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章  我愛真的2 in 1信心—- 這玩意兒非弄懂不可。

何宗陽編著

信心

信心,(Faith)亦作信德。指的是一個人對自身的信仰的堅定,可包括宗教與非宗教的信仰。信心是對於尚未見到事物的信念和憑據,它包括相信和敢於將自己完全委託兩個層面。「信心」比「相信」(belief)等詞更具超越個人性質的信念,因此多用於對宗教、知識、科學等的信仰上面。比方說,看完雜技團表演騎自行車安全地過鋼絲後,表演者聲稱能夠攜帶一名乘客再表演一次,問你相信不相信,你說你相信(belief);接著他說你既然相信了,就邀請你當他的乘客,而你卻不敢上去,這便是你沒有信心(faith)。

因此,信心不只是相信,更有一種將自己全然交托,順服倚靠的含意在內。這樣看來,沒有行為的信心是死的,因為它充其量不過是「相信」而不能算是「信心」。(維基百科,2009o) 信心可以意味著對人或計劃等的完全信任.

信心的建立

我們對某樣事物建立起信心,是因為該事物過去都不曾讓我們失望,推而廣之,我們相信它將來也不會讓我們失望。誰也沒有見過或證明原子甚至更基本物質結構的真實性,可是從原子理論推導出來的種種預測都和事實相符,我們便對原子結構有信心,相信將來透過它所預測的其他現象都是正確的。上科學課時,對於過去科學家們所做過的大部分實驗,學生都不曾親自重複去驗證,即使有嘗試其實驗誤差也往往大得不能說明甚麼問題;可是學生們都願意接受科學,並在日常生活中倚賴科學,這便是對教育體系、對老師、對科學的莫大信心。(維基百科,2009o)

然而本文所談的信心將意指”宗教的信心”, 是一種對”相信現實世界之外存著超自然的神秘力量或實體”信任式的信仰….各宗教對神的理解不盡相同,有可能是「眾多而有序」、「單一而排他」,有可能以「超在」或「內在」存在,由此構成多神教、主神教、單一主神教、二元神教等,也有超泛神論、泛神論、萬物有靈論等不同的神論。(維基百科,2009d)

信心,(Faith)是聖經 (哥林多前書13:13)的三項美德(信望愛) 中的第一項, 是基督宗教的基本教義。信徒們, 當無法以理反駁批評者時, 他們選擇信心作為唯一出路.

你先要信,信了才有?

基督徒陳建文在他的文章”先懂再信與先信再懂” (陳,n.d.)認為, 在一些“超理性”的前提之下,基督教的教義並不違背理性。任何有組織、有系統的學問,都必須建立在一些明明可知,卻無法證明的前提上(稱“公理”或“假設”),如幾何學裡“兩點之間最短的是直線”這個道理,就不是經過邏輯證明出來的定理,而是一個大家都接受的假設,很多幾何的定理,就是靠著這個假設導出來的。社會科學更是如此,像經濟學一開始就假定人生以追求財富為目的,多一塊錢,一定比少一塊錢來得好。這個道理,無法證明,但若不先接受這前提,其他經濟學定理就推不下去。在這個層面上,基督教教義也是如此,它建立在“神存在”,以及“神會向人啟示”這些前提。這些前提雖然不能直接證明為真,但歷史上多少人試過,也沒有人可以證明為偽。這類道理,哲學家洛克稱為“超理性”,接不接受,都憑個人的信心。基督徒能夠接受,不但憑信心,也憑宇宙現象裡很多間接證據,以及自己主觀的經歷。基督教神學,除了這些“超理性”的前提外,用的邏輯推理方法,和普通的人文科學並沒什麽兩樣。 (陳,n.d.)

 然而, 相對於宗教之要求人們先有信心, 科學是完全不需要任何(陳,n.d.) 所說的“超理性”的前提的。

不怕不信與就怕不信﹕ 

科學的東西不怕你不信:不信可以驗證給你看。驗證所需要的條件明確又 具體,結果可以重複。義和團不相信洋槍洋砲能打死人,以為畫符念咒登壇上 法就能刀槍不入。那時跟他說破了嘴皮子恐怕也沒用。但到頭來大家都信了: 事實勝於雄辯。而宗教則惟恐你不信。不論哪種宗教,開宗明義第一章一定是要人們無條件相信某人或某神。而凡是"神顯靈"之類的證明基本上都是指不定從哪兒冒出來的稀罕玩意,無法重複驗證。(黎,1997)

傳教的天天忙忙碌碌,絕大部份氣力都花在這個"信"字上,無非千方百計叫人們覺得信了有什麼好處,不信則會有什麼災禍。就是求籤問卦也一定要先來上一句:"誠則靈"。對於所有的宗教,最要緊的都是一開始的這個"誠心相信我主(或我佛、安拉、老子、大成至聖先師衍聖公文宣王、聖母瑪麗雅、…)"。 對此一定要無條件盲從,不能懷疑,不得質疑,必須"無限熱愛,無限信仰,無限崇拜","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在執行中加深理解","印在腦子裡,溶化在血液中,落實在行動上"…這麼起勁在"信"字狠上下工夫也情有可原:宗教一旦沒人信,這個教就算完蛋了。生死攸關,當然要全力以赴。一旦"信"字關一過,皈依某教,入我門來,剩下的用形式邏輯一推論差不多都一樣。無怪乎形式上往往相似。 (黎,1997)

 陳鼓應說的好: “在理智土,我常問神學界的朋友關於上帝證明的問題,他們總是回答你先要信,信了才有。可是我的邏輯思考剛好相反。如果一個東西它的存在性都有問題,還怎麼去信它,而且把它當做比自己還重要的去信?” (陳, 1991)

 信心,在道金斯教授看來,被定義為“一個非思維的過程”, 這意味著一個“盲目的”或沒保證的信念。他甚至認為“是一個邪惡的信念,正是因為它不需要任何理由,不容爭論。 ” ( Dawkins, 2006. p308.) 在1991年論文“心智病毒”道金斯創造了長期”信心受苦者”一詞—感染信心病毒的受害者。他認為, “信心受苦者”典型的“發現自己被一些深層的,內在的信念推動著—即有什麼東西是真實的,或對的,或良善的; 一種信念,即似乎沒有欠任何證據或理由,但是,然而,他覺得完全令人信服和有說服力的。 “ 和 ”作出了強大的和不可動搖的積極信心屬性,儘管基於沒有根據的證據。 “

此外,他還指出, ” 信心受苦者“認為”神秘“是一件好事,甚至陶醉於自己的不可溶性。

道金斯還強調他聲稱,宗教和信心的擴散不是由於證據的支持,而一般是通過一代又一代或從個人魅力而來。他補充說: “信仰傳播著¸儘管它完全缺乏每一個這些標準方法的屬性:可測性,證據的支持,高精度, 可量化性,連貫性,主體間性,可重複性,普遍性,先進性,獨立的文化環境,等等。 “(Dawkins, 2003).

參考文獻資料

◆ 以上文圖影音部份資料援用網絡流傳文圖影音, 來源待考.若有版權主張敬請告知以便規正. ◆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請勿任意轉載.◆轉載請註明:   轉載自 三心二意一紅 https://6point7billion.wordpress.com/  網◆

© 2009  三心二意一紅 網資訊 版權所有                   © 2009  三心二意一紅   All Rights Reserved