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水扁:319暗殺事件該給個交代了吧!

陳水扁已經被羈押一年半,哪裡也去不了,該給個交代了吧!

    

                                                                                                                                                                                                                                                                                                                                  

 [轉載]

319暗殺事件該給個交代了吧!


/陳水扁

再過兩天就是「319槍擊事件」六週年,原本我都不想提了,但前幾天看到一篇評論「五都」和2012總統大選的文章,說什麼藍的支持者在台灣仍遠大於綠,2000年是因為藍營分裂,2004年是因為「兩顆子彈」,才僥倖讓民進黨獲勝,所有藍營支持者要對自己有信心云云。統派媒體要怎樣自我取暖、集體安慰,我完全沒有意見,但經過了六年,政黨也再次輪替,還繼續用「兩顆子彈」這樣的說法來污衊、影射我是用「奧步」,用不正當的手段贏得2004年總統大選,這種惡毒甚至刻意製造對立與仇恨的言論,如果放任它不管,只會不斷的繁衍、滋長,一定要予以強力的反擊。  

首先要談的是2003年11 月5日的《中國時報》有關總統大選的民調,陳呂的支持度首度超越連宋的支持度1%,與在1025「公投制憲大遊行」成功舉辦後,民進黨民調中心總統大選民調支持度,陳呂贏連宋1%是一致的,絕對沒有上述文章所稱「藍的支持者在台灣永遠大於綠」這種事。  

更何況,2004年3月10日仍可公布民調的最後一日,民進黨民調中心的民調顯示陳呂39.1%、連宋38%,陳呂領先1%,預估陳呂的得票率51.3%,連宋48.7%。而2004年3月18日,也就是「319」前夕,民進黨民調中心預估陳呂得票率51.5%,領先連宋的48.5%,所謂2004年綠營靠著「兩顆子彈」才僥倖獲勝,完全是藍贏輸不起的遁詞而已。  

所謂的「319槍擊案」事實上是「319暗殺事件」,我是最主要的受害者,而我也比誰都想知道事實的真相。  2004年3月23日,我在總統府與五院院長茶敘,首度提議由超然獨立的監察院錢復院長組成「真相調查小組」,進行公平、公正、公開的調查,結果被藍營否決。後來,藍營另組「真調會」,其實應該稱為「藍調會」,結果又如何?  

事隔六年,我不禁要問:陳義雄的涉案背後到底有沒有人指使?中國國民黨甚至地方黑道是否扮演任何的角色?這也是大家心中長期存在的疑問。  

尤其是前法務部長王清峰,在馬政府上台前,她是「藍調會」的頭頭、要角,主導整個調查的方向,過去尚未執政前說什麼因為扁政府的杯葛、不合作,所以困難重重。我想請問王前部長,過去將近兩年的時間,妳手握檢、調大權,整個國家偵查機器都在手中,請問查出什麼跟過去專案小組所做結論不同的地方?  「

特偵組」在查我「國務機要費」時,連一張129元、160元、212元的發票,都傳相關證人出庭應訊。在過去將近兩年的時間,「特偵組」對「319暗殺事件」又做了些什麼?  

其他的細節暫且不論,我只想問「特偵組」三個問題:  第一、陳文茜口中的「奇美小護士」是誰,現在人又在哪裡? 第二、陳義雄是否留有遺書,並自承涉案? 第三、檢調有哪一項具體證據,不管是人證或物證,足以證明「319暗殺事件」是我陳水扁所「自導自演」?  

王前部長以「藍調會」打扁急先鋒的角色,換來法務部長的官位,王前部長顯然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藍調會」可以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做出調查報告,執政了以後卻完全沒有動作,今天王部長都已經下台了,就不要在那裡「歹戲拖棚」,「319暗殺事件」該給個交代了吧!  

過去我在擔任總統期間,只因為權力的競逐,政治人物、媒體名嘴可以睜眼說瞎話,每天在那裡造謠、抹黑、攻訐,結果台灣媒體自由、新聞自由可以與美、日、歐洲等先進民主國家相媲美,但新聞可信度卻低到只有百分之一,令人啼笑皆非,可恨又復可笑。  

新聞可以亂報、媒體可以亂寫,但萬萬沒有想到連政府體制也可以按照政治的需要亂搞。藍營為了政治鬥爭,透過由他們所掌控的立法院,強行成立所謂的「真調會」,最後被司法院大法官解釋為違憲,但「藍調會」先有結論再找證據的作法,根本就是中國文革公審的翻版,對一位現任總統極盡污衊醜化之能事,不但人格謀殺,更是對憲政體制及政府公權力的戕害與破壞。  

馬政府成立後,新任的國防部長,曾經也是「藍調會」成員的陳肇敏,在立法院答詢時主動爆料說:「陳前總統的傷口,不是在金華街案發現場造成。」一時輿情譁然。之後,陳部長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更強硬的說:「如果再問一次,答案仍然不變。」  這種惡質的言行,被我一狀告到法院,開庭時陳部長馬上改口說,他只是引用「319槍擊案真調會」調查報告的結論,媒體誤解了他的意思,才得以獲判無罪。在媒體前說的是一套,到法院講的又是另一套,這就是馬政府政務官的風骨與擔當。  

「319暗殺事件」於5年前的8月9日,就已經由當時台南地檢署朱朝亮檢察長以「陳義雄是兇嫌但自殺身亡」為由簽結,朱朝亮檢察長後來也出任「特偵組」的一員。一個司法程序已經全然完備的案子,六年來只要有政治需要,不斷地被拿出來炒得沸沸揚揚,到現在還在講2004年總統大選,「兩顆子彈」如何如何,真的是台灣政治的幼稚與悲哀。  

「319」我沒有「自導自演」。「319」當天從上午9點到中午案發的1點45分,除上洗手間的3、4分鐘沒跟呂副總統在一起外,其他包括3個多小時同在一部吉普車上及1個多小時一起用餐,呂副總統自始自終都在我的旁邊。  呂副總統在其大作《透視319》一書的結論是:「我的第一手觀察可說明陳總統的傷口確實是當天在吉普車上中彈造成的」(第163頁)。  

而世界鑑識專家李昌鈺博士鑑定報告,更認定我下腹部的傷口確實是「槍傷」,而且是「新傷」。  石台平法醫也說,「陳總統之傷口是新鮮之傷口,也不可能手術刀加熱後切割或接觸射擊所造成」、「夾克未檢驗出火藥之痕跡,因此本件槍傷可認定是遠距槍傷。」(台南地檢署不起訴處分書第146頁、第167頁。)  

最後,我再度重申我完全支持「319暗殺事件」應該重啟調查,不但要重新查、仔細查,更要徹底的查。到底誰是兇手,如果不是陳義雄,那又是誰?如果不是陳義雄一個人還有其他的共犯,那又是誰?我想全台灣沒有人比我更想知道答案。  未來「特偵組」的調查結果如果證明不是我陳水扁「自導自演」,那「藍調會」所有的成員,包括:陳肇敏、王清峰等人,是不是欠全民和我一個道歉?我已經被羈押一年半,哪裡也去不了,我就靜靜地在這裡等你們的答案!(轉載自《蓬萊島雜誌》) http://www.southnews.com.tw 2010.0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