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1 十月, 2009

幽默的泉源是不幸和苦難,而「總體幽默」是把不幸和苦難轉成幸福快樂的無上轉換器。

印章  我愛真的2 in 1幽默的泉源是不幸和苦難,而「總體幽默」是把不幸和苦難轉成幸福快樂的無上轉換器。

本文作者: 何宗陽

之一

如果我們的世界沒有悲傷,我們是不會想要有幽默的。

如果我們的世界沒有痛苦,我們是不會想要有幽默的。

如果我們的世界沒有憂愁,我們是不會想要有幽默的。

如果我們的世界沒有愚行,我們是不會想要有幽默的。

如果我們的世界沒有矛盾,我們是不會想要有幽默的。

如果我們的世界沒有偏執,我們是不會想要有幽默的。

如果我們的世界沒有挫折,我們是不會想要有幽默的。

如果我們的世界沒有恐懼,我們是不會想要有幽默的。

如果我們的世界沒有緊張,我們是不會想要有幽默的。

如果我們的世界沒有壓力,我們是不會想要有幽默的。

如果我們的世界沒有衝突,我們是不會想要有幽默的。

如果我們的世界沒有紛爭,我們是不會想要有幽默的。

如果我們的世界沒有羞辱,我們是不會想要有幽默的。

如果我們的世界沒有悲劇,我們是不會想要有幽默的。

如果我們的世界沒有死亡,我們是不會想要有幽默的。

之二

如果有了「總體幽默」,我們的悲傷將被安慰。

如果有了「總體幽默」,我們的痛苦將被緩和。

如果有了「總體幽默」,我們的憂愁將被轉向。

如果有了「總體幽默」,我們的愚行將被提昇。

如果有了「總體幽默」,我們的矛盾將被統整。

如果有了「總體幽默」,我們的偏執將被導正。

如果有了「總體幽默」,我們的挫折將被扭轉。

如果有了「總體幽默」,我們的恐懼將被閃移。

如果有了「總體幽默」,我們的緊張將被鬆弛。

如果有了「總體幽默」,我們的壓力將被釋放。

如果有了「總體幽默」,我們的衝突將被潤滑。

如果有了「總體幽默」,我們的紛爭將被化解。

如果有了「總體幽默」,我們的羞憤將被紓解。

如果有了「總體幽默」,我們的束縛將被解放。

如果有了「總體幽默」,我們的死亡將被超越。

是的,「總體幽默」就是把所有的不幸和苦難轉成幸福快樂的無上轉換器。

之三

如果我們到了香格里拉,到了淨土,到了極樂世界,到了天堂,我們是會把幽默丟棄在一旁的。

然而,在我們到了香格里拉之前,到了淨土之前,到了極樂世界之前,到了天堂之前,我們是如此需要把「總體幽默」緊緊帶在身上,它可是把不幸和苦難轉成幸福快樂的無上轉換器啊!

參考文獻資料

何宗陽. (1992). 幽默八步. 多樂坊文化. 臺北. ISBN 957-680-024-2

幽默使人覺得自己像是在天堂一般 。

印章  我愛真的2 in 1幽默使人覺得自己像是在天堂一般 

本文作者: 何宗陽

美國幽默大師馬克吐溫曾說: 「幽默的泉源並非歡樂而是悲傷,在天堂裏幽默是不存在的。」

早他三世紀半的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也說: 「如果天堂不准笑,那我就不去了。」

因為宗教很巧妙利用了人類對人生一些重大的問題—諸如人從那裡來?諸如老、病、死所造成的身心痛苦及對未來無可奈何的恐懼提供了很好的心靈撫慰,所以一般人很難做到, 在一生之中, 完全避免宗教的介入的。總體幽默就是可代替宗教的偉大對稱力量。有了總體幽默這種情懷思想工具來面對各種苦痛苦難 ,情況就可能易於化解,使人在了悟世間真相之後心理獲得調適,其妙用實在不雅於宗教的功能。

正是這樣,印度思想大師巴關·  斯里 · 羅傑尼希 才會說: 「對我來說, 幽默感應該是未來人類宗教性質的基石。」

Humor 8 steps馬克吐溫的幽默功夫自是登峰造極。「在天堂裏幽默是不存在的」的延伸之意—-就是在人間幽默是必須的。 因為幽默會帶來歡笑與快樂, 使人從痛苦的經驗和情緒中掙脫出來 , 會使人覺得自己像是在天堂一般。

參考文獻資料

何宗陽. (1992). 幽默八步. 多樂坊文化. 臺北. ISBN 957-680-024-2

參考文獻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