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 十二月, 2009

在紐西蘭, 有關的各種活動的法定年齡The legal ages in New Zealand

 

在紐西蘭, 有關的各種活動的法定年齡,如下:

年齡                      活動
5                              開學(最早的年齡)
6                             開學(最晚的年齡)
7                             開學(最晚的年齡,如果孩子去學校要步行3公里以上)
14                           保姆的最低年齡
14                           把孩子獨自留在家裡
15                           得到一個限制駕駛執照
16                           離開學校(最早的年齡)
16                           與伴侶同居生活
16                           對性的同意
16                           得到一個紋身
16                           結婚或具有公民聯盟(父母的允許)
17                          獲得正式駕駛執照
18                           購買酒精
18                           購買香煙
18                           結婚或具有公民聯盟(無父母許可)
18                          借錢
18                          加入警隊
19                          有權免費教育終止

Legal Ages

A range of age limits apply to different activities under New Zealand law. For instance, it is illegal to leave a child alone at home under the age of 14, and you must be 18 before you are legally allowed to purchase cigarettes and alcohol.

The legal ages for various activities in New Zealand are:

Age Activity
5 starting school (earliest age)
6 starting school (latest age)
7 starting school (latest age if the child must walk more than 3 km to school)
14 a babysitter’s minimum age
14 leaving a child alone in your house
15 getting a restricted driving licence
16 leaving school (earliest age)
16 living with a partner
16 age of consent for sex
16 getting a tattoo
16 getting married or having a civil union (with parents’ permission)
17 getting a full driving licence
18 buying alcohol
18 buying cigarettes
18 getting married or having a civil union (without parents’ permission)
18 borrowing money
18 joining the Police force
19 the right to free education ends

參考/Ref: http://www.wellington.govt.nz/move/innovative/law.html

轉載: 合理包容委會報告,呼籲包容回教頭巾 ‧

 

轉載:

合理包容委會報告,呼籲包容回教頭巾

ChinesePress Enr    

經過一年研究本省包容文化少數族裔的狀況後,布沙-泰勒專委(BOUCHARD – TAYLOR COMMISSION )在其耗資五百萬元的報告上結論穆斯林教的 HIJAB 頭巾並無不妥,也沒對魁北克社會準則構成威脅。大部份的穆斯林婦女是自願戴上此頭巾,並非被強迫。   

學者布沙(G. BOUCHARD)和泰勒(C. TAYLOR )說,倘若限制穆斯林婦女在家及戶外戴 HIJAB 頭巾,本省社會將蒙受重大的損失。   他們認為本省十三萬穆斯林教徒,尤其是阿拉伯裔穆斯林教徒,「可與蒙受最多不同形式歧視的本省黑人群體相提並論。」因此省民應該終止有關 HIJAB 頭巾的議論。   「讓我們讓過去數年帶來太多壓力的頭巾事件告一段落。」兩位專委共同主席在其報告上。   他們聲稱 HIJAB 頭巾中表達不同的意議,有時是代表壓迫、純正簡樸;但有時是拘謹正經、高尚體面及穩重端莊,及有時乃確定一個人的身份或甚至是自立婦權的象徵。   

「當我們抨擊它們,是否有可能傷害到其他當頭巾是最佳選擇的公民?到底如何才能將兩者分開?到頭來,衹要不侵犯其他人的權利及導致有人被排斥,每個人及所有人是否可以自由表達隱藏在內心的委屈?」 不應發生   虔誠的穆斯林婦女--在本省穆斯林教徒中佔極少數--在本省的勞工市場裡蒙受威脅和歧視,「因為擔心她們會提出包容要求。」兩位專委主席說。   舉個例來說:   一名戴 HIJAB 頭巾的年輕女子在攻讀助她們成為藥劑師的課程。她先後向五十間藥房應徵工作被拒。最後有一藥劑師肯僱用她,但此人是阿拉伯裔。   另一名十七歲的穆斯林教少女無論在校內及街上都引來好些人的嘲笑奚落,因為她戴了 HIJAB 頭巾。「但她母親教她別理會這些人,因為她不想向她灌輸仇恨意識。」   

