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Evolution(演化論/進化論)中文翻譯及其與科學界的爭議。

 

原本中文對“evolution”這個字有兩種翻譯。“進化”一詞是來自日語(日製漢語)。而嚴復則是最早反對使用“進化”的人之一,後人在《天演論》書尾的名詞表中寫到:「evolution一詞,嚴氏譯為天演,近人撰述多以進化二字當之。赫胥黎於本書導言中實嘗有一節,立evolution之界說;謂為初指進化而言,繼則兼包退化之義。嚴氏於此節略而未譯,然其用天演兩字,固守赫氏之說也」。也就是說,嚴復理解到單用「進化」一詞的缺憾,故自創「天演」二字取代「進化」。

根據台灣教育部所編輯的辭典,「進化」定義為生物由低級到高級、由簡單到複雜的發展過程,並將「退化」定義為進化的反義詞。而「演化」則定義為生物物種為了因應時空的嬗變,而在形態和與行為上與遠祖有所差異的現象,明顯較適用於生物學的討論上。

目前中文對於如何翻譯「evolution」仍有爭議。支持使用「演化」的學者認為,演化在字面上的意義比較中性,能表達連續與隨機的意義;進化則帶有「進步」的含意。而且由於漢語中「進」與「退」是代表相反意義的兩個字,因此若使用進化,則在邏輯上不易將「退化」定義為進化的一種類型。對翻譯的爭論也表現了人們對進化論理解的變化,過去「進化」多表示生物朝適應環境的方向演化,而當前多認為生物的演化是隨機的,並沒有進步退步之分。

 

與科學界的爭議

進步、複雜化與退化

有些物種(如人類),常被認為是比其他的物種更高級,甚至是演化的方向與目的所在。且認為演化的過程必定會使生物愈來愈複雜,或是進行與演化相反的退化。而現在的生物學家認為演化是沒有方向的過程,也沒有任何預先計畫的目標。雖然在已知的演化過程中,確實具有逐漸複雜的現象,但是依然有許多物種保持在較簡單的狀態,如細菌。因此複雜性可能增加也可能減少,或是維持不變,結果取決於天擇的機制。

物種形成

物種形成有時後被認為是無法直接觀察的現象,並得出演化是不科學的結論。但是科學的發現不僅是經由可重複的實驗,均變說(uniformitarianism)使科學家得以用經驗來推論事物的原因均變論(英語:Uniformitarianism,又稱齊一論)是英國人詹姆士·賀登(Jamez Hutton)在1785年和1789年所提出,其中精髓一句話就是:『現在是通往過去的一把鑰匙』(The present is the key to the past),表示一切過去所發生的地質作用都和現在正在進行的作用方式相同,所以研究現在正在進行的地質作用,就可以明瞭過去的地球歷史。

萊伊爾Lyell·Sir Charles被譽為“現代地質學之父”的萊伊爾對均變論的形成和確立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1830年1月,發表了《地質學原理》第一卷(1831年出版第2卷,1833年5月出版第3卷)。他堅持並證明地球表面的所有特徵都是由難以覺察的、作用時 間較長的自然過程形成的。他指出地殼岩石記錄了億萬年的歷史,可以客觀地解釋出來,而無需求助於聖經或災變論,同時,他承認陸地的升降運動,把意大利塞拉比寺院的三根石柱(它們曾部分被海水淹沒)作為《地質學原理》的刊頭畫,並指出斯德哥爾摩附近海面以上200呎的海生動物的貝殼說明陸地的上升。

也就是說,要認識地球的歷史,用不著求助超自然的力和災變,因為通常看來是“微弱”的地質作用力(大氣圈降水、風、河流、潮汐等),在漫長的地質歷史中慢慢起作用,就能夠使地球的面貌發生很大的變化。萊伊爾強調“現在是認識過去的鑰匙”,這一思想被發展為“將今論古”的現實主義原理,這種“將今論古”的科學方法對達爾文的影響很大。

在萊伊爾逐步取代了居維葉之後,均變論在長達近一個世紀的時間裡成為地質學的信條,奠定了現代地質學的科學基礎。本世紀60年代以前的地質學教科書,幾乎異口同聲地說“萊伊爾用均變論統一說明了地質現象,建立了科學的地質學”。

此外物種形成的例子也出現在植物。還有刺魚(stickleback)的外胚葉發育不全(ectodysplasin)等位基因,被用來當作研究基因轉變與物種形成的模型。有一種類似的觀點,認為微觀演化是可以觀察,而宏觀演化則無法觀察。但是由於宏觀演化的機制與微觀演化相同,所以宏觀演化事實上已經在微觀演化中被觀察。而且物種之間基因序列的比較,也顯示少量的遺傳變異,就可以導致外表相當大的變化。

參考文獻資料:

  1. 維基百科
  2. 互動百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