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神創論」與現代神學變形的「智能設計假說」

何宗陽編著譯

人們為什麼相信上帝?

很多宗教信徒的理由是: 造物主的完美設計/自然美景/世界或宇宙的複雜性。因為—-自然界具有目的性和設計。

多數重要的智能設計假說支持者是基督新教的教徒,並且聲明生命的設計者就是上帝關於超自然設計者的推理常用來證明神的存在。有關討論的一個著名形式是由十三世紀神學家托馬斯·阿奎納所闡述。1802年威廉·派里出版的著作《自然神學》裏使用了鐘表匠的比喻,但也被用於智能設計假說。

基督教談到創造論常常用世界的精美來說明一位設計者的存在。然而對於世界醜惡的 一面,則統統歸罪於撒旦和人類。請問一方面不願意對消極的一面承擔責任,一方面又希望被讚美為萬能的,完美的,至高的主宰,這是健全的心態嗎?(沈,2001)

關於神的萬能, 古希臘的一位詩人曾打了這麼一個比方:如果上帝是萬能的,那麼請他找一塊他無法 舉起來的巨石來,如果他找不到,那他不是萬能,如果他找到了,那仍然證明了他不是萬能。如果耶穌真的是萬能,為什麼他每次只治好一個瘸子,一個癱子,一個瞎子,為什麼他不能讓整個人類永遠與疾病無緣?為什麼他不能讓這個世界美麗得過分?使 空氣成為備用食品,非洲難民再也不受飢餓之苦,在沒東西吃的時候猛吸兩口氣便填飽肚子,剛出生的嬰兒個個健康聰明,世上的蚊子,蒼蠅,臭蟲,蟑螂,病菌,疾病,統統消失,或者至少讓蚊子不叮人類只叮老鼠,等等。所以用伍迪埃倫的話來說,上 帝最多是一個“underachiever”。 (沈,2001)

其他批評人士認為,如果這些設計失敗是智能化設計者(上帝)的蓄意產品,那麼設計者(上帝)必定是不稱職或虐待狂… … 其設計是差勁的設計,在其他情況下, 是次優設計,是愚蠢的設計,是無能設計。(Wikipedia, 2009, poor design)

   智能設計假說Intelligent design

智能設計假說在二十世紀被看成是試圖改變科學基礎、顛覆進化論的現代神學變形。隨着進化論被用於解釋越來越多的現象,設計假說的論據也在變化,但是其根本觀點沒變:複雜的系統必須有一個設計者(維基百科,2009aa)

智能設計假說是相對進化論的一種假設。智能設計論的倡導者認為,「在自然系統中,有一些現象用無序的自然力量無法充分解釋,以及一些特徵必須歸結於智能的設計。」

智能設計假說支持者尋找的是他們所聲稱的「智能痕跡」證據-物體所具有的、必須來自設計的物理特徵。常被引用的論據包括:不可化約的複雜性、信息機制和特殊複雜性。設計假說支持者認為,如果生物系統具備一個以上這類特徵,他們便推論這些特徵來自設計。這各觀點與主流生物學相反,生物研究依靠實驗和可理解的數據採集,以突變和自然選擇來解釋生物體的變化過程。設計假說支持者認為,儘管智能設計所指向證據的産生過程不可觀測,但它對自然界的影響是可檢測的。(維基百科,2009aa)

思想來源

過去的幾千年,哲學家們在思辯大自然的複雜性是否意味着存在超自然的設計者或創造者。第一起有記錄的關於自然設計者的討論來自古希臘哲學。哲學概念中的「道」(Logos)由早於亞里士多德的哲學家赫拉克利特(公元前535-公元前475年)在現存的零散文件中表露過。柏拉圖(公元前427-公元前347年)在其晚期哲學著作中闡述了具有至高智慧和能力的自然造物主概念。亞里士多德(公元前384-公元前322年)在其著作《形而上學》前言中也發展了宇宙的創造者思想。

關於超自然設計者的推理常用來證明神的存在。有關討論的一個著名形式是由十三世紀神學家托馬斯·阿奎納所闡述。1802年威廉·派里出版的著作《自然神學》裏使用了鐘表匠的比喻,但也被用於智能設計假說。在19世紀,這些思辯産生了自然神學,即通過研究生物學來探索神的旨意。這一運動促使了搜集生物化石和標本的熱潮,從而導致了達爾文的《物種起源》的産生

爭議          

智能設計假說運動的一個重要策略是,說服公眾:在科學家中存在生命是否進化的辯論;從而進一步游說公眾、政治家和文化領袖,學校應該「教導這個爭議」(teach the controversy)。]然而,在科學界並沒有這樣的爭論;科學界的共識是生命是進化的。廣為接受的看法是,智能設計假說只是其支持者的一個掩護,實質的運動是針對這些人說的所謂科學的唯物主義基礎沒有給上帝留下任何可能性。