兩位專委主席亦寫道,HIJAB 頭巾在本省不少反對人士心中的形象欠佳。   「有人高聲抨擊穆斯林頭巾:激進婦權主義者、共和平等主義者等,以不同的方式將其心聲表達,包括不容忍的腔調。」   這一切實在不應發生。他們說。   有一位名沙萊比(M. CHRAIBI)的穆斯林男教徒去年十一月在拉娃市舉行的公聽會上告訴布沙-泰勒專委:「沒有人有權強制或禁止一位婦女披戴頭巾。」另一名與會的匿名穆斯林女子則說:「我的身體是我自己的,我想展示甚麼就展示甚麼。」 積極融入   布沙和泰勒在報告的另一部份談及一些本省人那些「經常令人惱怒」的反對 HIJAB 頭巾論調--將它視為否決婦權及向男人和上帝屈服的象徵,抑或一塊本應丟到抽屜裡的約束性布片。   

他們引用了去年十一月隆基市一婦女的評語。「二00七年在本省,當一位穆斯林婦女戴上頭巾,我忍不住發抖。」這女子寫道。   「給任何有同感的人。」兩位專委主席添加下文。「是否可建議他們閱讀前滿市聖占巴斯迪協會(SOCIETE ST. JEAN BAPTISTE DE MONTREAL )杜里安(J. DORION )的不同論調?」   

杜里安在有關公聽會上敘述他與一位名卡麗瑪(KARIMA )的穆斯林教徒之間的交情。這位頭戴 HIJAB 頭巾的移民家人開了一間托兒所,杜里安那十八個月大的女兒每天就寄放在那兒。雖然起初他有些猶豫因這婦女「身穿衹露臉及雙手的衣服」,但後來熟絡了,才發現對方的優點。   這就是我們平日應對待 HIJAB 的方法。據泰勒和布沙說。   無論如何,他們指出:「涉及穆斯林教和曝光率最高的事件都衹涉及他們在參加那些融入主流社會的活動,如去探訪楓糖屋、參加比賽(英式足球、跆拳道),戴 HIJAB 頭巾到公校上課等。   

「為了某些膚淺的理由而禁止他們,那是明智之舉嗎?」 不容忽視   認為所有披頭巾的穆斯林婦女都是受男子欺壓,這種想法完全錯誤。兩位專委主席又說。   「穆斯林婦女的婦權力量不容忽視。它循照一原始途徑,乃與本省婦權主義有別的樣式,與戴頭巾關係密切。」   唯恐有人認為頭巾是代表穆斯林極端主義--甚至是一種巧妙的恐怖主義形式,兩位專委主席解釋:   「基本教條字句及恐怖主義的威脅,的確在滿市的穆斯林教徒裡存在,但衹是一小撮遭其他教徒排斥的作風嚴謹人士。

在這類社會背景下,恐怖主義的病毒的確會出現,威脅並非不存在,但該採取哪類正確的回應態度?   「我們的立場就是:讓警方克盡所能對付恐怖威脅,無論它在何處存在。至於其他,我們覺得既然都是公民,就應該平等相待,義無反顧。」   滿市不是巴黎。他們補充道。所謂的穆斯林恐怖份子孕育溫床,在此有如鳳毛麟角。   「在滿市,我們實在不應擔心會發生巴黎郊區那些事情。」他們說。「與法國那邊正好相反,在本省定居的穆斯林教徒不屬於長久被壓迫及被推到社會邊緣的族群。他們在此受教育及很想融入主流社會。」

瑞士公投通過禁止興建伊斯蘭教宣禮塔

11月29日,瑞士一項由人民黨發起的禁止在境內興建伊斯蘭教清真寺宣禮塔的公民投票獲得通過. 

宣禮塔,又稱叫拜樓光塔مئذنة,燈塔的意思),是清真寺必備的建築,用以召喚信眾禮拜(早期用火把照明,後期由專人呼叫,現代採用擴音器)。 (維基百科)

轉載:

瑞士公投通過禁止興建伊斯蘭教宣禮塔

頭條日報頭條網2009-11-30 (11:50)

瑞士全民公投通過禁止清真寺興建宣禮塔,禁令將寫入憲法。政府擔心,除了引起社會不安,甚至損害瑞士與伊斯蘭國家的關係。清真寺旁邊的宣禮塔,原本是用作呼召信眾來祈禱,但瑞士嚴格管制噪音,國內的宣禮塔只有像徵意義,並沒有實質功能。

