要牢牢記住:一個字在古漢語的讀音,和普通話的讀音,並不完全一致。(唐詩宋詞中的平仄押韻(2009-05-28 08:20:3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5761970100d9rn.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