智能設計論爭議的中心有三個問題:

  1. 智能設計論是否可以定義為科學
  2. 提出的證據是否支持這個理論
  3. 在公共教育系統傳授這個理論是否合適並且合法

自然科學使用科學方法建立基於觀察的經驗主義知識(有時稱為經驗主義科學)。智能設計假說支持者試圖改變這個定義,以其領導者所宣稱的有神論現實主義(批評者稱之為「超自然主義方法論」,即相信超自然的神祇)來替代科學中的自然主義方法論。智能設計假說支持者認為,自然主義無法解釋某些現象,而超自然的解釋簡單並且直觀地解釋宇宙和生命的起源。該理論支持者說,智能設計假說的證據以不可化約的複雜性和有針對的複雜性(en:specified complexity)的形式存在,而這些特性均不可被自然法則所解釋。

該假說支持者也從固守宗教中立原則上要求在學校同時教授進化論和智能設計假說,聲稱僅僅教進化論是對創造論信仰的歧視。教授兩種理論,容忍宗教信仰的可能性,不會讓政府真的提倡這種信仰。許多智能設計假說支持者認為,科學主義本身就是一種宗教信仰—在公衆生活中提倡世俗主義和唯物主義而侵蝕有神論,他們提倡智能設計假說的行動可以看成是在教育和公共生活中讓宗教的中心單位回歸。某些人認為這個大辯論的言外之意已經超出智能設計假說本身,也有人把智能設計假說看作是其首要鼓動者在社會中擴大其宗教觀點影響的手段。

但智能設計假說沒有表達為可信的科學事物,僅僅是試圖在公立學校裏教導宗教思想,而這恰恰為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立案條款所禁止。智能設計假說實際尋求的是公眾支持,而非科學研究。況且,如果從字面理解該假說支持者所謂的「所有理論教授同等時間」,公立學校系統或許不存在各理論的邏輯數目限制,因為智能設計假說的惡搞版本「飛天拉麵神教」也是「理論」。對於複雜性的超自然解釋有數個互不兼容的版本。確實如智能設計假說帶頭人Michael Behe所說,「不能用實驗來證明智能設計論。」

雖然進化論並不試圖解釋生命是如何從非生物體產生的(即「非生物起源」),智能設計假說帶頭人並不可因此推論説,這一過程背後有智能的設計者起了作用,因為沒有證據顯示超自然事件的發生。關於智能設計者(無論是一個神或者外太空生物力量)在地球上創造生命的推論,與外星人幫助古埃及人建立金字塔的先驗論相仿。這兩個理論中,外界智能的影響均不可重復、觀察或證偽,從而破壞了對觀察對象的最簡解釋原則。從嚴格的經驗主義立場來看,只能列舉對埃及建築的已知考證,承認對埃及人到底如何建築金字塔仍屬未知。

對智能設計假說的批評不僅僅局限於科學界,一些宗教組織和個人從神學或道德立場發出反對意見。許多宗教界人士不贊同教授非科學或有疑問的理論,轉而支持與科學理論不衝突的有神論進化論。例如,紅衣主教Christoph Cardinal Schönborn的看法是,「自然界具有目的性和設計」,然而對於「科學理論範圍內的進化論」不難理解。目前,天主教已於達爾文誕生200周年紀念與達爾文和解。

多數重要的智能設計假說支持者是基督新教的教徒,並且聲明生命的設計者就是上帝智能設計假說的主要支持者對這個假說本身的說明都彼此衝突。面對一般大眾,他們說智能設計假說不是宗教,同時又聲稱其基礎來自聖經。當面向保守的基督徒支持者時,為了取得支持,研究院的人又將自己定位為福音派傾向的基督徒。

智能設計假說的立論小心地使用世俗的詞匯,並刻意避免指出設計者的身份。菲力普·約翰遜聲明,在論點中精心避免高調的神學術語、用世俗的語言播下模糊的伏筆是必須的首要步驟,以最終重新引入基督教概念的上帝作為設計者。約翰遜強調「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把《聖經》從討論中排除」,「我們把唯物主義的偏見從科學事實中分離後,才是可以討論《聖經》問題的時機。」

結論:

科學界大多數成員認為智能設計假說不是站得住腳的科學假說,只是一種偽科學。美國國家科學院認為智能設計假說和其他「超自然力量對生命起源的干預學說」不是科學,因為它們無法用實驗檢驗,並且自身無法產生預測和新的推論。

在奇茲米勒對多佛學區案中,美國聯邦法院判決,根據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在公立學校的科學課程裏,把智能設計論作為像進化論一樣可選擇的理論」這一訴求違憲。法官John E. Jones III指智能設計假說不是科學,實質上是宗教。(維基百科,2009aa)

參考文獻資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