參加公投的260多萬名選民,超過五成七人贊成禁止興建宣禮塔,全國26個州之中,有22個州贊成,禁令隨即寫入憲法,令瑞士成為唯一有這種禁令的西方國家。政府罕有地同時以阿拉伯文發表書面聲明,強調瑞士的伊斯蘭教徒可以繼續進行各種宗教活動。外長卡爾米賴表示,會透過大使向伊斯蘭國家解釋有關政策。

司法部長承認,公投結果代表瑞士人對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心存恐懼,但認為禁令並不是對抗極端主義的可行方法。據英國廣播公司報道,提出這一全民投票建議的極右翼政黨瑞士人民黨說,清真寺宣禮塔是伊斯蘭化的象徵。領導反宣禮塔運動的人民黨議員說,這樣的宣禮塔象徵著渴望獲得建立伊斯蘭法律和社會秩序的權力,而這違反了瑞士憲章的自由權內容。

公投之後,瑞士一名資深伊斯蘭教徒代表說,現在,瑞士的伊斯蘭教徒擔心,他們可能會受到更多的攻擊,權利也會受到更多限制。禁止清真寺興建宣禮塔的議案,需要在瑞士大多數省份得到通過,才能成為法律。不過政府擔心禁令通過的話,將在瑞士的伊斯蘭教徒社區引起騷亂,還會破壞瑞士和伊斯蘭國家的關係。

而在歐洲各地都有各種針對伊斯蘭教的禁令,如法國全面禁止婦女穿著伊斯蘭服裝。德國部分州份禁止公立學校教師帶頭巾,國際特赦組織指禁令違返宗教自由,很可能會被瑞士最高法院或者歐洲人權法院推翻。

挑戰伊斯蘭!禁建清真寺尖塔瑞士公投過關(2009-11-30)

自由時報編譯陳成良、魏國金/綜合二十九日外電報導〕瑞士新聞社ATS二十九日報導,官方計票結果顯示,超過五十七%的選民公投通過全面禁止興建清真寺尖塔(宣禮塔)。這樣的結果不僅讓觀察家大感意外,更可能引發伊斯蘭世界的怒吼。原本反對本案的聯邦政府表示,公投結果只是禁止新建宣禮塔,而非清真寺,穆斯林的信仰和禮拜權利不受影響。

恐掀伊斯蘭世界反彈

此外,瑞士二十六州中,僅有四州否決這項由瑞士最大政黨「瑞士人民黨」提案,由於超過半數以上的州通過該案,依規本案也將成為憲法修正案。

根據兩週前的民調,支持禁令者僅三十七%,反對者仍有五十三%,因此一般預料該項公投可能遭否決,結果隱性選民在投票前夕出籠。分析家認為,逆轉勝的關鍵可能在於女性主義的主張獲得認同,她們痛批清真寺宣禮塔是「男性權力像徵」,更令人聯想到伊斯蘭教對女性的壓迫。

雖然瑞士當局堅決反對該案,但因瑞士人民黨成功的在十八個月內取得十萬合格選民的連署,因此依法可訴諸公投。一般認為,支持者是想藉此對瑞士、甚至歐洲愈來愈多穆斯林,且難以融入在地文化的情況表達不滿。

清真寺的尖宣禮塔建築是宗教領袖召喚穆斯林祈禱之用,但該黨指稱清真寺的尖塔象徵「政教權力的宣示」。瑞士人民黨宣傳海報上還畫著一個戴著伊斯蘭面紗的婦女,背景是一面瑞士國旗,國旗上有好幾個象徵飛彈的清真寺尖塔。海報上用法文寫著:支持禁止伊斯蘭風格的尖塔!

國際特赦組織警告此舉違反宗教表達自由

瑞士全國近七百萬人口中有三十萬穆斯林,主要來自波斯尼亞、科索沃和土耳其,但全國一百五十座清真寺和穆斯林文化中心中,僅有四座尖塔建築。一名家庭主婦說:「若讓他們建尖塔,就會要我們全戴上面紗,然後會實施伊斯蘭律法,婦人會在街頭被石頭砸死,瑞士就再也不像瑞士了。」

瑞士擔心,該案通過恐將引發伊斯蘭國家的抵制與暴力反應。商業領袖也警告,這項禁令會觸怒富有的穆斯林,嚴重打擊瑞士經濟。國際特赦組織也警告,此舉違反宗教表達自由。

瑞士“反穆斯林公投”引世界嘩然
瑞士右翼人民黨提議禁止清真寺修建宣禮塔,此提議日前在全民公投中以高票獲得通過

瑞士全民公投通過一項“禁止清真寺修建宣禮塔”的議案引發國際社會一片嘩然。批評人士稱,這項決議不僅有歧視伊斯蘭團體之嫌,也有損瑞士中立國的形象。瑞士司法部高級官員11月30日暗示說,歐洲人權法院有可能推翻這項公投結果。

 議案公投中高票通過

瑞士司法部長伊夫琳·威德默-施龍普夫11月30日接受采訪時說,議案經公投後就已生效成為法律,但她同時暗示,歐洲人權法院有可能推翻公投結果,因為它“與歐洲人權宣言的精神相悖”。

施龍普夫在參與歐盟司法部長會議時辯解說,公投並不是針對伊斯蘭團體,而是反對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在瑞士的蔓延。 “公投僅僅是關於宣禮塔,與伊斯蘭團體完全沒有關係,瑞士致力於營造一個多宗教共存的社會。”

11月29日,由極右翼的瑞士人民黨發起的全民公投結果出爐,在兩百多萬投票者中,議案獲得57.5%的支持,反對者比例為42.5%。 26個州中除4個州反對外,另22個州全部通過,這使得這項議案成為法律。政府將不得不宣布,禁止在瑞士修建新的清真寺宣禮塔,但已建成的四座不受影響。

宣禮塔是清真寺的標誌性建築,然而發起公投的人民黨認為,清真寺宣禮塔象徵建立伊斯蘭法律和社會秩序的權力,違反了瑞士憲章的自由權內容。許多議案的支持者對於穆斯林人口的增長感到擔憂,1980年,瑞士的穆斯林只有5000人,如今,穆斯林人數佔瑞士75萬總人口的4%。

 城鄉民意差距顯著

投票的統計數據顯示,城市和農村在禁止修建宣禮塔的問題上差距顯著。在大城市,只有38.6%的投票者支持禁令,而在小城鎮和鄉村則有三分之二的人支持。公投舉行前一周時的民調顯示,公投只獲37%的支持率,然而,最終結果卻大相徑庭。

來自瑞士小鎮格施塔德的安妮瑪麗·波斯泰爾說,她對投票結果感到失望,她很擔心這一結果給瑞士造成的影響。

不過,同樣來自鎮上的居民安頓·賽爾卻認為,“我們生活在瑞士,如果我去其他國家,我也不會根據自己的信仰興建教堂。所以說,他們(穆斯林)生活在這兒,就應該適應我們瑞士人的生活。”

11月29日晚,反對禁令的人們聚集在首都伯爾尼的議會廣場,燃起蠟燭,整晚沒有散去,反對者高舉標語“這不是我的瑞士”。在蘇黎世,人民黨辦公地點的一扇玻璃被身份不明者砸破。

瑞士政府對於公投結果也感到非常憂慮。瑞士外交部長米甚琳·卡爾彌-瑞1日表示,這項禁令“使瑞士的安全受到威脅,有可能煽動極端主義”。她強調,穆斯林團體“很好地融入到瑞士社會”,瑞士對穆斯林國家的外交政策也不會改變。

 ■各方反應

 “公投結果違反最基本人權”

瑞士禁止修建清真寺宣禮塔的公投結果引發激烈的國際反響。梵蒂岡、伊斯蘭國家和組織、聯合國人權機構以及瑞士的歐洲鄰國紛紛譴責公投“缺乏寬容精神”。

梵蒂岡日前表示,瑞士的此項公投是對宗教自由的嚴重打擊。位於印尼的世界最大的伊斯蘭組織“伊斯蘭教師聯合會”表示,這項禁令與瑞士中立國的地位不符,“禁止修建宣禮塔本身就是一種歧視行為,在一個奉行中立、民主和自由思想的國家不應該發生這種事。”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納維·皮萊1日表示,瑞士公投結果違背國際法,違反了最基本的自由權利,她質疑基本的人權是否該屈從於全民公投的結果。聯合國宗教自由特別調查員埃斯瑪·賈安吉爾則表示,禁令是“對瑞士穆斯林群體的明顯歧視”。

伊斯蘭國家會議組織的秘書長在一份聲明中說,“由歐洲極端勢力、反移民勢力、排外分子和種族主義分子、極右翼政治家共同主導的反伊斯蘭情緒正在蒙蔽人們的常識和普世價值觀。 ”

法國外交部長庫什內說,他對這一投票結果感到“反感”,“我希望瑞士人能夠多考慮一下,這就像是壓迫宗教,是不寬容的表現,而我痛恨這種狹隘。”

意大利外交部長弗拉蒂尼對公投結果表示震驚,他呼籲瑞士推翻這個“缺乏寬容精神”的公投結果。

瑞士媒體12月1日報導,瑞士人民黨正醞釀更多的法律議案,限制伊斯蘭教派的傳統習俗,包括禁止強制婚姻、禁止在公共場所身著穆斯林長袍等。

瑞士人民黨高級官員亞德里安·阿穆茲議員說,“公投結果給了我們一個強烈的信號,穆斯林團體不應該以犧牲瑞士的法律和價值觀為代價,來宣揚他們的做法。穆斯林應該被逼著融入我們的社會。”

阿穆茲表示,人民黨將提出更多議案來遏制穆斯林的習俗在瑞士社會蔓延。 “禁止強制婚姻、禁止割禮、禁止在公共場合穿穆斯林長袍將是首要議題。”他還表示,人民黨還在考慮是否禁止設立專門的穆斯林墓地。

對於已經通過公投的宣禮塔修建禁令,人民黨表示,他們將不會容許任何阻礙禁令生效的行為。法律專家則表示,歐洲人權法院有可能推翻公投結果。

瑞士人民黨是議會主要黨派之一,該黨“反移民”立場鮮明,曾提出一份議案,要求“驅逐那些犯罪或在領取福利上造假的外國移民”,並收集了足夠舉行全民公投的簽名,只是公投日期尚未確定。

人民黨的訴求也得到其他國家右翼黨派的支持。意大利右翼的體制改革部部長羅伯托·卡爾代羅利表示,瑞士並沒有限制信仰自由,而是限制了伊斯蘭教的政治性。

 ■各方反應

 公投凸顯歐洲反穆斯林情緒

觀察人士指出,不論公投最終是否會在歐洲層面被推翻,這個結果都為整個歐洲愈演愈烈的反穆斯林情緒敲響了警鐘。

 普通公民易受右翼煽動

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指出,宣禮塔只是一個藉口,公投表現的是歐洲對於穆斯林群體的排斥反應。 “幾乎每個歐洲國家都有針對穆斯林群體的攻擊目標,在法國,人們爭論是否該禁止穆斯林佩戴頭巾,德國的目標是清真寺,英國人則總拿穆斯林團體的暴力事件說事。”

牛津大學現代伊斯蘭研究所教授塔里格·拉曼丹認為,公投顯示了普通歐洲人在全球化時代的身份認知危機,“近十年來,與伊斯蘭相關的都是充滿爭議的消極形象—— —暴力、極端主義、性別歧視等等,普通公民很難將穆斯林群體接納為積極因素的存在。民眾受到恐懼、不信任和焦慮情緒的影響,容易受到極端右翼勢力的煽動。”

 公投將瑞士置於尷尬境地

瑞士媒體也報導說,民眾在這場公投中受到了誤導。 “穆斯林群體為了避免衝突,在瑞士長期處於被忽視的狀態,作為較弱勢的群體,他們並沒有足夠的能量進行一些反抗公投的宣傳。”

面對公投結果,奉行“直接民主”的瑞士政府既難以扭轉結果,也很難為自己辯解。日內瓦“國際研究學院”的政治分析家丹尼爾·華納認為,“瑞士力圖構建的寬容、多元文化形象因此受到重創。”

華納說,海灣國家的遊客是瑞士旅遊業的重要部分,而現在,來自富裕的阿拉伯國家的遊客將三思而後行。瑞士在巴以沖突中的斡旋者身份權威也受到損害。

德國《法蘭克福匯報》說,“民主、開放、寬容一向是瑞士人推崇的價值,然而這項公投暴露的卻是偏執、膽小和封閉。瑞士人民黨為自己的勝利得意之時,卻將國家置於尷尬境地。”

 本版稿件/本報記者吳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